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九百九十一章 病情複發的

正文_第九百九十一章 病情複發的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4087

nbspnbspnbspnbsp喂,小氣鬼,你還沒走嗎?」夏天迎了過來,這人正是寧潔,上次夏天給她治了病之後,就沒再管她,本以為她已經離開這裡了,卻沒想到又看到她,這讓夏天也有點納悶,這小氣鬼難道捨不得這地方了?

nbspnbspnbspnbsp寧潔現在這一身打扮,依然跟上次差不多,下面穿著一條褲管很細的牛仔褲,將她那纖細的長腿更為直觀的勾勒出來,上身依然是穿著一件襯衣,在這個剛剛下過雪的天氣,穿這麼一身確實有點不太尋常,不過好在她手上還拿著一件大衣,這也能讓人認為,她或許只是剛剛走路有點發熱,所以才把大衣脫了下來。

nbspnbspnbspnbsp寧潔有些心事重重的樣子,她剛進門的時候也是低著頭,根本就沒發現夏天,直到聽到夏天的聲音,她才有些受到驚嚇的樣子停住身子,抬頭看著夏天:「啊,你,你也在啊?」

nbspnbspnbspnbsp「廢話,我當然在了,你怎麼還在呢?」夏天有點納悶的看著寧潔,「你是一直沒走還是剛剛又來了這裡呢?」

nbspnbspnbspnbsp「一直沒走呢,不過這幾天我也沒一直住酒店,去外面逛了逛。」寧潔終於稍稍冷靜了一下,用複雜的眼神看了夏天一眼,語氣稍稍低了一些,「先回房吧,回房再說,其實,我正要找你呢。」

nbspnbspnbspnbsp「你找我做什麼?」夏天有點奇怪。

nbspnbspnbspnbsp「等會再說。」寧潔走向電梯,按了按電梯門,電梯此刻正好沒人,他們也就馬上走了進去。

nbspnbspnbspnbsp電梯開始上行,夏天卻盯著寧潔看了好大一會,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nbspnbspnbspnbsp「奇怪,你的身體怎麼又有點不正常似的。」夏天有點迷惑,然後一探手,抓住了寧潔的手腕,開始探查她身體的情況。

nbspnbspnbspnbsp寧潔沒有掙脫,任由夏天抓住她的手腕,只是那張白皙的俏臉,此刻卻微微帶著一絲不安,她欲言又止,最終卻還是什麼也沒說。

nbspnbspnbspnbsp電梯很快在九樓停了下來,夏天也在這時放開了寧潔的手,兩人走出電梯,然後來到九零一房間門口,寧潔拿出房卡開了門,這個房間也是上次她住的房間,看起來,她是真的沒有離開這裡,至少,她一直沒有退房。

nbspnbspnbspnbsp兩人進了房間,寧潔又關上房門,然後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我的身體是不是又有問題了?」

nbspnbspnbspnbsp「你這幾天真的沒離開木陽縣?」夏天反問道。

nbspnbspnbspnbsp「沒,真的沒有,怎麼了?」寧潔有點不安的反問道。

nbspnbspnbspnbsp夏天顯得很迷惑,他看著寧潔,在那自言自語:「沒道理啊,按理說,我上次已經給你治好了,你不應該複發才對,怎麼你身體里,又聚集了那麼多的陰火,而且感覺比上次還要多呢?」

nbspnbspnbspnbsp「我,我真的複發了?」寧潔俏臉微微變色,「怪不得我今天又覺得有點冷,雖然沒上次發作的時候那麼嚴重,可我還是有點擔心,所以我才準備等會找你的,只是沒料到剛好在下面碰到你了。」

nbspnbspnbspnbsp「你剛說找我有事,就是又找我給你治病啊?」夏天隨口問道。

nbspnbspnbspnbsp「是啊。」寧潔點了點頭,然後有點不安的問道:「你,你不會不想給我治病了吧?」

nbspnbspnbspnbsp「不是,不過呢,我得想想這次怎麼給你治病才能讓你不複發。」夏天一副在認真考慮的樣子,「看來上次我只是給你治標沒有治本,這次我得想個治本的辦法。」

nbspnbspnbspnbsp「那個,其實你先給我治標也行的,反正你上次也只是扎了幾針,挺快的吧?」寧潔連忙說道:「我現在感覺越來越冷,似乎又要發作了。」

nbspnbspnbspnbsp「真的要發作了嗎?」夏天又抓住寧潔的手腕查看了一下,然後自言自語,「好像陰火似乎正在聚集,看來確實要發作了。」

nbspnbspnbspnbsp「那,那你快先幫我治一下啊,不管是治標還是治本,我都無所謂了,冷起來的時候,很難受的。」寧潔有點焦急的說道,那種冷得骨髓里的經歷,她真的不想再經歷一次。

nbspnbspnbspnbsp夏天想了想,然後搖搖頭:「不行,我現在不能給你治病。」

nbspnbspnbspnbsp「為什麼?」寧潔頓時急了,說著她卻不自覺的打了個哆嗦,那種深入骨髓的寒意,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襲來。

nbspnbspnbspnbsp「我得弄清楚你的真正病因,所以我決定等你徹底發作,再查看你身體的情況,這樣的話,我就應該能給你治本了。」夏天很認真的說道。

nbspnbspnbspnbsp「可是,我,我現在真的很冷……」就這麼一會兒,寧潔的牙關已經開始打顫,這股寒意來得很快,跟上次的經歷幾乎是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