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快遞

正文_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快遞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4061

nbspnbspnbspnbsp這兩個精察終於知道為什麼這犯罪嫌疑人這麼配合了,敢情這傢伙要劫精車呢,可現在,兩把槍都在人家手裡,而且這人奪槍的手法相當之快,顯然是高手,也就是說,這個時候,他們已經別無選擇,只能聽命於他。

nbspnbspnbspnbsp開車的那個精車終於發動了車子,而跟夏天坐在一起的那個精車強裝鎮定,開口問道:「你先不要衝動,你要去香雪湖別墅區做什麼?」

nbspnbspnbspnbsp「喂,誰衝動了?」夏天瞪了這精察一眼,「我住那裡,就是想回家而已,我迷路了不行嗎?」

nbspnbspnbspnbsp可憐兩個精察完全搞不清楚狀況,本來他們還以為,這傢伙是什麼仇富的極端分子,要去香雪湖別墅區搞破壞呢,但這傢伙居然說他住在香雪湖,敢情這傢伙是富豪?

nbspnbspnbspnbsp但這也沒道理啊,富豪會跑來坐公交,最後還砸了公交車,又來劫他們的精車?他要真想回去,就不能坐計程車嗎?

nbspnbspnbspnbsp「喂,快開車,等到了我就會放了你們!」夏天又催促了前面開車的精察一句,「快點啊,我老婆在家等著我呢!」

nbspnbspnbspnbsp聽到夏天的催促,不得不照辦的精察,乾脆拉起了精笛,然後就一路暢通的往前面開去。

nbspnbspnbspnbsp而另一個精察則在嘀咕,這貨肯定是傍上富婆的小白臉!

nbspnbspnbspnbsp************

nbspnbspnbspnbsp香雪湖別墅區,夏天和寧潔的臨時小窩裡,寧潔正在和甘敏閑聊。

nbspnbspnbspnbsp剛開始寧潔只是想招待一下甘敏,不過兩人坐在一起聊了一會之後,居然還聊得很投機,兩人居然有著很多的共同語言,不論是聊感情還是女人喜歡的服裝啊化妝之類的話題,她們都聊得很投入,甚至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nbspnbspnbspnbsp其實兩人有著共同話題倒也不奇怪,雖然任曉峰已經四十多歲,但甘敏卻只有二十六歲,只比寧潔大了幾歲,更重要的是,其實甘敏雖然現在成了富家太太,但她出身其實很普通,這一點和寧潔也頗為相似。

nbspnbspnbspnbsp而任曉峰和甘敏之間的經歷,也頗有些傳奇色彩,他們之間的相識,其實源自於當初甘敏對任曉峰的公開痛罵。

nbspnbspnbspnbsp任曉峰其實乃是軍人出身,在退伍之後,他便開始做生意,有了一些資金積累之後,就開始主攻房地產,而這些年房地產業的興旺,也一躍讓任曉峰成為在望港市能排進前十的富豪,幾年前,望港市房價狂漲,而任曉峰堪稱是其中的領漲者,因為當時他就是望港市最大的房地產開發商。

nbspnbspnbspnbsp那時候的甘敏,剛剛大學畢業不久,年輕也有些衝動,還滿是正義感,她發現望港市很多的白領都被房價壓得喘不過氣來,更讓她鬱悶的是,她的一對同學情侶,本來好好的,卻也因為房子的事情分手了,女方跟了另一個能買得起房的男人,於是,在某一天,甘敏在網上發了一篇很長的戰貼,指名道姓的罵起了任曉峰,說任曉峰只顧自己賺錢,不管別人死活,拆散情侶,禍害百姓,總之就是把任曉峰罵了個狗血噴頭!

nbspnbspnbspnbsp當時這件事鬧得還挺大的,但結果卻讓所有人大跌眼鏡,最後甘敏居然就因為這麼一個帖子,認識了任曉峰,最後居然還成了任曉峰的老婆!

nbspnbspnbspnbsp據說任曉峰和甘敏結婚的時候,不少人都在咒罵甘敏,沒辦法,都是羨慕嫉妒恨啊!

nbspnbspnbspnbsp「曉峰那些年確實只知道賺錢,但後來他真的聽了我的話,帶頭降房價,那個時候,他也在網上受到不少網民讚譽,但麻煩也隨之來了。」甘敏嘆了口氣,「因為很多炒房的無法接受降價,就都找他鬧,另外,其他房產商也覺得曉峰破壞了市場,對他很不滿,那個時候,曉峰連威脅簡訊都收到很多。」

nbspnbspnbspnbsp「那後來呢,你們怎麼做的?」寧潔有點好奇。

nbspnbspnbspnbsp「後來,我們就不敢降價了,在我們降價之初,望港市確實有幾個月的房價下跌,但隨後,房價就回升了,沒辦法,我和曉峰只能這麼做,不是我們不想降價,而是我們不能降價。」甘敏顯得頗為無奈,「寧潔,我跟你說,以前我也喜歡跟著網上那些人起鬨,但那之後,我就不再做這種事了,因為我發現一件事情,或許我們的降價得到很多人支持,但這些支持都是虛無縹緲的,他們會在網上稱讚曉峰,可現實里,那些人對曉峰的攻擊,卻是實在的,而網上的人不會來現實里支持我們。」

nbspnbspnbspnbsp「這也正常,網上說什麼都很容易,敲敲鍵盤就行,真要行動,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寧潔點點頭,她對這事並不覺得意外。

nbspnbspnbspnbsp「那段時期,我們得罪了不少人,甚至有人說要把我們趕出望港,好在曉峰有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