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三十七章 葉少雄的圖謀

正文_第三十七章 葉少雄的圖謀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6  字數:3382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三十七章葉少雄的圖謀

「雲曼姐,給你施針整整用了半小時呢!」夏天苦著臉,這半小時可把他累得夠嗆,現在還沒完全恢復呢。

半小時?

柳雲曼這次相信了夏天的話,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解釋為什麼現在已經快三點,可是,她當時明明才感覺一下子就完了啊,或許,真是因為他的醫術太高,所以她根本沒感覺到時間的流逝?

「夏天,謝謝你了。」柳雲曼終於想起來,自己應該感謝一下對方,搖搖頭,柳雲曼努力讓自己清醒一些,剛剛的時間裡,她一直處在一種似夢似幻的境界里。

「我們先走吧!」頓了頓,柳雲曼又說了一句,然後便走出了卧室。

夏天回到花店時,孫馨馨也已經回來,倒是王傑沒在。

「哎,夏天,你還捨得回來啊?」方曉茹一見他就開始抱怨,「胖子代你送花去了,你記得把你的工資分點給他吧!」「又有花送嗎?」夏天有點奇怪,今天什麼日子啊,生意這麼好。

方曉茹白了他一眼:「難不成我還來騙你啊?夏天,你怎麼就找到胖子這麼好一個小弟呢?我本想打電話讓你回來,可他怕打擾你泡妞,居然代你去送花。」「胖子很好嗎?」夏天有點不以為然。

「人家至少沒你花心,哪像你,明明有了馨姐,還去泡那個柳雲曼!」方曉茹一副憤憤不平的樣子。

「人家那麼好,你怎麼不去做他女朋友呢?」孫馨馨沒好氣的接了一句。

方曉茹挺委屈:「馨姐,我可是在幫你說話呢,夏天這傢伙,剛剛把你騙到手,就馬上去打別人的主意,你不覺得他很過分嗎?」「好了,別那麼多廢話,來幫我弄這個花籃。」孫馨馨顯然不想說這件事,直接給轉移了話題。

方曉茹嘟囔了一句什麼,終於也沒再說什麼,只是多少有點為孫馨馨不值的感覺,在她看來,夏天這人長得不帥,沒錢又喜歡吹牛,還很花心,除了會打架之外,簡直就是一無是處。

夏天自然不知道方曉茹在想些什麼,他坐在椅子上,微微閉著眼睛,算是閉目養神,逆天八針很消耗內力,雖然他的恢復速度很快,但現在還是有點點疲憊的感覺。

「夏天,有空聊聊嗎?」一個高大的男子突然走進花店。

夏天睜開眼睛,看著這個有點眼熟的男人:「你是誰?」「我叫葉少雄,我們那晚在警局見過一面。」高大男子微微一笑,「葉夢瑩是我妹妹。」「噢,原來是葉大哥啊!」聽說是葉夢瑩的哥哥,夏天頓時有了興趣,起身站了起來,「不知葉大哥要跟我聊什麼呢?」「出去走走吧!」葉少雄提議。

「好!」夏天也很乾脆。

兩人緩緩走在江海大學校園內,校園清凈,正適合聊天。

「夏天,聽小妹說,你三歲以後,一直住在山上,直到前幾天才下山,是這樣吧?」葉少雄問道。

「沒錯。」夏天點頭。

「這麼說,你對都市裡的事情,並不怎麼熟悉?」葉少雄繼續問道。

「是啊,我老婆跟我說過一些,不過我老婆跟我待一起的時間不多,所以很多事情也沒來得及告訴我。」夏天有點苦惱,「我這幾天才發現我真的有很多事情不會,不會用那什麼電腦,也不會開車,哦,還不會用手機玩遊戲。」「這些事情很多人都會,你也會的話,其實也沒什麼稀奇。」葉少雄淡淡一笑,「可你會的東西,別人基本都不會,這就不一樣了。」「那倒是。」夏天也不謙虛,「神仙姐姐也說了,我是獨一無二的。」「我相信你是獨一無二的。」葉少雄神情有點古怪,「至少,你這惹事的本事,也是獨一無二,這才幾天時間,你招惹過的人,怕是比人家一輩子招惹過的還要多了。」「葉大哥,我好像沒惹什麼人啊!」夏天覺得自己很冤枉,「都是他們來惹我的。」葉少雄搖搖頭:「夏天,誰惹誰,其實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短短的幾天時間裡,就有了不少仇人,對你來說,這並不是一件好事,有的時候,做事情還是要講究一下策略。」「可我比較喜歡直接的手段。」夏天笑嘻嘻的說道。

「你說的直接手段,就是動手吧?」葉少雄淡淡一笑。

「是啊,二師傅就跟我說過,暴力乃是解決問題的最快手段,不管你的仇人多大勢力多有錢,也不管他什麼身份,只要他死了,你就已經贏了!」夏天點點頭說道。

「你二師傅的話也不是沒有道理,只是,如果每個人都用暴力的話,我們就回到原始社會了。」葉少雄搖搖頭,「夏天,或許你不明白我為什麼來找你,不過我葉少雄是個恩怨分明的人,在這世上,我最在乎的人就是我小妹,而你救了她,所以,對我來說,你就相當於是我的救命恩人。」葉少雄拿出一張卡片,遞給夏天:「我希望,以後你遇到麻煩,可以先打這個電話來找我,而不是自己用暴力解決。」「哦,謝謝葉大哥。」夏天倒是接過了那張卡片,上面只有一個號碼,連名字都沒有。

「記住了,有事先找我,不到迫不得已,不要用暴力。」葉少雄囑咐道。

「葉大哥,我記住了。」夏天再次點了點頭,他記住了是不假,可沒想過要這麼做。

「那好,我先走了。」葉少雄對此甚是滿意,而後他抬手打了個手勢,一輛通體漆黑的轎車無聲無息的駛了過來。

車子在葉少雄身邊停下,車門打開,葉少雄鑽了進去,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