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九百九十四章 被白摸了

正文_第九百九十四章 被白摸了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357

清晨。

「老公,來電話啦……老公,來電話啦……」悅耳動人的聲音打破了房間的寂靜,一隻雪白的藕臂從被子里伸了出來,在床頭柜上摸索了一會,找到了響得正歡的手機,遞給了身邊的男人,同時用頗為慵懶的聲音說道:「老公,你的電話。」

「雲清姐姐,誰這麼早打電話給我啊?」夏天打了個哈欠,他還想睡一會呢。

「我哪裡知道啊,我都沒看呢。」雲清語氣里有了一絲撒嬌的味道:「你快接一下啦,免得等會人家還會打電話過來。」

夏天一隻手終於戀戀不捨的從雲清那碩大的山峰上拿了下來,接過手機,看了看來電顯示,發現是小妖精打過來的,便還是接了電話。

「老公,你幹嘛才接電話啊,我都快睡著了呢!」電話那頭傳來小妖精抱怨的聲音,對於大多數時間都是日夜顛倒的小妖精來說,天亮時間就是她準備睡覺的時間。

「你想睡就睡唄,睡醒了再給我打電話也一樣。」夏天有點不高興,這小妖精整天就知道睡,萬一睡得跟只小豬一樣,那就一點也不漂亮了。

「那人家有事情要告訴你嘛。」小妖精嘟囔著,「我一直在幫你找那個易知言,他和蔣曉怡很多次都是郵件聯繫,但每次都是臨時郵箱,而且都只用一次,用完就再也不會使用,要追查真實身份很難,不過呢,我還是查到了一些東西。」

「你查到那個白痴是誰了嗎?」夏天連忙問道。

「老公,還沒有啦,不過根據我分析那些郵箱的註冊地址和ip,雖然每次的註冊ip和登陸ip地址都不一樣,而且基本上是使用的公用無線網路,無法確定準確地址,但最常用的大致範圍,卻基本都在同一個城市。」小妖精飛快說道:「還有啦,我也追蹤了一下蔣曉怡的活動地點,我發現她最常去的地方,也在這個城市,所以我推測呢,那個易知言應該也在那城市裡。」

「一個城市那麼大,知道也沒什麼用啊!」夏天有點失望,現在隨便一個城市都是幾百萬上千萬人,要找個只有名字而且還不一定是真名的傢伙,比大海撈針還難。

「老公,那人家已經很努力在找了嘛。」小妖精有點委屈,「再說能縮小一下範圍也好嘛,這個叫易知言的傢伙也太會藏了,我都懷疑是不是真有這麼個人呢。」

「好吧,你告訴我,那個白痴在哪個城市?」夏天便隨口問了一句,「等我什麼時候有空就過去玩玩,順便看能不能把那白痴找出來幹掉。」

「在望港市,離你那裡很遠哦,沿海地區,跟香港很近的。」小妖精說著打了個哈欠,「老公,我先睡覺了啦,等我睡醒了再幫你繼續找人。」

小妖精看來確實很困,說完就把電話給掛了。

夏天也隨手把電話扔到一邊,然後他的手掌便回歸原位,再次掌握住了雲清那高聳的部位:「雲清姐姐,我們繼續睡吧。」

雲清沒有說話,只是往被窩裡擠了擠,她也以習慣以這種姿勢在夏天懷裡睡覺,儘管某個敏感的部位被夏天掌握,但她依然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這一次,兩人睡到中午才起床,而石長庚和石純他們還沒回家,雲清和夏天便決定出去吃飯。

「我們去那個貴賓酒家吃飯吧。」雲清提議道。

「好。」夏天對此沒什麼意見,而且那個地方的味道還不錯,他也挺喜歡的。

「不開車了,就走過去,不遠。」雲清最近已經很少開車出門,主要是木陽縣確實不大,加上她現在體質被改造了,體力也挺好,她覺得開車還不如走路自在。

夏天對此自然也沒意見的,他更喜歡走路了。

兩人手牽著手朝貴賓酒家的方向走去,突然雲清咦了一聲:「哎,老公,你看那邊,好像有人在打架呢?」

夏天看了一眼,然後回答道:「不是打架,是有個可憐的傢伙正被人打呢。」

那確實不是打架,四五個人正一起圍毆一個傢伙呢,那可憐的傢伙瞬間就被打倒在地,只能抱著腦袋,任憑這些人不停用腳踢他,不過這傢伙雖然可憐,卻也挺硬氣,被打得這麼慘,也硬是沒有求饒,連救命也沒有喊一聲。

「喂,你們快住手!」雲清終於看不下去了,便大聲喊了一句。

「別多管閑事!」

「不關你事,滾遠點!」

「別亂找麻煩!」

……

這幾個人卻是頗為兇狠,反倒朝雲清一陣怒叱。

雲清頓時就惱了,然後她就沖了上去,幾拳加幾腳,把這幾個傢伙全部打倒在地,打完之後她便有點自責,真是近墨者黑啊,跟夏天這暴力男人睡久了,她也變得暴力了。

那幾個傢伙一看情勢不對,倒是爬起來就趕緊跑掉了,雲清也沒追,畢竟這也不管她的事,只是有點看不過眼而已。

「謝,謝謝……」被揍得稀里嘩啦的傢伙此刻也終於頗為艱難的爬了起來,可憐這傢伙已經是鼻青臉腫,嘴角還有血跡。

「是你?」雲清卻是微微有點驚訝,這個人居然還真算是她認識的,因為他就是前幾天差點撞到她的車,後來又在廣場和一個女人拉拉扯扯的那傢伙,雲清還記得,那個女人叫喊這傢伙武霄。

武霄此刻也認出了雲清,畢竟雲清這種漂亮的女人,而且還有過差點撞車的經歷,他的印象還是挺深刻的。

「雲清姐姐,我們走吧,別理這可憐的傢伙,老婆被人搶了,現在又被人揍了。」夏天卻拉著雲清就走,他可沒心情來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