|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特別審

正文_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特別審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340

「出了點問題。」趙銘風點了點頭,「軍委的特別審查組明天就會來這裡,我剛剛才得到消息,這次審查是針對夏天來的,恐怕有些麻煩。」

「什麼?」魅兒吃了一驚,「趙叔,這怎麼回事?怎麼突然要審查他呢?」

「那什麼特別審查組是什麼東西啊?」夏天卻在旁邊有點納悶的問了一句。

「夏天,這個東西具體說起來挺複雜,不過簡單的說,特別審查組權力很大,他們可以決定我們暗組每個人的去留,包括組長。」趙銘風臉色有點凝重,「只不過,自從暗組成立以來,這個特別審查組,從未對暗組組長進行過審查,這乃是幾十年來的第一次,所以,情況很詭異,背後肯定有人在推動。」

「趙叔,你的意思是,有人不想讓夏天繼續當暗組組長?」魅兒馬上明白過來。

趙銘風點了點頭:「沒錯,不然的話,審查組不會來審查夏天,也不會這麼倉促,幾乎不給我們準備的時間。」

「不讓我當就不當唄,我還不想當這個組長呢。」夏天不以為然的說道,要不是為了魅兒和沐晗,他才沒心情當什麼暗組組長。

「夏天,我知道你不是很想當這個組長,但是,你不想當是一回事,讓別人把你趕走是另一回事,你就算不想當,也應該是自己辭職,而不是被人強行趕走,你說是吧?」趙銘風似乎蠻了解夏天的性格,一下子就抓住最關鍵的一點來勸說夏天。

夏天點了點頭:「這倒是沒錯,我要不想當這個組長了,我自己會走,輪不到那些白痴對我說三道四指手畫腳的。」

看了魅兒一眼,夏天又補充道:「唔,要是我不當組長了,我得把魅兒老婆你也帶走,金髮老婆也得跟我走,我可不想讓別人來管我老婆。」

趙銘風一聽,頓時就急了,開什麼玩笑,這要是魅兒和沐晗都走了,那暗組的實力將會大打折扣,要知道,現在沐晗和魅兒乃是暗組最強的兩個人,當然,夏天除外,趙銘風一直都沒把夏天當作很正式的暗組成員,在趙銘風看來,夏天更像是個兼職。

「你先別說這些了,我不會走,沐晗現在也不會走,所以你必須留下來當組長。」魅兒看了看夏天,「我們還是想想,怎麼應對這次審查吧。」

「魅兒說得沒錯。」趙銘風點了點頭,「我正在想辦法打聽這次審查的原因和具體審查哪些方面,你們倆也做一些準備,魅兒,你也整理一些資料出來,不管怎樣,在明天見到審查組的成員之前,我們得有些準備才行。」

「老公,來電話啦……」夏天的手機鈴聲這時卻響了起來。

夏天拿出手機一看,便馬上接了電話:「大妖精老婆,你又想我了嗎?」

「我才不想你呢。」打來電話的正是趙雨姬,語氣裡帶著幾分嬌嗔,「喂,你現在是不是在暗組基地里?」

「是啊,你怎麼知道的?」夏天有點奇怪。

「大哥告訴我的。」趙雨姬倒也沒隱瞞,「他說你現在有點麻煩,特別審查組想換掉你這個暗組組長,你應該已經知道這件事了吧?」

「你說這件事啊,我剛聽說呢。」夏天回答道。

「大哥讓我轉告你,這件事我們趙家沒法幫忙,不是幫不了,而是限於一些承諾,不能直接cha手。」趙雨姬輕聲說道:「不過,大哥說,他能保證審查組在公正的情況下進行審查,所以,只要你真的有資格當暗組組長,那就不會有問題。」

「大妖精老婆,你是不是在告訴我,這次在後面搗鬼的就是岳之風那個白痴?」夏天想了想問道。

「我可沒這麼說。」趙雨姬卻不承認。

「你雖然沒說,但我們心有靈犀,我知道你心裡這麼想了。」夏天一本正經的說道。

「你就瞎說吧,我才不信你呢。」趙雨姬輕哼一聲,「我不跟你鬧了,大哥還讓我告訴你,這次審查組重點會從三個方面來審查,首先是你有沒擔任暗組組長的資格,因為傳言你已經跟個廢人差不多,所以他們覺得你已經沒這個資格,第二呢,就是從履行職責這方面,有人告訴審查組,你擔任暗組組長之後,從未真正履行過職責,然後第三點,就是對暗組成員進行調查,審查組認為你在暗組沒有任何威信,大部分人不服氣你當組長,所以呢,你從這三個方面準備一下吧。」

「大妖精老婆,我覺得我直接去把岳之風那白痴幹掉就行了。」夏天隨口說道。

「別,你這樣會更麻煩的!」趙雨姬急忙說道:「總之你先聽我的啦,岳之風那邊你先別管,大哥會去找他的。」

「好吧。」夏天雖然不太情願,但還是暫時答應下來。

「那好,我不跟你說啦,我還有事,你也先去準備這件事吧。」趙雨姬很快就把電話掛掉了。

夏天收起電話,看著魅兒:「我知道那些審查組的白痴想怎麼審查我了。」

風岳軒。

「岳先生,槍殺阿九的兇手已經找到了,不過還沒查出到底是誰做的,因為那個兇手已經死了。」程志高正在向岳之風低聲彙報情況。

「不用告訴我,告訴伊小姐就行,若是她相信,那我也就信了。」岳之風淡淡的說道。

「是,岳先生,我會去向伊小姐解釋的。」程志高連忙回答道。

稍稍停了一下,程志高又小心翼翼的詢問:「岳先生,有件事,不知道該不該告訴你。」

「你若是覺得不該說,就不該說剛才那句話,既然說了這句話,那就說出來!」岳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