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史上最

正文_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史上最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360

伊筱音有些茫然,毫無疑問,她很痛恨夏天,但到底該如何報復夏天,她其實還沒想好,或者說,她根本就沒仔細去想,因為她現在所考慮的問題,是怎樣才有報復夏天的機會,畢竟她很清楚,夏天實在太厲害,不論是醫術還是武功,都遠遠超過她,她很難有機會報復到他。

也就是說,這些日子,她一直在想著要怎樣把自己變得更加厲害,所以她此刻正很認真的學習武功,或許是因為她知道短期內根本不可能打得過夏天,所以她也沒有去考慮自己能打敗夏天之後,是直接殺了他呢還是慢慢折磨他又或者是用其他的方式進行報復。

可現在,她卻突然聽到一個消息,夏天重傷,她現在可以去報復了,她毫無心理準備,一時居然不知道到底該如何去報復。

「小姐,你在想什麼?難道你不想去殺掉那個混蛋?」阿九忍不住問道。

「阿九,你確認他真的受傷了嗎?」伊筱音稍稍回過神來,開口問道。

伊筱音還是沒有想好該怎麼報復夏天,但她卻依然懷疑夏天重傷這個消息的真實性。

「小姐,京城裡都在傳這個消息呢,那混蛋現在據說躲起來了,生怕別人找他報仇,要不是真的受了重傷,他會躲起來嗎?」阿九飛快說道,末了,她又咬著牙,一副恨恨的樣子,「那個該死的禽獸,這回總算遭報應了,小姐,你不用管,我現在就去找他,只要我找到他,就馬上殺了他為你出氣!」

阿九說完這話,轉身就想走,她始終也忘不了那個晚上,她親眼看見小姐被夏天那個禽獸蹂躪,她一直無法原諒自己在旁邊不能有任何反應,所以此刻,她更迫切的想要去殺掉夏天,不僅僅是為了給伊筱音報仇,更像是為自己贖罪。

「阿九,別去!」伊筱音急忙喊住她。

「為什麼?」阿九轉身看著伊筱音,心裡甚是迷惑,難道小姐居然不想殺那個混蛋?

「阿九,你很清楚我在望港市發生了什麼,我不想讓你重蹈覆轍。」伊筱音緩緩說道:「那個混蛋沒那麼容易受傷,在沒有確切消息之前,我不能讓你去,否則,弄不好,你會和我一樣的下場,那個混蛋可是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

阿九頓時微微打了個寒顫,她知道小姐的意思,若是那個混蛋並不是真的受傷,那她想去殺他,弄不好就會跟小姐一樣,被那個禽獸在床上折磨。

「小姐,你,你覺得他沒受傷嗎?」阿九忍不住問道。

「我不知道,我只是有點懷疑。」伊筱音搖搖頭,「不過,阿九,不論他是否真的受傷,我們現在都應該靜觀其變,你要知道,那混蛋在京城的敵人數不勝數,既然他受傷的消息已經被傳出去,總會有人忍不住先對他動手的,我們只要在旁邊看著就行,若是那個混蛋真的受了重傷,那到時候我們再動手也不遲。」

「小姐,我明白了。」阿九點了點頭,「那我們就先忍耐一段時間。」

伊筱音點了點頭,沒有再說話,只是,那個晚上,那夢魘般的經歷,卻不自覺的再次出現在她腦海之中。

就在京城大小家族以及夏天的仇人朋友等都在靜觀其變的時候,又有一則重磅消息出現在各大門戶網站上。

這則消息最先來自境外媒體,最後被轉載到國內各大網站和論壇,標題甚是震撼:「阿拉伯第一公主神秘失蹤,疑遭暗殺!」

配合著一張薩瑪公主的照片,消息里提到來自迪拜皇室的薩瑪公主,前些日子來到京城,之後就突然神秘消失,至今下落不明。

消息里還說據知情人士所言,薩瑪公主實際上是在京城遭遇暗殺,只不過被京城當地警方和政府部門隱瞞了消息。

消息最後還一副很遺憾的樣子提到這位薩瑪公主有著阿拉伯第一公主之稱,她剛剛滿十六歲,卻是阿拉伯世界最為美麗的公主,因為嚮往神秘的東方,愛上一個東方男人,義無反顧的來到京城,卻沒料到踏上了一條不歸之路。

原本這則消息雖然算是很震撼,但對京城大小家族來說,這條消息也不算太大的事情,阿拉伯公主在京城出了事,應該擔心的是政府,而不是他們,只是,結合另一個不被很多人注意但卻被他們注意到的消息,然後事情就變得不平常起來。

另一個消息就是,薩瑪公主愛上的中國男人,名字是夏天。

這個消息,終於讓京城眾多家族都開始坐不住了,之前他們都懷疑夏天受傷這件事,因為他們一直找不到原因,但現在,他們找到原因了,那就是有人在暗殺薩瑪公主的時候,讓夏天也受了重傷!

雖然他們不知道暗殺薩瑪公主的那個人是怎麼做到這點的,但薩瑪公主跟夏天在一起,居然都被暗殺了,若不是夏天受傷,薩瑪公主又怎麼可能這麼輕易被殺呢?

至此為止,幾乎所有人都確信夏天已經重傷,而無數人也開始蠢蠢欲動起來,只不過,他們到現在,依然不知道夏天在什麼地方。

二月十四,西方情人節。

中午,京城某西餐廳。

在這種日子,西餐廳那是鐵定爆滿的,不光爆滿,門口還有無數人在排隊。

看了一下門口排得長長的隊,服務員再次走到二十八號桌旁,很客氣的詢問道:「先生,您還要吃點什麼嗎?」

「噢,還給我上一份牛扒。」客人懶洋洋的說道。

可憐的服務員頓時就差點崩潰了,這,這什麼人啊?

也難怪這個服務員崩潰,這個客人很早就來了,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