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亂扔小

正文_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亂扔小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4370

nbspnbspnbspnbsp「哦,是她送給你的啊!」夏天明白過來,然後想起一件事情,便隨口問了一句,「對了,雲曼姐,柳奇那隻猴子一直沒回來嗎?」

nbspnbspnbspnbsp「三叔?」柳雲曼臉上頓時出現幾分迷惑的表情,「說起來也真是奇怪呢,三叔自從去了國外之後,真的就再也沒回來了,也不知道他想做什麼,以前梅三嬸好像還能聯繫上三叔,現在好像根本就聯繫不上了。」

nbspnbspnbspnbsp「我看那死猴子八成死在國外了。」夏天懶洋洋的說道。

nbspnbspnbspnbsp柳雲曼有點無奈的笑了笑,也沒說什麼,她那三叔是很不招人待見,就是她也對那三叔沒好感,不過,她倒也不會去咒三叔去死,畢竟那怎麼說也是她三叔來著。

nbspnbspnbspnbsp啟動車子,柳雲曼正準備開車,就在這時,卻聽到哇的一陣哭啼聲傳來。

nbspnbspnbspnbsp她下意識的轉頭看了看,卻發現一個戴著帽子的男人抱著一個看起來只有一兩歲的小孩飛快跑進醫院,而那個小孩此刻正啼哭不止。

nbspnbspnbspnbsp看到這個場景,柳雲曼也沒在意,畢竟這裡是醫院,那小孩可能是生病正被送來醫院而已,事實上,很多小孩子看到醫院就會哭,這小孩哭得這麼大聲也沒什麼稀奇的。

nbspnbspnbspnbsp只是,就在她準備轉回頭,繼續開車的時候,突然發現那個戴帽子的男人居然把小孩子直接放在了地上,然後轉身就跑。

nbspnbspnbspnbsp「快攔住他,他把小孩扔這了!」有人大聲喊了一句,顯然這男人的動作並不只是被柳雲曼看到。

nbspnbspnbspnbsp柳雲曼急忙打開車門,就想下車去追,只是,她還沒下車,便發現有人比她更快,那個戴帽子的男人剛剛跑到大門口,就突然被人一腳踢了回來。

nbspnbspnbspnbsp讓柳雲曼驚訝的是,這出手的人,居然是夏天!

nbspnbspnbspnbsp那戴帽子的男人痛哼一聲摔倒在地,連帽子也摔落了,這下柳雲曼也能看清,這實際上是個比較年輕的男人,不到三十歲的樣子,神情有點憔悴。

nbspnbspnbspnbsp「喂,你這白痴幹嘛把小孩子扔了?」夏天一身來到戴帽子的男人旁邊,很不滿的問道。

nbspnbspnbspnbsp「我,我……」那男人支支吾吾的不敢說話。

nbspnbspnbspnbsp「我什麼我?快說,你是不是想扔掉你女兒不要了?」夏天很不高興的又踢了這男人一腳,「我最討厭你們這種亂扔小孩子的大人了!」

nbspnbspnbspnbsp「就是啊,這女孩多漂亮呢,你幹嘛扔了啊?」一個護士已經把那小孩抱了過來,也在指責這男人。

nbspnbspnbspnbsp「這年頭的人啊,還是重男輕女……」旁邊有人在搖頭嘆息。

nbspnbspnbspnbsp不少人也圍了過來,七嘴八舌的指責還躺在地上沒能爬起來的男人。

nbspnbspnbspnbsp這男人被眾人說得滿臉通紅,而那個小女孩,還在那護士懷裡哇哇大哭,雖然她年紀很小,但她似乎也知道自己已經被爸爸拋棄,所以她哭得很兇。

nbspnbspnbspnbsp「我,我也不想的,我女兒生下來身體就不好,治病花光了家裡所有錢,還借了一些外債,可現在,現在病還沒好,我們,我們真的沒有辦法了,我根本就養不活她……」男人低著頭,小聲解釋著。

nbspnbspnbspnbsp「你連個女兒都養不活你幹嘛不去死呢?」夏天又想踢這個男人,卻被柳雲曼拉住了。

nbspnbspnbspnbsp「算啦,別打他,他也挺可憐的。」柳雲曼柔聲勸著夏天。

nbspnbspnbspnbsp「可憐又怎麼啦?人家小孩子才可憐呢,欺負人家小孩不懂事,就把人家隨便扔了,我最討厭這種欺負小孩的大人,別讓我看見你,否則我見你一頓就打一頓!」夏天一臉氣憤的樣子。

nbspnbspnbspnbsp「我,我知道錯了,我不會再扔女兒了。」那男人眼看無法脫身,只得起身,從那護士手裡那小孩接了過去,然後就想離去。

nbspnbspnbspnbsp「站住!」夏天又嚷了一句。

nbspnbspnbspnbsp「你,你還想怎樣?」那男人看著夏天,眼神里有點畏懼,毫無疑問,這是個有點軟弱的男人,剛被夏天打了一頓,現在自然看到夏天就有點恐懼。

nbspnbspnbspnbsp「你跑得這麼快,是不是想換個地方再把你女兒扔掉?」夏天瞪著這男人,「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

nbspnbspnbspnbsp「沒,沒有,真的沒有……」抱著女兒的男人急忙解釋。

nbspnbspnbspnbsp「你說你女兒有病?」夏天又問道。

nbspnbspnbspnbsp「是,是的,她是早產的,身體很虛,快兩歲了,大病小病幾乎沒斷過……」男人忙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