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101章 淑妃 (4200字)

第101章 淑妃 (4200字) (1/2)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4 06:09  字數:4906

西宮。

牡丹簇擁起的高閣之上,喬莫儀闔眸靜躺在鋪著蜀錦的貴妃榻上。

膝蓋兩側各有兩名宮女,正跪匍在地,輕巧的垂著,生怕一個不小心就會把貴妃娘娘吵醒似的,各個專註且小心。

一旁的青瓷大缸里放置這從冰窖里取出的冰塊,宮人搖著芭蕉扇,有涼風徐徐迎面吹來。

喬莫儀比喬莫寧小几歲,因一入宮就一舉得男,故而朱鴻業才會比白若素年長。

三千榮寵,華貴無邊的日子令得她如今宛若花信年華。

低垂鬢髮斜插鑲嵌的珍珠碧玉步搖更是襯得肌膚盈盈如月。

「娘娘,八皇子求見。」一宮人細聲低語道。

喬莫儀這才悠悠睜開眼,美目不經意間便流露出歷經百態的城府,可那雙眸太過美艷,以至於她的狠厲時常會被美貌遮掩。

「讓他進來吧。」喬莫儀嗓音極為纖柔。

像初春破冰而出的清風,絲絲入骨,卻柔和似水。若素的嗓音與她極為相像。

須臾間,朱鴻業面帶笑意走到喬莫儀身側,立馬有宮女端了錦杌過來。

他兀自坐下,對著喬莫儀討笑道:「母妃,您還在生兒子的氣呢?不過是枚腰牌,您要是捨不得,便再從父皇那裡求一份便是。」

喬莫儀抬起蔥玉一般的指尖點了朱鴻業的額心:「本宮何時說過捨不得了!?」

她微微一動,宮女旋即俯身去扶起她靠在攢金絲的大迎枕頭上,只聞她帶著淡淡的怒意道:「你整日往宮外跑就算了,還拿著本宮的東西做人情,竟還給了那」

喬莫儀話到嘴邊,突然止住。

朱鴻業垂眸一思,繼而才道:「母妃,兒子有一事不明,您是素表妹的嫡親姨母,兒子給她腰牌也是看在白大人的面子上,白大人明裡是被貶,實則是奉了父皇的旨意辦事,這今後回了京,離內閣怕是不遠了,與其他日讓旁人鑽了空子,還不如現在就賣他一個人情!你何必因這事與兒子置氣?」

朱鴻業的話字字珠璣,喬莫儀身居後宮多年,能安穩走到今日絕非只是靠了一張傾國之姿。

她稍稍坐正,輕抿了一口宮女遞上來的玫瑰花露,說道:「白啟山的事,朝中無人知曉,本宮也是從你父皇那裡無意得知,此事到此為止,萬萬不要再提了。」

朱鴻業會意,遂點頭道:「不過,以兒子看,素表妹還真有母妃的風範呢!小小年紀殺了人,還敢擅自出了大理寺,也不知那文天佑此次怎會輕易就此罷休。」

他一語吧,淑妃便放下茶盞,長而密的睫毛慢悠悠的眨了眨,輕笑道:「文天佑的意思就是你父皇的意思,你父皇想讓誰活,誰就死不了。」

揣度聖意是喬莫儀的拿手本事。

她不願提及白啟山,但是不得不說,白若素此次算是幫了她一個小忙了。

「要不是素表妹此舉,父皇也不會怎麼快就除了曹家旁支,母妃,眼下就剩一個九弟了。」朱鴻業臉上泛起一股勝利在望的精彩光芒。

他口中的九弟指的就是當今太子,朱允弘。

「就算沒有她,你父皇也遲早會掃清了曹氏一族。」喬莫儀對若素存著太多流年往事的情緒。

朱鴻業又道:「母妃,您看如今是時候了么?」他壓低了聲音。

喬莫儀目光有一瞬間的凝滯,但也只是一瞬,她復而又是雍容且適從的姿態:「哼!急什麼!滿朝文武有一半是前皇后的心腹,就算你父皇有心要易儲,也非一朝一夕的事。」

話雖如此,只要喬莫儀自己才清楚她到底想要什麼!

她側目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朵牡丹翠綠煙紗碧霞羅,還是覺得太淡了,像她這般姿容,這般才情的女子,理應擁有這天下所有女人都艷羨的一切才對。

其實,喬莫儀從未在朱鴻業面前提到過喬莫寧和白若素的零星半毫。

朱鴻業也算個人情練達的人,喬莫儀既然不提,他也不再問。

他可不會關心什麼勞什子表親!

只不過,這個表妹是白啟山的女兒,那意義就大不相同了。

朱鴻業突然故作欣賞的看著喬莫儀道:「母妃,兒子還以為這天底下屬您這等姿色最是貌美,原來還有一個素表妹,都說侄女隨姨母,這話當真不假!」

喬莫儀聞言,白膩如脂的臉上沒有絲毫的變化。

她和二姐本就有幾分相似,她的女兒長的像自己,也實在是再正常不過。

可她不想提及那人和二姐的孩子,一點也不想!

世間的事大抵就是這樣,得不到的,永遠都會是最好的。就算你已擁有繁華萬千,也不及那回眸一刻的牽腸。

她心不服啊!

「鴻兒,她才多大?有些心思還是趁早斷了好!」

喬莫儀太了解白啟山了,他雖是皇上心腹,卻也是個剛正不阿的人,這樣的人要是有朝一日權傾朝野,定會擁護太子一流。

朱鴻業垂眸一笑:「兒子不過是就事論事,是母妃自個兒想多了。」

喬莫儀揉了揉鬢角,再度垂下眸子,像是乏了,只有她且輕且淡的聲音在偌大的西宮樓台響起:「有沒有多想,你自己心裡清楚!」

------

六月中旬是薔薇花最為妖艷的時候。

西廂院的花廳里掛上了南珠鏈子,顆顆南珠個頭極為勻稱,在斜照進的烈日下,泛著華麗的色澤。若素本不喜這樣的奢侈做派,可畢竟是出自王姨娘的手筆,她只能接受。

下了學,喬若嬌叫上魏茗香一道來了若素的院里。

「我近日得了幾樣好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