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九百六十二章 離夏天遠點

正文_第九百六十二章 離夏天遠點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2918

nbspnbspnbspnbsp「我早告訴過你,你不需要問任何問題,你只需要聽從命令行事!」電話那頭的男聲顯得甚是不悅。

nbspnbspnbspnbsp「那,那我有件事要彙報。」安小蓓急忙改了個說法。

nbspnbspnbspnbsp電話那頭的聲音果然緩和了一些:「有什麼需要彙報的?」

nbspnbspnbspnbsp「鵬飛他今晚差點被人綁架了,對方似乎是國外的特工。」安小蓓輕聲說道:「我懷疑他們也是沖著鵬飛的父母來的。」

nbspnbspnbspnbsp「有這事?」電話那頭的聲音有點驚訝,隨即卻明白過來,「你剛說有事要問我,是懷疑這事是我們做的?」

nbspnbspnbspnbsp「不是,我只是想問問……」安小蓓急忙解釋。

nbspnbspnbspnbsp「你不用掩飾,你有這個懷疑很正常,不過我可以告訴你,這事跟我們無關,我們若是真要綁架史鵬飛,還需要派什麼外國特工嗎?你直接把他送過來就行了。」電話那頭的男人冷冷的說道:「現在你跟我說說,一共有幾個人想要綁架史鵬飛?確定了他們的來歷嗎?」

nbspnbspnbspnbsp「我不太清楚,只知道是四個人,都帶了槍,聽語音應該是歐美的,可能是美國的。」安小蓓低聲說道:「三個男的,一個女的。」

nbspnbspnbspnbsp「四個人?那你們怎麼沒事的?」電話那頭的男人頗有點驚訝。

nbspnbspnbspnbsp「我們有個保鏢,似乎是中國這邊的特工,然後,有個叫夏天的出現……」安小蓓剛說到這裡,電話那頭的男人突然不自覺的抬高聲音打斷了她的話:「你說誰?夏天?春夏秋冬的那個夏天?」

nbspnbspnbspnbsp「是夏天,但具體我不知道,我沒看到他,只是聽到他說了幾句話,他一進來馬上就又走了,不過他走了之後,那幾個外國特工都已經昏迷在地上。」安小蓓說到這,不由得疑惑的問了一句,「這個夏天,有什麼問題嗎?」

nbspnbspnbspnbsp「見鬼,看來真是他!」電話那頭的男人語氣變得有些惱火,「你馬上和史鵬飛離開那裡,離夏天遠點,越遠越好!」

nbspnbspnbspnbsp「這……」安小蓓一時有點納悶,「為什麼?」

nbspnbspnbspnbsp「我讓你別問,照做就是!」電話那頭的男人突然吼了一聲,然後就直接掛了電話。

nbspnbspnbspnbsp安小蓓一時呆了呆,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聽錯了,電話那頭那個幾年來控制著她,一直在電話里對她發號司令的人,那個一直以命令語氣跟她說話動輒就發怒的人,似乎語氣里有了一絲恐懼?而她若是沒猜錯的話,那個人之所以害怕,就只是因為她提到了夏天這個名字?

nbspnbspnbspnbsp「那個夏天,到底是什麼人呢?」這一刻,安小蓓突然發現,她很迫切的想要弄明白這個問題。

nbspnbspnbspnbsp************

nbspnbspnbspnbsp第二天早上,賓館房間里。

nbspnbspnbspnbsp激越的交響曲聲音從床邊傳來,一隻雪白的藕臂從杯子里伸出,拿過手機,接通了電話,聲音裡帶著幾分慵懶的味道:「喂,哪位?」

nbspnbspnbspnbsp「姐,是我,小光。」電話那頭傳來有點不安的聲音,「姐,我這邊出了點事,你能不能過來一趟?」

nbspnbspnbspnbsp「什麼事?」雲清往被子里縮了縮,這屋裡有點冷,雖說她現在身體不錯,不怎麼怕冷,但她現在畢竟什麼也沒穿呢。

nbspnbspnbspnbsp「就是前天晚上的事情,那個牛大根酒精中毒死了,現在他家裡人在鬧,昨天他們還在跟火鍋店扯皮,可今天卻找上我了,說我跟牛大根喝了酒,牛大根酒精中毒我也有責任,這會兒我正在公an局,和他們協商這件事呢。」雲志光有點鬱悶,「姐,我想你是律師,應該知道該怎麼處理這種事吧?我這真有責任嗎?」

nbspnbspnbspnbsp「小光,這個事情不好說,其實你跟牛大根也沒喝什麼酒,真正有責任的應該是那個交通局的什麼王局長。」雲清想了想說道。

nbspnbspnbspnbsp「姐,我也是這麼說啊,可人家說,那王局長也死了,總不能找個死人負責吧?這不,他們就要找我賠錢了。」雲志光甚是鬱悶,現在牛大根死了,他的生意可能要泡湯不說,還要搭上一筆錢的話,那就實在是太虧了。

nbspnbspnbspnbsp「他們想要你賠多少錢?」雲清想了想,開口問道。

nbspnbspnbspnbsp「牛大根老婆開口就要二十萬,要是賠了他二十萬的話,那交通局的王局長不也得賠二十萬嗎?公an局這邊的人跟我說,讓我意思意思一下,每家賠個十萬就算了。」雲志光低聲說道:「可是姐,不說我現在拿不出這麼多錢,就算能拿出來,我也覺得憋屈啊,這錢根本不該我賠啊,我才跟他們喝那麼幾杯酒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