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小貪吃

正文_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小貪吃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4441

nbspnbspnbspnbsp「不是的啦,饅頭等會給你吃,這是我從山上帶來的呢,我自己去摘的哦,雪蓮子呢!」柳夢變戲法似的拿出幾顆晶瑩剔透的雪蓮子,一顆顆的往夏天嘴裡塞,「我覺得很好吃哦,不過沒多少,我這個是特意給你留的呢!」

nbspnbspnbspnbsp「夢姐,這個是蠻好吃的。」夏天也不客氣,當然,這些東西其實他小時候就吃過。

nbspnbspnbspnbsp「嘻嘻,小壞蛋,我對你是不是很好?」柳夢嬌聲問道。

nbspnbspnbspnbsp夏天點了點頭:「夢姐,你對我當然好啦,我也會對你好的。」

nbspnbspnbspnbsp「小壞蛋,你今天真乖!」柳夢很滿意夏天的答案,白裙也倏然離開她的身體,「來,姐姐給你吃饅頭……」

nbspnbspnbspnbsp夏天一口啃上香噴噴的大饅頭,柳夢低低的嬌呼一聲,粉臉紅韻流動。

nbspnbspnbspnbsp「對啦,小壞蛋,還有件事要告訴你哦,月姐姐說,青峰山原來的主人可能出現了呢,我今天也看到那個人了,穿著一件灰色的長袍,你要是看到那個人要注意一點哦……嗯」柳夢說著說著,卻忍不住傲嬌出聲。

nbspnbspnbspnbsp「小壞蛋,別貪吃啦,你聽到我說的話沒有啊?月姐姐說很重要的……」一會後,柳夢又說道。

nbspnbspnbspnbsp「夢姐,我聽到啦,先讓我吃飽再說。」夏天抬頭說了一句,然後又低下頭,再次啃了上去。

nbspnbspnbspnbsp「小貪吃鬼!」柳夢嘟囔了一句,用手抱住了夏天的頭。

nbspnbspnbspnbsp************

nbspnbspnbspnbsp第二天,上午九點多,夏天已經坐在飛往京城的航班上,一夜沒睡的夏天,在飛機上就一直在睡覺,等他醒來的時候,飛機已經到了京城。

nbspnbspnbspnbsp剛剛走出機場候機大廳,夏天便看到一個熟悉的金髮美女,而這個性感的金髮美女也幾乎同一時間看到了他,俏臉上頓時露出歡欣的笑容。

nbspnbspnbspnbsp「老公!」這金髮美女自然就是沐晗,她飛快奔向夏天,她其實還不知道夏天來這裡做什麼,直到今天早上,她才知道夏天要來京城,不過對他來說,夏天來京城做什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來了。

nbspnbspnbspnbsp上一次,夏天來京城的時候,他對京城幾乎是一無所知,而當時京城裡唯一跟他熟悉的沐晗,也因為遭遇追殺而躲藏了起來,但這一次,情況已經不一樣了,他不僅對京城已經有了一些熟悉,京城裡的熟人也已經更多,沐晗現在也能親自來接他。

nbspnbspnbspnbsp「老婆,送我去北大醫院。」夏天輕輕抱了沐晗一下,然後開口說道。

nbspnbspnbspnbsp「嗯。」沐晗點了點頭,挽著夏天的胳膊走向不遠處停著的奧迪q7,上車之後,她輕聲問了一句:「老公,你怎麼不太開心?」

nbspnbspnbspnbsp以沐晗對夏天的了解,一眼就能看出現在夏天心情不是很好,所以才有這麼一問。

nbspnbspnbspnbsp「因為我要去見幾個會讓我不開心的人。」夏天回答道,隨即語氣一轉,「老婆你不用擔心,看到你,我已經開心很多了。」

nbspnbspnbspnbsp「老公,你開心,我也高興。」沐晗嫵媚一笑,啟動車子,駛出機場,「魅兒也知道你來了,不過她說今天沒空,可能要過幾天才跟你見面吧,夭夭還不知道你要過來,等會你事情忙完了,我可以直接送你過去,她那裡住著會舒服一點。」

nbspnbspnbspnbsp「嗯,我這次應該會在京城待一陣子才走的。」夏天回答道,既然來了京城,他自然不會馬上離開,除非江海那邊或者別的地方有什麼事情必須要他去解決,否則的話,他肯定得多住陣子的,這裡還有幾個老婆不怎麼聽話,他得讓她們聽話一點。

nbspnbspnbspnbsp聽夏天這麼說,沐晗更加開心起來,她知道,這回自己和夏天能待在一起的時間更長了。

nbspnbspnbspnbsp有人歡喜有人憂。

nbspnbspnbspnbsp北大醫院,某間病房裡,蕭大明正一臉愁苦,兒子的病情越來越重,他已經看不到任何希望。

nbspnbspnbspnbsp「大明,你,你能不能給那個喬先生打個電話,問問,問問小天到底在哪?」說話的是個中年女子,同樣的滿臉愁苦,而她就是蕭大明的妻子,王秀芬。

nbspnbspnbspnbsp「我已經試過了,人家根本不接我電話。」蕭大明搖搖頭,聲音低沉,「沒用的,當年我們拋棄了他,他現在不會來幫忙的。」

nbspnbspnbspnbsp「大明哥,你跟我說,那姓喬的到底是誰?我去找他,我還不信了,這世上怎麼就有人連自己親弟弟也不救的?」病房裡還有個男人,同樣四十來歲的樣子,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說道。

nbsp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