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超級春藥

正文_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超級春藥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297

「是啊,就是伊莎貝拉姐姐說的,我現在身體里陰火太多,我就弄點陽火中和一下,然後我用冰火靈氣吸收它們就會容易很多,根據我的估計,只要一次連續運功三天左右,就能徹底吸收所有的陰火了。」夏天又把艾薇兒抱了過來,讓艾薇兒跨坐在他腿上,直接感受著她那豐臀的圓潤和彈性的同時,雙手也再次不老實的在她胸前的山峰上攀爬起來。

「別亂摸,要摸也只能用一隻手!」艾薇兒沒好氣的說道,她實在是不習慣身上一冷一熱的,特別是那種敏感的部位,更是受不了他這麼一冷一熱的刺激。

「好吧,我一次只用一隻手。」夏天答應了下來,收回了一隻手,另一隻手繼續翻山越嶺。

但不到一會,艾薇兒又差點崩潰,這死色狼,真是虧他想得出來,他一次確實只用一隻手,可他沒一會就換一隻手,事實上跟之前還是一樣!

艾薇兒終於忍無可忍的一掙,便從夏天身上跳了起來,躲到了一邊,不再讓這傢伙佔便宜了。

「嘻嘻,小老公,人家來陪你啦!」眼看教官被小老公折騰得要崩潰,伊莎貝拉趕緊跑來救火,她主動跨坐在夏天腿上,那柔軟的雙手更是主動在夏天身上摸索起來。

有了送上腿來的伊莎貝拉,夏天倒是暫時不再去折騰艾薇兒,只是他和伊莎貝拉之間的動作馬上就顯得有點過火起來。

一旁的艾薇兒很快就看不下去了,便沒好氣的說了一句:「喂,你們就不能等會再做這種事情嗎?現在還有正事要做呢!」

「薇兒老婆,這就是正事啊!」夏天一本正經的說道。

「喂,你不是陽火不夠嗎?你還做這種事情,不就更加不夠了?」艾薇兒沒好氣的說道:「我看你在把陰火消除之前,最好別再做這種事了,還有,我問你,你到底要用什麼辦法才能讓你身體里多點陽火?你別告訴我,你要吃春藥啊!」

「咦,薇兒老婆,你也很聰明嘛,你居然知道我要吃春藥。」夏天有點驚奇的看著艾薇兒。

艾薇兒頓時就崩潰了,這傢伙真的要吃春藥?他那所謂增加點陽火的辦法,就是吃春藥?她只是說說而已,因為吃春藥這種方法,連她這個外行都能想得出來,她覺得那自稱神醫的色狼,所想的辦法應該不會這麼簡單才對。

「這麼簡單的辦法,你怎麼直到現在才想出來?」艾薇兒忿忿的質問道。

「薇兒老婆,就是因為這個太簡單了,所以我才沒想到啊,我一直朝比較複雜的方面去考慮的。」夏天一副無辜的樣子,末了又解釋了一句,「再說我從來不需要春藥這種東西,也從沒想過要吃春藥,自然一時就沒想到用春藥來解決陰火了。」

艾薇兒想了想,發現這色狼前面的理由不太充分,但後面這理由還真說得過去,那傢伙在床上簡直就是個永動機,曾經她都懷疑他是不是吃了葯,但跟他在一起混了那麼久,她也明白他真沒吃藥,毫無疑問,這個某種能力強到堪稱逆天的傢伙,絕對是不需要春藥的,要讓一個從來都不需要春藥的男人,去想到用春藥來幫他,似乎真的有點強人所難了。

「那你讓寧潔去買的,就是春藥?」艾薇兒勉強相信了夏天的解釋,卻還是有點不解,「你就不能直接去買幾顆偉哥就行了嗎?」

「那個檔次太低了,效果也差,沒用的。」夏天隨口說道。

「我聽說那個是效果最好的呢,怎麼會沒用呢?」艾薇兒顯然不信。

「薇兒老婆,這你就不懂啦,普通的春藥對我來說都沒有用的,因為這些普通的春藥都是治標不治本,它們相當於只是把一個人的潛力挖掘出來,或者是提前支取一個男人的精力,並不能從本質上改變一個人身體里的陽火,唔,其實應該說陽氣才對,我需要的是陽氣。」夏天一邊說話一邊在伊莎貝拉身上摸索,而這會兒伊莎貝拉更是俏臉嫣紅,嬌喘吁吁,她的**顯然已經被夏天撩撥了起來。

不過夏天此刻卻還在一心二用的跟艾薇兒解釋:「薇兒老婆,我雖然是要吃春藥,不過不能吃普通的春藥,我需要吃一種大補的春藥,能一下子在我身體裡面生成很多很多的陽氣,只有這樣的陽氣,才能和我身體里的陰火中和,然後我就能把陰火和陽氣都吸收,功力也會大進,這種提升功力的機會,也很難得呢。」

「知道了,你就是需要一個超級春藥而已!」艾薇兒沒好氣的說了一句,然後起身朝樓上走去,「你們倆繼續鬼混,我睡會覺去!」

艾薇兒頭也沒回的上了樓,而在她身後,卻已經傳來伊莎貝拉頗為**的嬌吟聲,她不用回頭就能知道,這一對色男色女已經真刀真槍的開始上演客廳健身動作大片了。

望港中心醫院,一個男人暴跳如雷,把市局局長謝正坤罵了個狗血噴頭:「你這局長怎麼當的?啊?連我兒子都被人打成這樣,你們還屁都查不出來,我每年交上億的稅給你們,都拿來喂狗了?我喂條狗也比你們這些警察強!」

「你才是狗,你全家都是狗娘養的!」謝正坤也在心裡把這人罵了個狗血噴頭,可他也只能在心裡罵著,表面上依然得客客氣氣,陪著笑臉:「藍先生,是我們工作做得不好,不過您放心,我們一定會找出兇手的。」

「放心個屁!」這姓藍的男人顯然余怒未消,「找到兇手又怎麼樣?我兒子都已經廢了,我就這麼個兒子,草,讓你去找兇手,還不如老子現在去找個女人,趕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