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不務正

正文_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不務正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528

「有什麼麻煩?」魅兒在旁邊問道,其實這個問題這些人也想問,只是魅兒提前替他們問了出來而已。

「魅兒老婆,他們最大的問題不是射擊技巧的問題,而是身體有問題。」夏天看了魅兒一眼,然後重新轉向這幾個人,「你們都曾經受過比較重的傷,對吧?」

這十來個人都下意識的點了點頭,不過,夏天也沒給他們說話的機會,他繼續說道:「你右手受過傷,你呢,是右肩受過傷,還有你,是後背有舊傷,至於你,就是腰上受過傷了,你呢,也是手受過傷,不過你受傷的位置更麻煩,你直接就是手掌受傷了……」

雖然剛剛已經見識過夏天的強大,但此刻聽到夏天一口就說出他們曾經受傷的事情,甚至連受傷的準確部位也都說了出來,這些人依然是禁不住目瞪口呆。

一一指出每個人曾經受傷的部位之後,夏天又繼續說道:「雖然你們的傷都已經算是治好,但實際上都留下了後遺症,而這些後遺症,對你們射擊或者搏鬥的時候,都會產生一些影響,就像你,因為腰還有點疼,開槍的時候總是會下意識的把腰往那邊別了別,還有你,你的肩膀有傷,導致你開槍的速度只是會稍稍延遲了一點……」

「好了,你不用一個個說他們怎樣,你直接說,要怎麼解決吧?」魅兒忍不住在旁邊插了一句話。

「要解決也不是很難,就是稍微麻煩一點,我呢,得先幫他們把那些舊傷徹底治好。」夏天回答道:「不然的話,他們這輩子都註定無法成為一個真正的神槍手。」

「那你就給他們治啊!」魅兒沒好氣的說道,別人不知道,她可是很清楚,這傢伙給人治病其實要不了多久時間,所謂的麻煩,對他來說根本一點都不麻煩。

「好吧。」夏天這回倒是挺爽快的答應了下來,然後便從兜里拿出了一根銀針,「唔,你們一個個來,我就花點時間幫你們把那些後遺症都去掉吧!」

「組長,你現在就幫我們治療?」有個女特工終於忍不住問了一句。

「就是現在。」接上話的正是魅兒,隨後,她還解釋了一句,「他是真正的神醫,他既然說給你們治療,那肯定能把你們馬上治好的。」

對夏天的醫術,魅兒自然是不會有任何的懷疑,而聽到她這麼說,本來有點不是很確信的眾人,也不再有任何猶豫,馬上排隊等著夏天治療。

又是半個多小時之後,當夏天給最後一個人施針完畢,那人興奮的發現自己原本時不時有些隱痛還經常感覺不是那麼有力的手掌突然變得靈活自如且強勁有力時,那人終於忍不住歡呼出聲,而此刻,不論是他,還是另外那些人,都已經把夏天當作神一般的存在,太神了啊,這個暗組的新組長確實太神了,暗皇這個稱號,他當之無愧,甚至可以說,暗皇都已經不足以代表他的強大,他簡直就是暗神啊!

「好了,你們也去訓練吧,過會兒我再來檢查你們的槍法。」夏天朝這些人揮揮手,等他們領命去不遠處的射擊場訓練,夏天也終於有了和魅兒單獨相處的機會。

夏天朝魅兒眨了眨眼睛,很認真的問道:「魅兒老婆,現在我們可以做正事了嗎?」

「你整天就想著那種破事!」魅兒沒好氣的說道。

「魅兒老婆,不務正業的男人不是好男人,我是好男人,所以我應該每天多做正事,不能像剛才那樣不務正業。」夏天一本正經的說道。

魅兒一時無語,半晌之後,她才沒好氣的說道:「我還是覺得你不務正業的時候比較好一點。」

「這樣啊!」夏天很認真的思索起來,「果然是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啊,連魅兒老婆你也這樣。」

末了,夏天又嘀咕一句:「看來,我還是做個比較壞的好男人吧!」

魅兒有點崩潰的感覺,她很想告訴夏天,他就是個很壞的壞男人,他壓根就跟好字沾不上邊!

「喂,我跟你商量件事。」魅兒決定轉移夏天的視線,而且,她也確實有事想跟他商量。

「魅兒老婆,什麼事啊?」夏天問道:「是不是今天我們不訓練他們了,回家做正事去?」

「我想讓你去給一些人治病。」魅兒很直接的說出了自己的要求。

「什麼人啊?」夏天有點奇怪的問道:「他們跟魅兒老婆你有什麼關係嗎?」

這回魅兒卻沒有直接回答夏天的問題,而是看向不遠處的訓練場:「你也應該知道,其實特工是個很危險的職業,對於普通的特工來說,受傷甚至死亡,隨時都可能到來,那邊正在訓練的特工,出過外勤的,其實或多或少都受過傷,不過有些是小傷,沒什麼影響,有些就比較重,即便治好了,也留下後遺症。」

「魅兒老婆,其實呢,留下後遺症了,就是沒真正治好,真正治好就不會留下後遺症了。」夏天糾正了一下魅兒的說法,「我給他們醫治之後,就沒有後遺症了。」

「不是每個人都有你那樣的醫術,或者說,這個世上,只有你才有這樣的醫術,幾乎能治好所有病,治好所有人,而且不留後遺症。」魅兒淡淡的說道:「剛剛你治過病的那十多個人,其實並不是受傷最重的,自從暗組成立以來,很多的成員死去,也有很多的成員重傷,他們活了下來,但身體卻已經不能再當特工,更嚴重的,他們甚至連普通人都做不了,成為殘疾,還有一些人,他們沒受傷,但因為長期在多重身份中生活,出現了嚴重的精神障礙,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