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六十章 瘦竹竿

正文_第六十章 瘦竹竿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6  字數:3351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六十章瘦竹竿

「是嗎?」陳志剛冷哼一聲,「既然你這麼有自信,那我們來賭一場如何?」「賭什麼?」夏天隨口問道。

「我們就賭最簡單的,投籃!」陳志剛不屑的看著夏天,「若是你輸了,就不要打馨馨的主意,敢賭嗎?」舒靜不由得看了陳志剛一眼,雖然她和陳志剛挺熟,卻覺得他真有點不厚道,人家不會打籃球,他卻跟人家賭投籃,這不是明擺著欺負人么?

夏天卻反問一句:「這麼說,要是你輸了,以後就不來纏馨姐了?」「不錯!」陳志剛嘴裡答應,心裡卻不以為然,他怎麼可能會輸呢?要知道,他最擅長的就是投籃,就是職業選手,也未必是他的對手。

「好吧,雖然我不喜歡拿自己老婆當賭注,不過反正我贏定了,那就賭了吧!」夏天答應了下來。

「那好,時間就約在明天上午吧,我們下午有比賽,上午有訓練,剛好也有人見證。」陳志剛說道。

「隨便。」夏天反正是什麼時間都行。

孫馨馨卻有點氣惱的看了夏天一眼,她倒不是惱夏天拿她打賭,而是惱這傢伙答應得這麼隨意,難道他就一點也不擔心把她輸掉嗎?

有了這麼一場賭注,接下來陳志剛倒也沒故意跟夏天過不去,順順利利的吃完午餐,陳志剛還主動去買了單,然後便熱情的邀請孫馨馨繼續逛街。

只是孫馨馨卻已經沒有了逛街的心情,連帶著手機都不想買了,她搖搖頭,找了個借口:「志剛,花店還有點事,我們就先回去了,明天我會和夏天一起來體院的,到時候我打你電話就是了。」「馨馨,你不是還要買手機嗎?」陳志剛滿腔的熱情卻被潑了盆冷水,自然有點不甘心。

「下回再買吧。」孫馨馨跟另外那兩人也打了個招呼,「姜峰,舒靜,我們先走了,明天見!」孫馨馨扯了夏天的胳膊一下,兩人轉身離去。

「一個破送花的,居然跟我爭!」盯著夏天的背影,陳志剛很不屑。

「志剛,你可別小看夏天,他跟你那初戀情人的關係,怕是不尋常。」一直沒說話的姜峰開口說道。

「我也有這種感覺。」舒靜附和了一句。

「哼,他們能有什麼關係?我就不信馨馨會選他不選我!」陳志剛卻是信心十足。

姜峰搖搖頭,和舒靜相視一眼,卻也沒再說什麼。

下午三點多。

夏天抱著一束香水百合,出現在柳雲曼的門口,伸手按響了門鈴。

門很快打開,一張化了煙熏妝的臉蛋出現在夏天的視線中,顯然這人不是柳雲曼,而是柳雲曼那個長得像瘦竹竿的妹妹。

「哇,好漂亮的百合,謝謝了!」看到這束花,煙熏過的瘦竹竿伸手就想搶過去。

夏天手一縮,瘦竹竿頓時抱了個空,有點不滿的瞪了夏天一眼:「還神醫呢,這麼小氣!」「花可不能順便送,我不想被人誤會我喜歡你。」夏天理由十足,他閃身進屋,一眼便看到柳雲曼,便飛快走上前去,「雲曼姐,送你的。」「謝謝,我很喜歡。」柳雲曼接過花,臉上露出開心的神情。

一旁的瘦竹竿卻很不高興:「喜歡我很丟人嗎?」夏天看了她一眼,認真的點了點頭:「是很丟人,別人會懷疑我的品味。」「你!」瘦竹竿氣壞了,「你看清楚點,我也是美女!」夏天搖搖頭:「我看得很清楚,你不是美女。」「你你你……」瘦竹竿氣得直跺腳,「你眼光有問題!」「我眼光一直很準的。」夏天對瘦竹竿指責他的眼光很不滿,「你有一米七高,卻只有九十斤重,全身上下沒有一點肉,你那胸都不需要戴胸罩,根本沒發育,對了,我這有瓶豐乳霜,可以讓你至少發育到b,賣給你咋樣?」瘦竹竿傻眼了,這傢伙眼光怎麼這麼毒?

但很快,她還是很氣憤的反駁:「誰說我胸沒發育的?要不要我脫衣服給你看?」「你想脫就脫,反正我是不看的,免得看了做噩夢。」夏天隨口說道。

「你,你氣死我了!」瘦竹竿快要抓狂了。

「好了,你們倆別像冤家似的。」柳雲曼有點無奈的開口說道,「小櫻,我早說過你,別打扮得那麼亂七八糟的,你非不聽,現在被人說你不漂亮,你又不高興。」「姐姐,他現在不是說我不漂亮,是說我身材差!」瘦竹竿很氣憤,「我身材有那麼差嗎?」「小櫻,你身材挺好的,很適合去做服裝模特。」柳雲曼柔聲安慰著妹妹。

「姐姐,你也說我瘦!」瘦竹竿有點悲憤,那些服裝模特不都挺瘦的么?

柳雲曼有點無奈,只得繼續安慰妹妹:「小櫻,沒關係,你現在是生病了,等夏天把你的病治好,你再吃點東西補一補,身材就會變得更好的。」轉頭看著夏天,柳雲曼繼續說道:「夏天,你現在可以施針了嗎?要是可以的話,就先給小櫻施針吧?」「沒問題。」夏天點頭,實際上,昨天他跟柳夢治病的時候,根本就沒用逆天八針,所以他早就可以施針了。

「那我們就開始吧!」柳雲曼對這事比較心急。

治病的過程很順利,雖然瘦竹竿現在對夏天很不滿,恨不得咬他兩口,但她親眼見到昏迷十幾年的姑姑醒了過來,對夏天的醫術倒是絲毫也不懷疑,她也知道自己有病,而且是那種一定會死的病,現在有人幫她治病,她自然是求之不得,就算這醫生再討厭,她也會配合的。

不過,躺在床上的時候,她心裡暗暗發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