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七十章 買戒指

正文_第七十章 買戒指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6  字數:3456

第七十章買戒指

夏天倒也沒去追舒靜,他拉著孫馨馨的手:「馨姐,我們走吧。」

至於陳志剛,他還呆如木雞的站在場上,似乎難以接受這個事實,夏天也懶得去管他。

孫馨馨有點同情的看了陳志剛一眼,卻也沒去說什麼,陳志剛今天的表現,其實有點讓她失望,或者說,跟她印象中的那個陳志剛,已經越來越難以對上號了。

「夏天,能把你的手機號留給我嗎?」姜峰追了過來。

「沒問題。」夏天答應得挺爽快。

看看時間,卻還不到十一點,夏天便又提議:「馨姐,你的手機還要買嗎?不如我們先去買手機吧。」

「好。」孫馨馨答應了下來。

因為體院離步行街本來就挺近,所以他們再次去了步行街,還是昨天那家手機店。

孫馨馨不是什麼有錢人,存下一點錢,前些日子被張大柱敲詐去了一大半,加上她本身也不是花錢大手大腳的人,因此最終她也就花了一千多塊買了款三星的,今天沒有陳志剛打擾,買手機倒是挺順利,只用了不到半小時就搞定了。

或許是昨天逛街被打斷,孫馨馨想要補回來,因此她買完手機後,便拉著夏天繼續逛,讓夏天覺得有點遺憾的是,孫馨馨今天不再換衣服給他看了,她今天的目標是鞋子和包包,不過她的興趣依然在逛,自始至終啥都沒買。

「我們先吃點東西吧,吃完東西再逛!」十二點多的時候,孫馨馨總算感覺到肚子在抗議了。

兩人又跑去那個美食城,不過不是去吃巴西烤肉,而是在二樓吃了兩份快餐,孫馨馨逛街心切,也沒心情慢慢吃飯,只想補充體力,讓她可以繼續逛街而已。

夏天卻在這時候接到了一個電話,乃是黃海濤打來的。

「夏神醫,我是黃海濤啊!」黃海濤在電話里甚是恭敬,「我已經把錢給你送來了,可你不在花店,請問我要把錢交給誰呢?」

自從確認兒子腦中的淤血已經消除之後,黃海濤便馬上給夏天準備錢,雖說一百萬對黃海濤來說不是小數目,但他也還是能拿得出來的。

而今天,看到兒子言行方面都完全正常,黃海濤更是高興,本來對夏天還有那麼點意見,此時也基本上消失了,實際上,這幾個月里,為了給兒子治病,他花費也不少了,可卻一點效果都沒有,現在花一百萬,就讓兒子完全恢復,他還是覺得挺值。

黃海濤沒有賴賬的打算,也不敢賴賬,因此上午準備好現金,便在中午送到了馨馨花店,可花店卻只有方曉茹一個人,黃海濤自然是不敢把這麼大筆錢就這樣給一個女孩子,因此便給夏天打了電話。

「我在步行街陪老婆逛街呢,要不你把錢送這裡來吧!」夏天隨口說道。

「好的,我這就送過去。」黃海濤倒也沒有推辭,掛了電話,便開車往步行街方向進發。

掛了電話,夏天有點興奮,他總算有點小錢了。

「馨姐,今天我請你吃飯。」夏天主動跑去付賬,然後孫馨馨從此就記住,夏天請她吃的第一頓飯,是十塊錢一份的快餐。

吃完飯,孫馨馨依然拉著夏天逛街,之所以要拉著他,其實是為了他的空調作用,雖說這幾天沒那麼熱了,可這大中午的,太陽照著依然讓人受不了,可有夏天這個天生的移動式空調隨身攜帶,孫馨馨就絲毫也不受這太陽的影響了。

經過周小生珠寶店時,孫馨馨猶豫了一下,終於還是沒進去。

「馨姐,怎麼不進去呢?」夏天卻有點奇怪,不是聽說女人都喜歡鑽石珠寶之類的嗎?

「裡面的東西比較貴,大都買不起,還是別進去了。」孫馨馨小聲解釋道。

聽她這麼一說,夏天便將她拉了進去:「沒關係,馨姐你看上什麼,我買給你就是。」

「你又沒錢!」孫馨馨給了夏天一個白眼,別人不知道,她還不知道嗎?這傢伙全身上下才幾十塊。

孫馨馨倒是還不知道,夏天馬上就有一百萬要到手了。

「我有錢!」夏天拉著孫馨馨便來到鑽戒區,「馨姐,我買個戒指送給你吧!」

珠寶店漂亮的售貨員已經很熱情的在跟夏天打招呼:「先生,要給女朋友買戒指嗎?」

「沒錯。」夏天點點頭,然後便伸手指著一個看起來最醒目的,「把那個拿來看看。」

「先生真是好眼光,這是我們店裡最好的一款鑽戒,鑽石有一克拉,而且品質上佳……」售貨員背書一般的飛快介紹起來,到最後有點艷羨的看著孫馨馨,「小姐,你要不要戴了試試?你這麼漂亮,也只有這樣的戒指才能配得上你了。」

孫馨馨沒有說話,沒有幾個女人不喜歡鑽戒的,孫馨馨也不能免俗,看到這個戒指的時候,她第一眼就很喜歡,可她也明白,這種戒指,她是肯定買不起的。

「拿出來試試吧!」夏天卻開口說道。

「好的,先生!」售貨員甚是歡喜,雖然以她的眼光,能看得出夏天那一身都不值錢,可這年頭很多有錢人都低調,她可不敢因此就判定這人沒錢,她覺得,既然有這麼漂亮的女朋友,這男人多半是有錢人。

售貨員正要拿出那個一克拉的鑽戒,卻有個突兀的聲音插了進來:「這個戒指我要了!」

夏天頓時惱了,這誰跟他過不去呢?

轉頭一看,更加不高興起來,這麼又是這個臟女人?

正所謂冤家路窄,這才幾個小時,夏天便又跟這叫余艷且睡了整個籃球隊的女人相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