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七十三章 一絲生機

正文_第七十三章 一絲生機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6  字數:3409

第七十三章一絲生機

黑三車還沒有停穩,夏天便已經開門跳下了車,飛快奔向醫院,幾十秒之後,便看到焦急的葉夢瑩和臉色凝重的葉少雄。

「夏天,你來了,快……」葉夢瑩還沒說完,夏天卻已經進了病房。

和昨天一樣,病房裡又塞滿了人,除了葉家一群人之外,還有兩個醫生。

「你還敢來?」看到夏天,葉志義一副氣憤填膺的樣子。

夏天卻沒心情去理會他,順手一掀,將所有擋在他前面的人掀了開去,閃身來到床前,兩根手指搭上老人的手腕,開始診脈。

老人的皮膚乾枯得更加厲害,從他身上已經難以感覺到生機,這讓夏天想不明白,他對自己的醫術很有信心,按照他昨天的診治,老人能順利的活上半年,不可能一夜之間變成這幅模樣。

「豈有此理!來人,把這害人的庸醫給我轟出去!」那邊葉志義卻是大怒。

「誰敢動?」葉少雄沉喝一聲,幾個蠢蠢欲動的男人便馬上恢復若無其事的樣子。

「好啊,你們兄妹倆,一個昨天帶來庸醫差點把老爺子治死,另一個害怕老爺子不死,非要讓這庸醫把老爺子弄得斷氣才滿意是不是?」葉志義一臉憤怒,「我已經報警,警察馬上就會來的!」

「二叔,到時候警察來抓誰還說不準呢!」葉少雄冷哼一聲,「現在你就給我安靜一點吧!」

「你!」葉志義大怒,「你還知道我是你二叔嗎?有你這樣跟二叔說話的嗎?」

「我叫你聲二叔,只是因為你姓葉!」葉少雄冷笑一聲,他可不會把這二叔放在眼裡。

夏天神情變得有點凝重起來,老人的狀況之差,遠遠超乎他的預料,短短的一個晚上時間,老人卻已經真正到了油盡燈枯的時候。

葉志義和葉少雄的爭吵,並沒有對夏天造成什麼影響,他手上已經多了一根銀針,驀然朝老人扎了下去。

冰火靈氣透過銀針輸入老人的身體,聚集著老人那最後一點生機,足足過了三分鐘之久,夏天才抽出銀針,緩緩吐了一口氣,若是他遲來半個小時,老人只怕已經氣絕而亡了。

「夏天,爺爺怎麼樣了?」葉夢瑩急切的問道。

「暫時死不了。」夏天有點不好意思,「不過暫時也醒不了。」

「那爺爺什麼時候可以醒過來?」葉夢瑩問道。

「我也不知道。」夏天有點無奈,「我暫時也沒辦法讓他醒過來。」

「怎麼會這樣?」葉夢瑩有點難以接受,「你昨天不是說爺爺可以活半年的嗎?」

「昨天是昨天,現在是現在,情況已經不同了。」夏天掃了病房其他人一眼,接著問道:「美女姐姐,昨晚還有人給你爺爺治過病嗎?」

「昨晚?」葉夢瑩一愣,「應該沒有啊,不過我大概十二點鐘的時候就走了,之後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

「夏天,你怎麼會這麼問?」葉少雄敏銳的感覺到有問題,「是不是昨晚有人對爺爺做了手腳?」

夏天拿出手機,看了一下時間,然後淡淡的說道:「現在是三點鐘,大概在十一個半小時之前,也就是昨晚三點半左右,有人對你爺爺施針,若是我沒來的話,你爺爺還有半個小時就會死了。」

「真是可笑,自己醫術不精,害死老爺子,居然怪到莫須有的第三人身上!」葉志義一聲冷笑,「夏天,你就準備坐牢吧!」

「二叔,據我所知,昨晚在醫院陪著爺爺的,就是你吧?」葉少雄冷冷的看著葉志義,「爺爺出事,第一個知道消息的也是你,我倒是很想知道,昨晚三點半的時候,你是不是正好在醫院呢?」

「笑話,我昨晚兩點就走了,只有醫院的護士在照顧老爺子!」葉志義滿臉慍怒,「你們兄妹倆找來一個庸醫,現在鬧出問題了,就想把責任推到我們身上,你這如意算盤倒是打得挺好啊?」

「就是!」

「明明就是他們倆的問題。」

「警察怎麼還沒來呢?等警察調查就清楚了。」

葉家其他人紛紛附和,矛頭全部對準葉夢瑩和葉少雄。

正吵鬧中,兩個人走了進來:「請問葉志義先生在嗎?」

「我是!」葉志義連忙迎了上去。

「葉先生,我是市公安局刑警李平,這是我的同事付准,請問是你報警這裡有人非法行醫致人死亡嗎?」這人正是夏天的老相識李平。

「是的,李警官,是我報的警。」葉志義連忙回答,然後一臉憤怒的指向夏天,「李警官,就是這個人非法行醫,害得我父親現在昏迷不醒,醫生說他隨時都可能去世,我要求你們把這個庸醫馬上抓起來嚴懲!」

順著葉志義所指的方向,李平看到了夏天,頓時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這傢伙真能惹事啊,昨晚剛見到他呢,現在居然又見到他了,幸好隊長沒來,要不隊長准被氣個半死。

「葉先生,事情是不是有點誤會?」李平自然不會真的馬上跑去抓人,只是很小心的問道,他雖然是個刑警隊的中隊長,可也得罪不起葉志義。

「李警官,夏天是我請來給我爺爺治病的,我爺爺現在變成這樣,也跟夏天無關,你們回去吧。」葉夢瑩走上前來解釋道。

「什麼叫跟他無關?」葉志義一聲冷哼,「就是他治了病之後,老爺子才變成這樣的!」

「二叔,在夏天給爺爺治病之前,爺爺昏迷著,現在爺爺也是昏迷,不管你想怎麼說,夏天也都沒責任吧?」葉夢瑩淡淡的說道。

「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