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十六年前

正文_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十六年前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921

nbspnbspnbspnbsp月清雅話音未落,便感覺柳腰一緊,而熟悉的男人味道也飄進她的鼻孔,然後,一個腦袋便埋進了她的胸口。

nbspnbspnbspnbsp「神仙姐姐,我好想你。」夏天喃喃自語,他真的很想很想神仙姐姐,所以,儘管這個時候他還有很多關於宋玉媚的疑問,但他都不想追問,他現在只想抱住心愛的神仙姐姐,感受她身上的味道,感受她柔軟的身體,感受她帶給他無限美好回憶的仙女峰……感受她的一切。

nbspnbspnbspnbsp「姐姐也很想你。」月清雅用她柔軟的手臂也摟住了夏天,一起十六年,日夜相伴,突然一下子離開近六個月,讓她其實也很不適應,這近半年的時間裡,她每天都會時不時的不自覺的想起他。

nbspnbspnbspnbsp十六年前的那個夏天,她和他第一次見面,那時候,他只有三歲,而她已經二十三歲,來到這個世界也已經快四年,十六年過去,她依然記得當初和他第一次見面的情形。

nbspnbspnbspnbsp當時才三歲的夏天,比普通三歲的小孩要顯得消瘦許多,衣服有點舊,但很乾凈,看上去就是個窮人家的普通小孩,唯一不同的是,他一雙眼睛很亮,很清澈。

nbspnbspnbspnbsp他第一眼見到她的時候,就是用他那雙異常明亮清澈的眼睛盯著她看個不停,然後開口問道:「姐姐你好漂亮,你是仙女嗎?」

nbspnbspnbspnbsp「是啊,姐姐是神仙呢,姐姐想帶你去一個地方,你願意去嗎?」當時的月清雅,朝夏天嫣然一笑,柔聲說道。

nbspnbspnbspnbsp「可是,神仙姐姐,我在等媽媽呢。」三歲的夏天眨了眨眼睛,儘管他只有三歲,但他說話條理清楚,吐字也是相當清晰,而月清雅也知道,他比普通三歲的小孩要聰明很多,儘管只有三歲,但他已經懂得很多事情。

nbspnbspnbspnbsp「你媽媽讓你在這裡等她嗎?」月清雅柔聲問道。

nbspnbspnbspnbsp「是啊,媽媽說送我去上幼兒園,不過她剛去買東西了,讓我等一下。」夏天點了點頭,然後他又問了一句,「神仙姐姐,你這麼漂亮,給我當老婆好不好?」

nbspnbspnbspnbsp當時的月清雅,聽到這個問題,呆了足足有幾十秒,然後就問道:「你為什麼要姐姐當你老婆呢?」

nbspnbspnbspnbsp「因為神仙姐姐你是最漂亮的,我是最聰明的,你給我做了老婆,那我們的孩子就是最聰明最漂亮的。」三歲的夏天,說話的時候跟個大人一樣,理由那也是相當充分,「要是神仙姐姐願意給我做老婆的話,我就不等媽媽和你私奔了,要是媽媽知道我是跟神仙姐姐你私奔了,肯定也不會怪我的。」

nbspnbspnbspnbsp「好啊,那姐姐就給你做老婆吧。」月清雅輕輕一笑,半開玩笑的答應了下來,當時的她,卻沒料到,這一句帶著玩笑味道的承諾,最終成為事實,也成了她一生中最為重要的承諾。

nbspnbspnbspnbsp就這樣,月清雅把夏天帶到了青峰山,十六年里,除了他跟三位師傅學習醫術和武功的時候,他跟她都在一起,十六年來,他們彼此都已經成了對方的一部分。

nbspnbspnbspnbsp而有件事,她始終都沒有告訴夏天,那就是,她和他的相遇,並不是偶然,儘管那一次,乃是她和他第一次相見,但他實際上是她辛辛苦苦尋找的人,因為他有著相當特殊的冰火靈體,那一次,她從夏天現在的大師傅張明佗口中得知有這麼個人,便親自下山考察,看他是否符合她的條件。

nbspnbspnbspnbsp按照她本來的想法,若是夏天符合她的條件,那她會和他父母商量,將他帶去山上培養,可等她下山之後,卻意外發現,她已經不需要跟他父母商量,因為就在那一天,他被母親拋棄了。

nbspnbspnbspnbsp月清雅一直不想提起這件事,因為她不想讓夏天知道他被父母拋棄,他一直說,他是和她私奔的,她希望他就一直這麼認為。

nbspnbspnbspnbsp其實月清雅也懷疑過,或許在那一天,夏天就已經知道自己被拋棄了,所以他才會選擇跟她一起走,所以他才會這麼多年也沒想過要尋找自己的父母,月清雅甚至有個頗為無奈的想法,當年二十三歲的她,似乎被才只有三歲的夏天給算計了,而被算計的結果,就是她成為了他真正的老婆。

nbspnbspnbspnbsp當然,對月清雅來說,現在那些都已經不再重要,十六年里,她是他的依靠,而他,卻也同樣是她的依靠,沒有他,她不知道自己能否在這個世界堅持這麼長的時間,沒有他,她這十六年里,或許不會有開心的日子,但有了他,一切都不一樣,在見到他之前的四年里,她幾乎每天都想著要回去,而在跟他一起相處了三年之後,她便對回去已經不再是那麼堅決,又過三年,她便已經覺得不回去也沒關係,而現在,她已經覺得,即便有了回去的方法,她也不想再回去,這裡,已經是她真正的家。

nbspnbspnbsp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