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七十七章 天籟

正文_第七十七章 天籟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6  字數:3450

第七十七章天籟

「王隊,不是,我,我只是……」光頭被王劍罵得不知所措,這到底出啥事了?

「天哥,這裡的事情,就讓我幫您解決好了,這麼點小事,哪能讓您親自出馬呢?」王劍沒理會光頭,只是一臉恭敬的對夏天說道。

頓了頓,王劍又看著丁豹,語氣里有著一絲不悅:「阿豹,你怎麼做事的呢?這種小事,你要搞不定,就跟我說,怎麼能麻煩天哥?」

「那是,王哥說的是!」丁豹表面上應承,心裡卻在罵:「跟你說,要我直接去跟你說,你丫會讓我把歌廳直接送給光頭!」

丁豹到現在也沒搞清楚狀況,他只是已經開始隱約感覺到,自己這一次,真是賭對了,這天哥的來頭,還真不是一般的強悍。

「就是啊,小壞蛋,這麼點小事,讓他們自己搞定好啦,我要去唱歌。」柳夢就想拉著夏天離開。

「嫂子,您想唱歌,就在這裡唱吧,這是最好的包房,我們去別的地方就行。」王劍連忙說道。

「是嗎?那好吧,你們快出去啦,我要唱歌咯!」柳夢馬上便開始趕人,同時招呼著另外兩女,「小曼,馨馨,我們來唱歌吧!」

「大哥,那我們先出去了!」王傑便想離開。

「快走!」看光頭在那猶豫,王劍朝他吼了一句。

光頭被嚇了一跳,趕緊起身,帶著四個小弟匆匆離去。

「天哥,嫂子,你們慢慢玩。」王劍點頭哈腰的打了個招呼,最後走出了包房,而這偌大的包房裡,也只剩下了夏天和三個女人。

「來,小壞蛋,你唱個歌給我聽!」柳夢把話筒遞給夏天。

夏天撓了撓頭:「我不會。」

「什麼嘛,我還以為你什麼都會呢!」柳夢有點不高興,然後又把話筒遞給柳雲曼,「小曼,你來唱一個吧!」

「姑姑,我先去選歌。」柳雲曼只得接過話筒,她知道柳夢對新千年以後的歌都不會熟悉,最後便唱了首老哥,恰似你的溫柔。

柳雲曼的歌唱得還不錯,說起來,自從夏天聽過自稱ktv小天后的趙青青唱歌之後,他便幾乎覺得所有人唱歌都不錯了。

「好聽好聽,再來一首!」柳夢拍著巴掌,像個快樂的小女孩。

柳雲曼只得又唱了一首,然後柳夢又說好聽,就又來一首,就這樣,柳雲曼一口氣唱了五首歌,終於覺得嗓子有點不舒服,再也不肯唱,把話筒交給了孫馨馨。

「小壞蛋,人太少了,把剛剛那些人都叫來唱歌吧!」柳夢覺得不夠熱鬧,沒辦法,夏天只得給胖子打了個電話,讓他們辦完事情後,馬上來唱歌。

不一會,胖子帶著丁豹黑三王劍還有光頭走了進來,後面還跟了幾個男女,柳夢讓他們一個個唱歌,這幫人不知道這位童顏**的小仙女到底是啥身份,可也不敢得罪她,沒辦法,不管會不會唱,他們都只能每個人嚎幾句,還別說,這一來,包房裡變得熱鬧了許多,而包房裡越熱鬧,柳夢就越開心。

一旁的柳雲曼暗暗苦笑,天知道這位姑姑在寂寞中度過了多少年,現在好不容易能有這麼熱鬧,她開心也是正常的。

「姑姑,你不是說要唱歌嗎?」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柳雲曼終於忍不住慫恿這姑姑,「你也唱首歌吧!」

「好啊,我也唱!」柳夢咯咯笑著站了起來,「你們都不許說話,聽我唱歌!」

她這麼一嚷,這個包房便都安靜了下來。

「姑姑,你要唱什麼歌?我去幫你點歌。」柳雲曼問道。

「不點了,我唱我自己的歌!」柳夢擺擺手,然後便拿起話筒,開始了清唱。

我靜靜的躺在床上,

我看不到外面的世界,

我能聽到他們的聲音,

我努力的跟他們說話,

可他們聽不到我的聲音,

我只能唱著我的歌謠,

那只是屬於我的心聲……

眾人不知不覺沉醉其中,他們似乎看到一個寂寞的少女,正在緩緩敘述著她的憂傷,空靈純凈的聲音,似乎沒有絲毫的雜質,這一刻,眾人突然發現,他們真正理解了什麼叫做天籟之音,這就是天籟之音!

不知不覺中,柳雲曼已經是淚流滿面,這一刻,她已經完全理會到姑姑十六年來的痛苦,如果一個人真的昏迷十六年,那其實不算痛苦,可痛苦的是,她卻沒有真正的昏迷,她能感知到外面的世界,可卻沒人能感覺到她的聲音,她無法跟外面交流,便只能自己譜寫著歌曲,一遍遍的唱給自己聽,而她就是用這種方式,度過了漫長的十六年。

夏天心裡也很難受,他感覺到了柳夢的那種寂寞,這讓他似乎看到了神仙姐姐,十六年來,神仙姐姐雖然有他陪伴,但他卻一直覺得,神仙姐姐很寂寞,似乎有著一種無人可以理解的寂寞,從柳夢的歌聲里,他感覺到了柳夢和神仙姐姐的相似之處,她們的那種寂寞,似乎是一樣的,可柳夢是因為昏迷十六年,神仙姐姐沒有昏迷,她有自己陪伴,山上還有他的三位師傅,可她為什麼依然是那麼的寂寞呢?

不知什麼時候,歌聲已經停止,可包房裡依然是寂靜無聲,每個人都沉浸在無與倫比的音樂之中,難以自拔。

「我唱得不好聽嗎?」柳夢不高興的嚷道,「幹嘛都沒人鼓掌?」

「姑姑,不是不好聽,是實在太好聽了,大家都還在回味呢!」柳雲曼抹了抹眼睛,擦去淚水。

「真的嗎?」柳夢有點開心,不過還是有點懷疑。

「真的很好聽,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