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誰也不能

正文_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誰也不能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4168

nbspnbspnbspnbsp「你知道那個白痴在哪了嗎?」夏天頓時有點興奮起來。

nbspnbspnbspnbsp「老公,許青山得知衛曉彤差點被殺,相當憤怒,所以他親自調查這件事,得知事情真的跟易先生有關。」寧潔飛快說道:「儘管還不確定那個人到底是不是易知言,但許家興,也就是許青山的第二個兒子說,有個叫易先生的主動聯繫他,要幫他奪取許家的財產!」

nbspnbspnbspnbsp「噢,那個叫許家興的傢伙,知道易先生在哪嗎?」夏天問了一句。

nbspnbspnbspnbsp「老公,他也不清楚,他們是網上聯繫的。」寧潔回答道,隨即話鋒一轉,「不過現在有個機會,那個易先生今天早上,突然給許家興發了一封郵件,要許家興馬上給他一億港幣,還給了許家興一個銀行帳號,香港這邊警方技術科說可以追蹤這個帳號,但是他們也不能保證一定能根據這個帳號追蹤到人……」

nbspnbspnbspnbsp「這種事讓小妖n去做就行了。」沒等寧潔說完,夏天便打斷了她的話,「小氣鬼老婆,我跟小妖n打個電話,讓她和你聯繫,然後你告訴她帳號,她會知道怎麼做的。」

nbspnbspnbspnbsp「嗯,明白了,有什麼消息,我再告訴你。」寧潔應了一聲。

nbspnbspnbspnbsp結束和寧潔的通話之後,夏天便馬上給小妖n打電話,這小妖n果然和以往一樣又在睡覺,不過聽說又要黑別人的銀行帳號,她就馬上來了n神,信誓旦旦的保證這次一定把事情辦好,就算找不到那個易知言在哪裡,也把他銀行里的錢給掏光,讓那傢伙窮得討飯去。

nbspnbspnbspnbsp儘管小妖n到現在都還沒能幫他找到易知言,但夏天一直還是很相信小妖n的能力,所以把這件事ā給小妖n之後,他也就沒再去管,接下來,他只需要靜候小妖n和寧潔的消息就行。

nbspnbspnbspnbsp安排好這件事之後沒幾分鐘,én鈴便響了起來。

nbspnbspnbspnbsp夏天迅速出了én,然後便看到én口站著一個老頭,雖然他只見過這人一面,但還是一眼就認了出來,這老頭就是譚威的父親,譚學武,不過,上次他看到譚學武的時候,感覺譚學武還不到六十歲,而這次,他卻有種感覺,這老頭起碼快七十歲了,這短短的一段時間,譚學武明顯蒼老了許多,頭上也已經滿是白髮。

nbspnbspnbspnbsp譚學武身後還有一個女人,三十多歲,長相還可以,身材也過得去,眉宇間和譚威有那麼幾分相似之處。

nbspnbspnbspnbsp「進來吧,譚威在裡面。」夏天開了én,懶洋洋的說了一句。

nbspnbspnbspnbsp譚學武言又止,最後只是點了點頭,然後跟著夏天走進了客廳,看到坐在客廳地上的譚威,譚學武頓時老淚縱橫:「小威。」

nbspnbspnbspnbsp「弟弟,你這是怎麼了?你怎麼坐地上呢?」那女子飛快撲了上去,一副關心的樣子,隨後她還轉頭有點不滿的看著夏天,「你這人怎麼這樣啊?這麼大冬天的,你讓我弟弟坐地板上……」

nbspnbspnbspnbsp「住口!」

nbspnbspnbspnbsp「你給我閉嘴!」

nbspnbspnbspnbsp兩聲怒喝幾乎同時吼出,卻分別是出自譚學武和譚威口中,而譚威怒吼的同時,更是猛然用力把那女子推了開去。

nbspnbspnbspnbsp「譚敏芝,你別在這裡裝好人,半個月前,我去找過你,可你把我當乞丐,故意裝作不認識我!」譚威一臉憤怒的看著那女子,「我現在告訴你,從今往後,我都沒你這個大姐!」

nbspnbspnbspnbsp譚敏芝臉色一變,隨即有些氣憤的說道:「弟弟,你怎麼能這麼污衊我呢?我什麼時候裝作不認識你了?我什麼時候去找過我?」

nbspnbspnbspnbsp「你現在當然可以不承認,但總之一句話,我希望你以後也當作不認識我!」譚威這時從地上站了起來,「不過我得感謝你,你讓我多受了半個月的苦,卻也讓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情,讓我看清楚了你的真面目,你這個所謂的親姐姐,還比不上那個對我們譚家一直痛恨的堂姐對我好!」

nbspnbspnbspnbsp「敏芝,你真故意當作不認識小威?」譚學武這時也看著譚敏芝,沉聲問道。

nbspnbspnbspnbsp「爸,他撒謊,我根本就沒見過小威,是有過一個乞丐找過我,可那個乞丐斷又是啞巴,根本不可能是小威……」譚敏芝急忙解釋道。

nbspnbspnbspnbsp「在昨晚之前,我剛好就是斷又啞巴!」譚威冷冷的看著譚敏芝,「在你這個親姐姐都故意裝作不認識我之後,我把最後的一絲希望寄托在了那個堂姐身上,我在這附近尋找堂姐夫,上天對我不薄,我昨晚終於遇到了堂姐夫,而他儘管只見過我幾次,卻依然一眼認出了我,還打電話給那個堂姐,昨晚更是治好了我身上的傷!」

nbspnbspnbspnbsp說到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