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沒有結束

正文_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沒有結束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4226

nbspnbspnbspnbsp第一千零六十二章沒有結束的決鬥

nbspnbspnbspnbsp白袍女正是月清雅,而這剛出現的黑衣女,自然不會是別人,正是一直遍尋月清雅不著的宋欲媚,當然,月清雅知道,她本名不是宋欲媚,而是夜欲媚。

nbspnbspnbspnbsp面對夜欲媚的憤怒,月清雅卻甚是平靜,那美麗的面龐,依然是古井不波,很顯然,她並沒有生氣。

nbspnbspnbspnbsp「小媚,你所說的那些,都只不過是表象,別人或許以為我高高在上,但你應該明白,在我心裡,其實從未有過什麼高貴和低賤之分,我不是高貴的仙,夏天也不是低賤的凡人,至於飄渺仙én,二十年了,難道你認為,我們還能回去嗎?」月清雅輕輕嘆了一口氣,「其實,小媚,這些事,我們真的可以暫時不談,你知道我見到你,想說的是什麼嗎?」

nbspnbspnbspnbsp「我當然知道,你不就是想知道夏天那小魂蛋在什麼地方嗎?」夜欲媚冷哼一聲,「不過你會失望的,我不會告訴你他在哪!」

nbspnbspnbspnbsp「小媚,我不是想知道他在哪。」月清雅輕輕搖頭,她那美麗的眸里,閃耀著柔和的光芒,語氣也甚是柔和,「我只是想說,你還活著,我真的很高興。」

nbspnbspnbspnbsp本來俏臉上滿是憤怒的夜欲媚,聽到這句話,臉色似乎在不經意之中緩和了一些,連眼眸中的冰冷,也褪去了許多,一時間,她沉默了下來,久久沒有說話。

nbspnbspnbspnbsp「小媚,從十歲之後,你就一直當我是仇人,但我明白,其實你並不是真的把我當作仇人,我也知道,你知道我還活著的時候,你也一定很高興。」月清雅柔柔的聲音再次響起,她輕輕一嘆,語氣里卻多了幾分滄桑,「二十年了,這二十年里,我想了很多,我相信你也想了很多,當年的那些誤會,其實你應該已經想通了,以你的聰明,以你對我的了解,你又怎麼會真的還以為我當年背棄了我們之間的友情呢?我當年說那句話,也只是不想讓你成為我的敵人,只是我沒想到你會當真,但現在,我們真的沒有必要繼續鬥氣下去了,曾經我們相依為命,而現在,這個世上,又只有我們兩個人,我們應該繼續像那個時候一樣,你說呢?」

nbspnbspnbspnbsp夜欲媚沒有說話,但她那冰冷的眼眸卻開始變得有些i離起來,若是讓宋家的人或者夏天看到她現在這模樣,肯定會大吃一驚,因為他們肯定都想不出這個冷得比冰塊還冰的女人會出現這種神情。

nbspnbspnbspnbsp而此刻,夜欲媚那絕美的俏臉也不停的轉換表情,顯然,月清雅的話觸動了她,讓她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情,那些讓人刻骨銘心,帶給她或歡樂或痛苦的記憶。

nbspnbspnbspnbsp「小媚,這個青峰山,是我用了幾年時間找到的地方,這是我的家,也是你的家,只要你願意,以後你都可以住在這裡。」月清雅溫柔的聲音再次傳進夜欲媚的耳中,她看著夜欲媚,眼神甚是誠懇。

nbspnbspnbspnbsp「是嗎?」夜欲媚似乎回過神來,臉上的神情恢復她平日的冷漠,而眸再次恢復冰冷,「類似的話,你以前也說過,而且不只是一次。」

nbspnbspnbspnbsp「小媚,這是我的真心話。」月清雅輕輕一嘆,「我從沒騙過你,你應該知道的。」

nbspnbspnbspnbsp「我相信你。」夜欲媚口裡說是相信,但語氣卻是越發的冷漠,「可惜,時光從來不會倒流,所以,我們也不可能回到過去,我們之間的那場決鬥,還沒結束,今天我來這裡,就是要結束這場決鬥的。」

nbspnbspnbspnbsp「小媚,那場決鬥,其實已經結束了,我們誰也沒贏,這都二十年了,你又何必還念念不忘呢?」月清雅嘴角露出一絲頗為無奈的苦笑,「輸贏對你來說,真的那麼重要嗎?」

nbspnbspnbspnbsp「這一場決鬥,改變了我們的後半生,你說能不重要嗎?」夜欲媚語氣里似乎多了幾分怨恨,「若不是那場決鬥,我又怎麼會來到這個鬼地方?」

nbspnbspnbspnbsp「小媚,我現在的功力已經不如頂峰時的一成,而你,跟我的狀況也差不多,我們這樣的決鬥,又有何意義呢?」月清雅再次搖頭,她真的不想跟夜欲媚動手,只因為她一直都認為,她們之間的仇怨,完全是不應該有的,她們沒有生死大仇,只有曾經的生死相依,來到這個世界,她們本應該相依為命,而不是生死相搏。

nbspnbspnbspnbsp「別說這些了,不管怎樣,我們的決鬥必須繼續!」夜欲媚卻不想和月清雅說太多,「你主動現身,故意讓人發布聞,讓我知道你的消息,不就是為了把我引來這裡嗎?你不就是想知道夏天那小魂蛋的下落嗎?你想知道他的下落,就跟我打一場,若是你贏了,我自然會把他的下落告訴你!」

nbspnbspnbspnbsp「好吧,小媚,你一定要和我打一場的話,那也不是不行,不過,若是你輸了,我不需要你告訴我夏天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