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103章 點撥

第103章 點撥 (1/2)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6 10:17  字數:3636

喬若婉的閨房還保留著原樣。扒、書』小『說『網』

院落里種著她最喜的牡丹,可惜這個時節花枝上只剩下枯竭落敗的殘瓣了,倒是葉兒綠的發亮。

孩子!

她思來想去,必須要有一個自己的孩子,母憑子貴,沒有『子』,她哪裡來的貴?

思及此,喬若婉打定了主意,領著未嫁時在她身邊伺候過的丫鬟,一路繞過景園去了莫雅居的西廂院。

若素這裡,滿院的生機。

玉簪自是比不得牡丹的華貴,卻開的格外興盛。

風一吹,像是樂此不彼的嬉戲著。

喬若婉見那星星點點的白色,只覺刺目。

「表姑娘可在?大小姐要見她!」那丫鬟曾今是喬若婉屋裡的二等丫鬟,喬若婉出閣時,並未帶上她。

如今文天佑免了喬若婉身側的奴僕,她便以為是趕上攀附世子夫人的好時機了,故而頗有藉機發揮的架勢。

喬若婉立在花廳,五官凝肅,儼然一派嫡長女,不屈身卑下的姿態。

炎日下,本就容易體乏,巧燕不樂意道:「我們家小姐正午睡呢。」

這種不太直接的拒客已經是很瞭然了,那丫鬟長的魁梧,又生的一副北方人特有的粗狂勁,嗓門更是洪亮,就連喬若婉本人也是不喜她的。

可眼下,帶著她來此地,卻令的喬若婉稍感釋然。

「那你還不去通報一聲!還愣著幹什麼!」那丫鬟對巧燕嗤之以鼻,側過臉望著旁處低哼道:「小門小戶出來的就是不一樣,懂不懂什麼叫規矩!」

「你!你才不懂規矩!」巧燕是個脾氣快的,隨口就反駁道。

可憐她站在那丫鬟面前,實在占不了任何優勢。

「巧燕!退下!」若素從裡屋走出,身上穿著蘇綉月華錦衫,是今夏時興的料子。

她一走出,喬若婉更覺得刺眼,無端生出的敵意更加強烈。

尤其是美貌的女子之間,總有存著或多或少的『看不順眼』的態度。

「我這丫頭,嗓門大了些,實在是失禮了。」若素對著喬若婉淡淡笑道,那美眸之下似曾相識的沉靜恬淡令得喬若婉心頭猛地一緊。

可她虛與委蛇怪了,這等厭嫌之色自是不會放在臉上。

喬若婉塗著枚紅色口脂的唇不太自然的揚了揚笑道:「表妹說笑了,是我這丫鬟失禮才是!」

好一個大嗓門,失了禮!

愣是誰都能聽得出來究竟是巧燕嗓門大,還是那二等丫鬟嗓門大!

若素乾淨利落的一巴掌,就這麼悄無聲息的落在喬若婉臉上,她竟還裝著若無其事。扒、書』小『說『網』

喬若婉心中記得一仇。

可有求於人,不得不低頭。

喬若婉笑了笑,大眼倒是依舊含煙帶霧,猶是迷人。可眼眶之下的微腫輕易便出賣了她的境況。

若素心中冷笑,沒有請喬若婉進屋,轉身吩咐巧雲布了涼透的老君眉,她親手給喬若婉倒了茶,稚氣未脫的臉上一股子優越感油然散發。

「大表姐,請坐吧,這是父親派人給我送過來的茶葉,我還特意加了花露在裡頭,師傅說這般泡著服用最是養膚。」

若素臉色微粉,光潔的額頭找不到絲毫的瑕疵,肌膚就像是上好的玉脂,這等姿色就連喬若婉也是望而失色。

「表妹倒是好運氣,能碰見這樣一個良師。」喬若婉坐在花廳的石凳上,單手端起茶盞輕抿了一下,入口先是微苦,而後清甜爽人,咽入腹中,絲絲透骨的清冽。

還真是好茶。

若素一手托腮,少女的天真即顯,這一下反倒襯的喬若婉榮華已去,更有盛實凌人之態。

「是啊,若素也覺得自個兒很是幸運,還有你這樣一個好表姐。」若素頓了頓,眸光一轉,泫然道。

一語成讖!

喬若婉差一點被茶水嗆住,這話中實在是話中有話。

說的人許是無心,可喬若婉心虛,沒法當做只是隨口的一句話。

「大表姐今日找我有事?」若素眼眸晶亮,黑白分明,又像潤了一層水霧,這樣的眼神總給人心思簡單的錯覺。

喬若婉自詡聰慧過人,她不信這樣一個還沒長齊的女孩兒會有多大的心機,就連她自己在這個年歲時,也沒有算計人於無形的聰穎。

她不能生育的事,已經是公開的秘密,對於這等事,旁人多半會認為女子身子出了岔子,而不會認為是文天佑棄厭他的夫人,同房少了,有孕的幾率更是微乎其微。

可這是喬若婉這輩子最難以啟齒的心事,也是她最不願意承認的事。

她是當然不會親口提出來的。

「表妹來府上有些日子了,我倒是很少見著你,今個兒就是來熟絡熟絡門院的。」喬若婉笑道,一邊用綉著淡紫蘭花的錦帕拭了拭唇角的茶漬。

若素才不信她此行只是為了串門。

喬若婉眼裡很少容得下旁人,更別提她這個表姑娘了。

「幸得大表姐來的巧,我正準備稟了外祖母,去回春堂呢。」若素表情認真道。

誰人不知,如今的回春堂有了神醫坐鎮,京城裡勛貴世家的夫人小姐,哪裡有個病痛難受,都會不惜重金求葯。

回春堂可謂門庭若市。

偏生甄劍從不親自看診,可單憑著神醫的名號,回春堂的葯價也是水漲船高。

就連大房褚氏近日待若素的態度也是轉個一個大彎。

喬若婉有心要說的話,此刻一個字也提不出來,她甚至覺得在若素麵前說出自己任何一星半點的缺項都是對她極大的侮辱。

習慣了站在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