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102章 顯名 (4700字)

第102章 顯名 (4700字) (1/3)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6 10:17  字數:5528

七月仲夏,星星點點的玉簪花爬滿了藤架值得您收藏扒、書』小『說『網』我會告訴你,小說的是扒書.網么?

風一吹,幽香繞鼻。

內室放置了年前冬日裡存在地窖的冰塊,莫雅居本是依山傍水而建的宅子,眼下猶是清涼。

「小姐,您的信。」巧燕撩開珠簾走了進來,手裡還端著大漆方盤,上面擺著紫羅蘭摻金絲瓔珞:「小姐,您都雕了好些日子了,是要打算送給誰的?」

若素吹了吹指尖的白色粉末,神情關注的勾勒著羊脂玉的邊角,眼看就要大功告成了,再掛上瓔珞便能拿出的手。

「小姐,奴婢怎滴從未見過您會這活計?」巧燕湊了過來,拿著錦帕給若素拭了拭鬢角的細汗。

若素也乏了,這具身子骨實在禁不起半點操勞,可不像她前世,那會子喬二爺生辰,她也親手雕了一件相祿壽喜的玉佩,可喬二爺連看都沒看一眼,反倒大讚喬若婉的繡的《拜月亭》中的唱詞。

她整整花了小半年的功夫,手皮子都磨出了泡,也抵不上嫡長女幾日的針線活。

再後來,她知道不是她不夠優秀,而僅僅是因為她只是庶女!

僅此而已!

「纓穗系好再拿來給我。」若素吩咐巧雲將已完工的羊脂玉繫上紫羅蘭摻金絲瓔珞,她美眸無波無瀾,轉爾接過巧燕手裡的信。

入眼是游龍走鳳的字跡。

這個字跡她認得!

王重林?

莫不是五娘有下落了?

只要找到五娘,當年柳姨娘到底是怎麼死的便可真相大白。

若素打發霓裳和霓月出了月門,這才拆開了信箋。

「小姐?可是大人寄來的?」巧燕問道,她向來口無遮攔,根本就沒有意識到自家小姐如今的處境,遂又道:「好生奇怪,前些日子不都是褚世子傳信的么?怎麼今日-是回事處的人送來的?」

若素漫不經心的看了巧雲一眼,繼而風輕雲淡的對巧燕道:「怎麼?你可是想那褚辰身側的護衛了?」

提及王璞,巧燕腮紅耳赤,很快便是期期艾艾,語不成詞:「奴...婢....奴婢這就給老老祖宗送葯過去。」

若素見狀,臉上漫著流光溢彩的淺笑。

一笑春風慢,二笑韶華吟。

巧雲發覺自家小姐出落的是愈發的清媚,也不知何時才能有人護著她。

「走,今日-隨我出府。」若素站起身,徑直走到雞翅木的妝奩前,親自挑了串赤紅色的瑪瑙珠子,她如今還未及笄,梳的是雙丫髻,綁上這樣的串珠最是合適。

巧雲不解道:「小姐,這次不易容了?」

何止不易容?她要讓全天下人都知道她白若素的存在!

尤其是讓那些個人奸佞陰暗之人。

「今天是個大日子,替我梳發更衣!」若素吩咐道。

巧雲雖還未聽明,可小姐的意思便是她的天,於是她特意挑了件水粉色的曳地水袖百褶鳳尾裙,這種顏色最適少女,襯得若素荷花苞一樣的嬌艷。

很快,兩個護院便去後院馬房套了馬,備了一輛閨閣女兒家常用的翠蓋珠纓的華車。

仲夏酷熱,馬車的帘子換成了滾雪細紗,喬魏遠款步邁至影壁時,目光不經意間恰好瞥見了馬車裡的女孩兒。

他駐足蹙起了眉,燥熱令得他對權勢和血-腥的渴望達到了無法抑制的地步,可他也十分清醒知道,要想隨心所欲的過活,權勢才是唯一途徑。

待得縱橫辟闔之日,別說一個區區表小姐,就連喬府嫡長女,他也能圈起來任意血染!

「三少爺?表小姐已經走遠了。扒、書』小『說『網』」福林在他身後輕喚道,心想敢動手打自家主子的人也只有白家姑娘了。

喬魏遠明眸若波,卻在驕陽之下,顯出別樣的陰寒。

青年身形消瘦,束手而立時,挺拔如松,望著視野絕佳的天際半晌,才沉沉道:「不過如此!」

「三弟是在說『誰』不過如此?」喬若婉已經留意喬魏遠好些日子裡,這個曾經的庶弟根本就沒把她放在眼裡。

彼時,她礙於喬魏遠是二房唯一的男嗣,待他也是極好,甚至挑破他去嫉恨柳姨娘和喬若素。

可不知為何,這個孩子似乎永遠都是養不熟的白眼狼,給再多好處,也始終是一棍子打不出三個字的主兒。

眼下更是難以捉摸的孤僻性子。

喬魏遠漠然側身,淡淡道:「原來是長姐。」

喬若婉身後跟著喬家的小丫鬟,那丫鬟手裡舉著一把油紙傘,擋去了喬若婉頭頂的炎日。

「三弟方才看見誰了?」喬若婉再次明知故問。

喬魏遠眯了眯眼,身形已經高過喬若婉不少,分明是少年俊逸的臉龐,卻無端生出威壓之意:「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

他提步往垂花門走去,留了一句話在身後:「長姐好自為之!」

喬若婉聞言,臉色驟然煞白,看著少年遠去的身影,久久說不出一個字!

-----

喬府離『金鑲玉』約莫一炷香的功夫,因馬車上備了冰塊,若素並不是很熱。

一踏入鋪子,便有管事迎了上來:「白姑娘來了!少東家已經恭候多時了。」

若素隨著管事上了後院的小閣,華庭里,樹蔭匝地,青竹伴著梧桐將院落遮蓋的嚴嚴實實。

進了廳堂,王重林和甄劍正靜坐對弈。

「表妹可算是來了,快過來看看我這招棋可還有活路?」王重林桃花眼透著攝人心脾般的綺麗笑意。

這樣的男子應是萬綠叢中一點紅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