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四十七章 我是天才少女

正文_第四十七章 我是天才少女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6  字數:3284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四十七章和美女一起

昨天晚上,柳雲曼剛做完一台手術,便收到高名揚被送來醫院的消息,她打聽了一下,然後知道了夜佳人發生的事情。

柳雲曼當時很震驚,她震驚於高名揚這麼快就動手,更震驚於夏天的強悍,她怎麼也想不到,夏天居然敢直接砸掉夜佳人,還把高名揚弄進了醫院,更預言他三天內必死。

這話聽別人耳里可能不會相信,但柳雲曼卻相信,作為一名神醫,絕對可以殺人於無形,而之後,當醫院成立專家組研究高名揚病情時,作為專家組成員之一,柳雲曼便更加確認這事就是夏天乾的。

柳雲曼知道自己低估了夏天,不僅僅低估了他的能力,更低估了他的手段,他不出手則罷,一出手就置人於死地,說他心狠手辣,怕也是一點也不為過。

但儘管如此,柳雲曼依然不看好夏天,夏天就算再強,也只是一個人,而高名揚背後的勢力相當龐大,所謂雙拳難敵四手,更何況雙拳要敵四百四千甚至四萬手呢?

柳雲曼一直在關注夏天的情況,得知夏天放出來之後,她便馬上給夏天打電話,可惜怎麼也打不通,而剛才電話通了之後,她便馬上趕來花店,想把夏天接到她家裡去,給妹妹弟弟們治病。

柳雲曼只想夏天快點把柳家的病人都治癒過來,至於夏天和高家的恩怨,她並不想插手,她也沒那能力插手,雖然她知道自己這麼做很自私,可為了家人,她只能自私,只要家人的病都好了,她就安心了,若是到那時候,夏天真有個三長兩短,她的病也好不了,就算是為他陪葬吧。

只是,柳雲曼有她的想法,夏天也有自己的想法,他並不傻,高仁軒被他氣個半死,卻馬上讓黃海濤把他放出去,顯然是另有目的,他雖然不怕,但若是他離開,孫馨馨弄不好又要被綁架,而這是他不能接受的,他的女人被綁架了一次,已經讓他覺得很沒面子,他不能允許相同的事情再發生一次,所以,他必須把孫馨馨帶在身邊,直到完全解決這件事為止。

「不如,你帶著你女朋友,一起去我家吧!」柳雲曼終於想出這麼一個辦法。

「我要問問馨姐。」夏天對此倒是沒什麼意見。

「讓我去說吧。」柳雲曼下了車,走進花店。

事情挺順利,孫馨馨很快答應了下來,現在花店生意並不忙,加上有王傑這傢伙免費幫忙,所以她跟夏天都離開也沒關係。

柳雲曼也終於鬆了口氣,片刻後,銀色伊蘭特載著三人駛出了江海大學。

「齊人之福啊,大哥就是大哥!」王傑又在那裡羨慕。

這邊夏天跟著柳雲曼離開,而在喬氏大廈,喬小喬又迎來了一個客人。

嚴格說起來,這也不算客人,因為來人正是喬小喬的二伯,喬振國。

喬家很有錢,這是毫無疑問的,但對於一個大家族來說,僅僅有錢顯然不夠,若是喬家只是有錢,也不可能成為江海市第一家族。

如果說喬小喬乃是喬家在商界的代表,那喬振國無疑乃是喬家在政界的代表,江海市乃是平海省省會,而喬振國乃是平海省副省長,喬家並非只有喬振國一個人從政,但在這些人之中,喬振國毫無疑問是職位最高的一個,而且,喬振國還只有四十五歲,還有很大的上升前景。

自從兩年多以前,喬老爺子過世之後,喬振國便基本上成為喬家的主事人,之所以說基本上,乃是因為,在整個喬家,還有一個人不聽從他的號令,而這個人,正是喬小喬。

喬振國拿這個侄女也沒有很多辦法,因為他知道,喬小喬不僅僅掌握著喬家的大部分財富,更重要的是,她還能為喬家不斷的創造財富,她的地位無人可以取代,因此,就算喬振國對這不聽話的侄女挺不滿,但每次見到她,倒也是和顏悅色的。

但現在,喬振國那張國字臉卻頗為陰沉,只因為,喬小喬居然很囂張的要他來求她!

當喬東海打電話告訴他這件事時,他差點就把電話給砸了,這小丫頭片子翻天了,居然要他這身為副省長的二伯去求她?

可權衡利弊之後,他最終還是親自來了喬氏大廈。

「小喬,東海說你能說服夏天治好高名揚?」喬振國很快散去臉上的陰霾,轉而一副和顏悅色的樣子,就像他以前每次見到喬小喬的時候一樣。

「二伯,我只是說有可能而已。」喬小喬一臉冷淡,「當然,若是我都不能說服老公,那你就可以告訴那位高市長,讓他為兒子準備後事了。」「小喬,我們自家人也就不拐彎抹角,你說吧,要二伯做什麼,你才願意去做這事?」喬振國依然笑眯眯的。

「二伯,我不是說過嗎?讓那位高市長來求我。」喬小喬淡淡一笑。

喬振國眼中閃過一絲怒意,隨即便恢復正常:「小喬,我已經跟高市長談過,他也說了,只要高名揚沒事,他也不會找夏天的麻煩,不過,你要讓人家來求你,怕是有點過火了吧?」「二伯,你若是覺得讓人家來求我不太適合的話,你也可以代他來求我的。」喬小喬一副不以為意的樣子,「你放心,我不會介意的。」到這時候,喬振國就算修養再好,也忍無可忍,他滿臉慍怒:「小喬,你非要做得這麼絕嗎?我這做二伯的,都親自來你這裡了,你還想怎麼樣?」「二伯,不是我要做得這麼絕,而是你們做得太絕了,拿一百萬去讓我老公離開,這件事,二伯你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