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十六章 十幾個耳光

正文_第十六章 十幾個耳光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6  字數:3310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十六章調戲女警

「色狼,我就知道你沒安好心!」孫馨馨白了夏天一眼,「我才不上你當呢!」孫馨馨這輕嗔薄怒的模樣,更是平添幾分風情,本就艷麗非凡的她,此刻更是美艷不可方物,夏天看著這近在咫尺的性感佳人,一時有點出神。

「你這麼看著我幹嘛?」孫馨馨又有點受不了這傢伙的眼神。

「馨姐,我想親你一下。」夏天很認真的說道。

「啊……」孫馨馨頓時只覺雙頰發燒,要死了,這傢伙,怎麼能當著別人說這種話呢?

孫馨馨白皙的臉頰紅暈流轉,更是顯得嫵媚動人,夏天一時有點心動,便把嘴巴緩緩湊了過去。

看著夏天湊過嘴來,孫馨馨一時有點發愣,這傢伙真的要在這裡親她?她想躲開,可心裡卻又有點擔心,她躲開的話,會不會讓他在別人面前沒面子呢?

猶豫之中,孫馨馨也就忘了作出任何反應,卻只看得到旁邊的方曉茹和王傑目瞪口呆。

「大哥就是大哥啊,牛就一個字!」王傑對夏天越發的崇拜起來。

方曉茹卻又在感慨:「這發展真快啊,中午還是手牽手,這晚上就要嘴對嘴了。」「就是他們!」一個憤怒的聲音突兀的從門口傳來。

這個聲音卻把孫馨馨給驚醒了過來,頓時便發現夏天的嘴唇已經離她的臉蛋不到一公分,不由得嚇了一跳。

「啊!」孫馨馨低聲嬌呼,一彆頭,躲了過去。

夏天頓時惱了,這是哪個王八蛋壞他的好事?本來他差那麼一點就要親到孫馨馨了!

一轉頭,夏天便看到走在最前面的蘇子強,驀然一躍而上,旋風般的撲了過去。

「啪啪啪……」夏天左右開弓,閃電般的扇了蘇子強十幾個耳光,剎那間,蘇子強便成了豬頭強,雙頰腫大得簡直有些恐怖,可夏天還是覺得不解氣,抬腳又踹中蘇子強的小腹,將他踹倒在地,嘴裡罵罵咧咧的:「王八蛋,我讓你壞我好事!」可憐的蘇子強還沒反應過來,先是被夏天十幾個耳光打得頭暈腦脹,只覺天旋地轉不說,眼前似乎還都是星星,小腹又中了一腳之後,那一陣難以忍受的劇痛外加氣怒攻心,居然就這麼暈了過去。

夏天的動作實在太快,整個過程不到三十秒,不論是正跟夏天一起吃飯的孫馨馨幾人還是剛剛和蘇子強一起進來的三個人,都沒來得及反應過來,他們只是覺得眼前一花,然後聽到一陣耳光聲,接著便發現,蘇子強已經昏迷在地。

「子強,子強,你怎麼樣?」最先反應過來的是張莉,她撲到蘇子強旁邊,連叫了幾聲卻發現蘇子強一點反應都沒有,不由得臉色大變,「快,快叫救護車!」而此時,蘇子強找來的那倆幫手,一高一矮兩個看上去都不到三十歲的男人,也終於有了反應,他們先也是來到蘇子強身邊查看了一下情況,當他們發現蘇子強確實已經昏迷過去時,臉色頓時變得有些陰沉起來。

「建偉,你先送強少去醫院,這裡交給我。」稍高些的男人開口說道。

矮個男人點點頭,沒有說話,小心翼翼的抱起昏迷的蘇子強,迅速走出餐館,很快,眾人便聽到汽車引擎發動的聲音。

目送汽車開走,高個男人轉過身來,有些陰森的看著夏天:「小子,我給你個機會,自己打斷一隻手吧!」夏天很不爽的翻了個白眼:「哎,他們都去醫院了,你還留在這裡做什麼?我也給你個機會,趕緊去醫院吧。」「讓我動手的話,你下半輩子就準備在床上度過吧!」高個男人朝夏天逼近一步,眼神更加兇狠。

「真囉嗦!」夏天閃電般的揮出一拳。

拳頭轉眼便來到眼前,高個男人不由得臉色一變,急忙一偏頭,想要躲過去,只可惜,當他的頭轉開了那麼一點點的時候,夏天那高速前進的拳頭也倏然偏離原來的方向,最終不偏不倚的擊中他的前額。

「咚……」眼前金星直冒,高個男人只覺一陣天旋地轉,然後便倒了下去。

「都說給你機會自己去醫院了。」夏天搖搖頭,「這下可得別人送你去醫院咯!」夏天若無其事的走回餐桌,在孫馨馨旁邊重新坐了下來,而餐館裡的其他人,則都用看怪物一樣的眼神看著他,就這麼短短的幾分鐘時間,兩個人被他打得昏迷,這也就算了,別人做了這麼大的事情,起碼也得想辦法善後,偏偏這傢伙,一副什麼也沒發生的樣子,看他這模樣,似乎還想繼續喝酒?

「呃,大哥,我們是不是趕緊閃人啊?」王傑心裡有點發毛,他開始覺得自己是不是認錯大哥了,這樣下去,搞不好幾天時間就會被連累進監獄裡去啊。

「是啊,夏天,我們還是趕緊走吧!」孫馨馨也有點害怕。

「夏天,你這是嚴重傷人,弄不好會被判故意傷害罪,要坐牢的,我看你還是去自首算了,要不就趕緊跑路!」不愧是法律系的學生,方曉茹一開口就給夏天想好了罪名。

夏天卻像是根本沒聽到他們說的話一樣,依然在那大吃大喝,有點含混的說了一句:「我還沒吃飽呢,吃飽了就走。」夏天不願意走,可餐館裡其他人已經開始紛紛結賬離開,不一會,餐館裡便只剩下他們這一桌了,而被夏天打倒的高個男人,依然躺在地上沒什麼反應。

王傑也跑去先結了帳,不過倒是沒有跑掉,只是在那坐立不安的,也沒心情繼續喝酒,孫馨馨看了看還在那狼吞虎咽的夏天,也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