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九百八十五章 漂亮就可以

正文_第九百八十五章 漂亮就可以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596

「這樣看著我做什麼?」趙雨姬終於發現夏天那灼灼的眼神,有點不太自然的問道,但這一次,她的語氣倒是頗為溫柔,並沒有半點生氣的味道。

「大妖精老婆,我發現你越看越漂亮。」夏天很認真的回答道。

「漂亮又有什麼用呢?」趙雨姬淡淡的說道。

「漂亮當然有用啊,漂亮就可以給我當老婆,給我當了老婆,你就會一輩子開心,也就是說呢,漂亮就可以開心一輩子。」夏天一本正經的說道。

趙雨姬沒有說話,她不想去說這傢伙的詭異邏輯,她其實很想知道,給這傢伙當老婆,真的會一輩子開心嗎?

沐晗,那個在京城裡和她同為京城四朵名花之一的美艷女子,就是這個傢伙的所謂老婆,而沐晗和她其實不算熟,儘管算起來,她們之間的關係應該很密切,不過,她確實知道,沐晗現在日子過得很不錯,似乎真的很開心。

還有她那個妹妹,只有十六歲的夭夭,整天喜歡搗亂的丫頭,也名義上成為了這個傢伙的老婆,她不知道自己這妹妹是否真的能開心一輩子,但現在,她似乎真的比以前更開心了,難道說,這個傢伙真的有著一種特殊的魔力,能讓每個跟他一起的女人都過得很開心?

一絲冰涼的感覺突然從臉頰上傳來,趙雨姬從陳思中驚醒,然後抬頭看了看,一片片棉絮般雪白的雪花,正從天空飄落。

「下雪了。」趙雨姬喃喃自語,然後不由自主的看向夏天,這個傢伙不久前說過,今晚會下雪,結果真的下雪了,她仔細想了想,然後便發現,這傢伙說過的話,似乎都能變成真的。

「大妖精老婆,可以吃了。」夏天卻朝趙雨姬燦爛一笑,將香噴噴的兔肉從烤架上拿了下來,然後隨手就撕了一塊遞給趙雨姬。

「好香。」這是趙雨姬發自內心的讚歎,早就餓了的她也沒客氣,撕下一小塊就塞進嘴裡,然後又忍不住讚歎了一句,「很好吃。77nt.Com千千小说网」

「大妖精老婆,好吃就多吃點,不夠的話,我等會再去抓一隻兔子回來。」夏天笑嘻嘻的說道,一邊說一邊也往自己嘴裡塞兔肉。

就這樣,趙雨姬又開始了生平最為難忘的晚餐,她不知道自己吃了多少,她只知道,她和夏天一起吃掉了這隻兔子,而後來,那幾隻所謂的貴人鳥,也被他們倆分而食之,一點也不剩。

「大妖精老婆,還想吃嗎?」夏天這時又問道。

「有點想,不過不能吃了,我肚子已經有點撐了。」趙雨姬實話實說,然後輕輕咦了一聲,「雪停了嗎?」

趙雨姬一邊問一邊抬頭看了看,因為她似乎記得已經很久沒有雪花落在她身上,只是這麼一看,她卻發現,雪不但沒停,而且下得更大了,而在火光的照映下,她甚至能看到附近一些地方的雪起碼已經有了幾厘米厚,只是更讓她驚訝的是,這些雪花從空中墜落,但在她和夏天的周圍,雪花卻會自然飄開,根本就不會落到他們倆的身上,而這,也正是她這麼久都沒有感覺到雪花落在臉上的原因。

大雪紛飛,卻沒有一絲落在身上,而趙雨姬也同樣沒有感覺到一絲寒冷的感覺,儘管她正坐在火堆旁邊,但這怎麼看起來也都是不正常的,因為她連一絲冷風都沒感覺到,相反,她發現自己反倒是被一股暖氣包圍著。

「為什麼雪不會落到我們身上?」趙雨姬終於忍不住問道。

「因為我不讓它們落在我老婆身上。」夏天一本正經的回答道。

趙雨姬頓時確定了自己的推測,這果然是夏天做到的,只是,她真的想不明白,這個男人怎麼會強大到這種地步,這真的是人類可能擁有的能力嗎?

火依然在熊熊燃燒之中,夏天之前不知道在哪裡弄了很多木材過來,估計燒一個晚上都沒問題,而儘管雪下得很大,但這雪花落在火堆上,並不足以熄滅這個火堆,反而似乎讓這火越燒越旺。

「大妖精老婆,你困了嗎?」夏天這時開口問道。

「不困。」趙雨姬下意識的回答了一句,然後有點納悶的詢問:「你問這個做什麼?」

「大妖精老婆,你看天很黑了對不對?」夏天反問道。

趙雨姬沒好氣的白了夏天一眼:「我當然知道天黑了,我又不是瞎子。」

「大妖精老婆,天黑了就該睡覺了啊!」夏天一本正經的說道。

趙雨姬總算明白了,這傢伙說來說去就是在問她要不要睡覺,拐彎抹角的,一看就是不安好心。

本想說自己現在不想睡,只是,一個念頭卻突然從她腦子裡閃過,她要不要今晚就實行那個計劃呢?

雖然今晚她完全沒有準備,可才跟他相處了一天,她便開始覺得,跟他相處時間越久,她就越難以下手,還不如就選在今天晚上。

更重要的是,她其實一直都在擔心一個問題,那就是,如果她真的殺了夏天,然後被夏天的那些女人得知,特別是萬一被沐晗知道的話,恐怕沐晗的報復會隨之而來,但如實在今晚,這個風雪交加的晚上,在這個荒無人煙的懸崖底下,她悄無聲息的殺了夏天,誰又會知道他到底是怎麼死的呢?或許,別人只會以為夏天一直失蹤而已。

「這地方能睡嗎?」趙雨姬故意裝作不高興的樣子,「你別告訴我,你又在這裡搭個木房子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