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五十一章 醫學神跡

正文_第五十一章 醫學神跡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6  字數:3351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五十一章醫學神跡

「你你你……」瘦竹竿指著門口的那人,一副見鬼的樣子,「咕咕咕咕……」寧老太太嘴唇也在哆嗦著:「夢……夢兒……」柳雲曼是徹底驚呆了,她聽到開門聲,本想衝進屋去看看姑姑的情況,可她卻怎麼也沒想到,她那昏迷了十六年的姑姑,就這麼活生生的站在她的面前!

柳夢穿著一襲月白睡衣,就那麼悄無聲息的站在門口,美艷絕倫,氣質脫俗,就像是個墜落凡塵的仙子,潔白無瑕,一塵不染。

那一頭差點垂到地上的烏髮,顯得分外醒目,十幾年來,柳夢的頭髮一直都在長,一直照顧她的寧老太太並沒有為她剪頭髮,而是任它一直變長,因為只有這樣,她才能感覺到自己的女兒還在長大。

「小曼,你都這麼大了啊!」笑嘻嘻的聲音響起,柳夢輕輕抬手似乎想要撫摸柳雲曼的腦袋,但伸到一半便停了下來,「記得上次見到你,你還只有這麼點高呢!」柳夢上一次見到柳雲曼的時候,乃是柳夢昏迷之前,當時的柳雲曼,才只有九歲。

「姑姑,你,你真的醒了?我,我不是在做夢吧?」柳雲曼獃獃的看著柳夢,用夢囈般的語氣說道。

柳夢嫣然一笑,朝前邁了一步,突然腿一軟,身體一歪,眼看就要倒下去。

「姑姑小心!」柳雲曼急忙將她扶住,沒有讓她摔倒。

「太久沒走路了,有點不太習慣。」柳夢吐了吐舌頭,甚是可愛,就像個十幾歲的小女孩。

握著柳夢那柔軟溫熱的手,柳雲曼終於確定,這不是做夢,她這躺在床上二十年,昏迷整整十六年的姑姑終於醒了,不僅僅是醒了,而且一醒來就能起床走路,這已經不只是奇蹟,簡直可以說是神跡!

別人在床上躺近二十年,就算醒過來,也起碼還要一年半載的才能完全恢復正常,而柳夢,卻僅僅只是有點不習慣而已。

神跡,確實是神跡,而這神跡,卻是由夏天所創造的,此時此刻,柳雲曼對夏天是發自心底的佩服,就算這人是個色狼,那也是個驚才絕艷的色狼!

「媽,你老了。」柳夢走向寧老太太,嬌嬌的一句話,頓時讓寧老太太老淚縱橫。

「夢兒!」寧老太太猛然抱住柳夢,「你醒了,你總算醒了……」柳家眾女喜極而泣,在那哭成一團,一旁的孫馨馨有點不自在,同時還有點擔心,夏天怎麼還沒出來呢?

「呃,死人了嗎?」孫馨馨正想著,夏天便出現在門口,看到哭泣的眾人,突然冒出這麼一句。

哭聲戛然而止,眾人都看向夏天,有點哭笑不得,有他這麼說話的嗎?

「喂,你才死了呢!」瘦竹竿瞪著夏天。

看到瘦竹竿,夏天卻是一呆:「哎,你唱戲的嗎?」「什麼唱戲的?」瘦竹竿一時沒反應過來。

「你要不是唱戲的,幹嘛把臉上塗得那麼嚇人呢?」夏天很費解的樣子。

「你才唱戲呢,你全家都唱戲的!」瘦竹竿頓時惱了,這傢伙居然說她是唱戲的,太惡毒了,婊子無情戲子無義,他居然說她是戲子,罵人也不帶這麼狠的!

「小櫻,別亂說話,他是夏神醫!」寧老太太總算恢復平靜,連忙出言呵斥。

「什麼?」瘦竹竿指著夏天,「他,他就是那什麼神醫?」「妹妹,別亂說話,夏天是來給我們治病的,姑姑也是夏天剛救醒的。」柳雲曼低聲說道。

「是不是啊,帥哥,你真這麼厲害?」瘦竹竿斜眼瞄著夏天,還是有幾分不相信。

「那是當然,我是天下第一神醫。」夏天得意洋洋的說道,第一次有人喊他帥哥,夏天很滿意,終於有人知道他是帥哥了。

「天下第一神吹吧,吹牛沒人有你厲害!」瘦竹竿撇撇嘴。

柳雲曼瞪了妹妹一眼,轉向夏天:「對了,夏天,之前有人打我電話找你,說是有急事,不過沒說是什麼事情。」「誰找我?」夏天連忙問道。

「她說她叫喬小喬。」柳雲曼把手機遞給夏天,「看,這是她的電話號碼!」「糟糕,雲曼姐,把你手機給我用一下。」夏天這才發現,自己手機忘記帶了,趕緊拿著柳雲曼的手機,把電話撥了回去。

「老婆,你找我有什麼急事啊?」電話一接通,夏天便急忙問道。

「老公,你能來一趟附一醫院嗎?」喬小喬柔聲問道,「我需要你來幫我救個人。」「好,我馬上回來。」夏天一口便答應下來。

「那好,我們等會見。」喬小喬開心的掛了電話。

「夏天,你有急事的話,那我先送你回去吧!」夏天剛掛電話,柳雲曼便主動提議。

「好的,謝謝雲曼姐!」夏天自是求之不得,他可不想跑回去。

「夏神醫,我不多留一會嗎?我們還沒來得及款待你呢。」寧老太太見夏天就要走,不禁有點不安,這人來這之後,連水都沒喝一口呢。

「奶奶,我以後還會來的。」夏天嘻嘻一笑。

「不許叫奶奶!」柳夢卻突然瞪了夏天一眼。

「夢兒,不能對夏神醫不敬。」寧老太太連忙呵斥女兒,然後又一臉不好意思的樣子看著夏天,「夏神醫,你對我們柳家的大恩,我老太婆記下了,日後不管什麼事,只要夏神醫一聲吩咐,我們柳家上下,一定惟命是從!」柳夢含糊的嘀咕了一句,之後便沒再說什麼,只是偷偷的朝夏天揮了揮拳頭,一副要揍他的樣子。

柳雲曼的銀色伊蘭特駛進醫院大門時,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