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零五十章 陰針陽針

正文_第一千零五十章 陰針陽針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4263

nbspnbspnbspnbsp「這不是病。」伊筱音淡淡的說道:「他只是被人用針灸做了點手腳而已。」

nbspnbspnbspnbsp之前伊筱音還不確認這人真是被夏天做了手腳,但現在一把脈,她就馬上明白,這絕對是夏天做的。

nbspnbspnbspnbsp「伊小姐,那你有辦法把他救醒嗎?」范子良又問道。

nbspnbspnbspnbsp「廢話,我家小姐醫術高明,沒她救不醒的人。」阿九不悅的接上話。

nbspnbspnbspnbsp「阿九,拿我的銀針。」伊筱音根本沒有回答范子良的問道,只是淡淡的吩咐。

nbspnbspnbspnbsp「好的,小姐。」阿九拿出一個精緻的盒子,盒子打開,裡面乃是各種各樣的銀針,有長有短,然後她又輕聲詢問:「陰針還是陽針?」

nbspnbspnbspnbsp「三號陽針。」伊筱音回答道。

nbspnbspnbspnbsp范子良聽得甚是迷糊,但阿九卻馬上就拿出一根銀針,遞給了伊筱音。

nbspnbspnbspnbsp「陽針是什麼意思?」范子良終於忍不住問道。

nbspnbspnbspnbsp「你這人問題怎麼這麼多?你改名叫范十萬好了!」阿九不悅的瞪了范子良一眼,「你簡直就是十萬個為什麼!」

nbspnbspnbspnbsp范子良訕訕一笑,終於不再問什麼,這位伊小姐看起來一臉恬靜,說話的聲音也是淡淡的,可他卻很清楚,這位伊小姐絕對好惹的,連陳思明都被她的保鏢給打了呢。

nbspnbspnbspnbsp伊筱音卻已經拿著銀針,在李斯身上紮起針來,大概扎了十來針,她便將銀針收回,遞給阿九,然後轉頭看著范子良:「其他人呢?」

nbspnbspnbspnbsp范子良頓時一愣:「伊小姐,這裡已經完事了?」

nbspnbspnbspnbsp「他一刻鐘之後會醒,你若是想讓其他人也醒過來的話,就別問這麼多廢話,馬上帶路吧。」伊筱音語氣依然平靜,但就是這平靜的語氣,也能讓范子良感覺到她的不滿。

nbspnbspnbspnbsp范子良終於不再廢話,老老實實的帶著伊筱音找到其他同樣在昏迷的病人,而伊筱音這次沒有診脈,直接就給他們施針。

nbspnbspnbspnbsp整個過程不到十分鐘,伊筱音施針完畢,便馬上帶著阿九離開,只是在離開之前,跟范子良說了一句:「范院長,我希望下一次接到你電話的時候,我能見到我要見的人,而不是見一些無關人員或者為了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

nbspnbspnbspnbsp在伊筱音離開醫院之後的五分鐘,李斯最先醒了過來,而這會兒,范子良則拿起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五哥,李斯已經醒了,你要求我們辦的事情,我們辦到了,現在該是你們做事的時候了。」

nbspnbspnbspnbsp「沒問題,告訴陳少,我們會把他要的人送過去的。」那邊的回答也很爽快。

nbspnbspnbspnbsp「那我就等你們的好消息了。」范子良說完這話,就掛了電話,心裡卻頗有點無奈,心裡暗自祈禱,希望這次不要鬧出什麼大事才好。

nbspnbspnbspnbsp伊筱音坐在車裡,微微閉上眼睛,剛剛的事情,讓她不自覺的又想起那個讓她永遠無法忘記的晚上,粉拳不知不覺的捏緊,如果可以的話,她真的很想去把那個可恨的男人一拳打得稀爛!

nbspnbspnbspnbsp可她沒這個能力,更讓她懊惱的是,她即便有這個能力,恐怕也不能真的殺了他,因為他若是真的死了,那她實現目標就更困難了,她需要改進陰門針法,而到目前為止,夏天是唯一一個聲稱能改進陰門針法的人,而事實上,她也覺得,只有夏天才可能有這種改進陰門針法的能力。

nbspnbspnbspnbsp「伊小姐,麻煩你們系好安全帶。」就在這時,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暗組女特工開口說道。

nbspnbspnbspnbsp「怎麼了?」伊筱音睜開眼睛,開口問道,其實到現在為止,伊筱音依然不知道這個女特工的真正性命,只知道她的代號,暗衛十八,自稱十八妹,而開車的那個乃是暗衛十九,同樣自稱十九妹。

nbspnbspnbspnbsp「有車在跟蹤我們,有可能會發生碰撞,為了安全著想,麻煩伊小姐把安全帶系好。」那女特工十八妹回答道。

nbspnbspnbspnbsp「什麼人跟蹤我們呢?」阿九頓時緊張起來。

nbspnbspnbspnbsp「我正在查車牌。」十八妹手上拿著一台頗為精巧的平板電腦,正在飛快cao作,片刻之後,她又說道:「查到了,這輛車是屬於彭大軍的,彭大軍是望港市最大的黑道組織七兄弟會成員,他在七兄弟會排名第五,因為臉上有一道刀疤,所以有個綽號刀疤老五,伊小姐,你認識這個人嗎?」

nbspnbspnbspnbsp「沒有,我來這裡時間並不長,沒聽過這個人,更沒見過。」伊筱音搖搖頭,她是真的不知道這個人是誰,更不明白這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