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100章 他的

第100章 他的 (1/2)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4 06:09  字數:4831

若素此番遭遇,喬老太太心疼不已。

當夜便將她留在莫雅居東院住了一宿。

老太太的烏木鎏金寶象纏枝床還是當年的陪嫁,據說足足打造了好幾年的工藝,才雕刻出這樣一架木床。

許是太乏了,若素睡在里側,因為方才哭過,鼻腔堵住,很快便響起了低低的輕哼。

借著帳內小油燈的昏黃光線,喬老太太細細瞅了一會小人兒,越看越像她的喬莫寧。

「老祖宗,老奴伺候您把葯喝了吧。」容嬤嬤侯在帳外的腳踏邊,輕聲說道。

人到了一定年歲,入睡就成了困難,時常睡幾個時辰便就醒了。

老太太心事繁多,更是睡意全無。

她撩開青紗帳,由容嬤嬤攙扶著小心翼翼下了榻。

直到出了內室方才問道:「魏孟可都打探清楚了?」

在此之前,喬老太太特意吩咐喬魏孟去大理寺打聽若素是如何脫罪,這一打聽,就連喬魏孟自身也是驚駭不已。

他驚訝的發現當年頑皮不成樣的白家姑娘,如今倒是個有魄力的女子,連大理寺這種『進得去就出不來』的地方,她也擅自直闖了,且回府後對此事隻字未提。

容嬤嬤憂心忡忡道:「事情是這樣的」她將喬魏孟的話復原了一遍,臨了又道:「也不知大理寺的官差大人到底是如何打算的,這都好幾個時辰過去了,也沒見來抓人,許是就這麼不了了之了?」

喬老太太聞言,朝著屏風的方向望了過去,透過輕薄的四扇楠木櫻草色刻絲琉璃屏風,她可以模糊的看見睡的正安穩的嬌嬌外孫女。

想要再來抓人,還得看她老太婆給不給這個機會!

「文世子那頭,明日一早就派人送信過去,就說是這次的事算我拜託他了。」文天佑手中執掌生殺大權,他又是皇上的心腹,有他作保,想必若素會沒事的,再者曹家已是砧板上的魚肉,死了個曹貴遷而已,當真捅不了多大的婁子。

只要這陣子安然度過,時日長了,事情也就會被世人淡忘下去。

「素姐兒還小,這今後」喬老太太由容嬤嬤伺候著抿了口湯藥,她悶著嗓子,淡咳了幾聲,帶著半沙啞的嗓音道:「八皇子是什麼時候給她腰牌的?我怎麼不知情!」

容嬤嬤大抵知道喬老太太的顧慮,說道:「您是擔心淑妃娘娘知道了此事,不會輕易妥協?」

讓若素自救的腰牌本就是淑妃的東西,而淑妃和她的二姐,喬莫寧之間,卻有著再也無法解開的結。

她性子潑辣陰狠,會甘心白救了喬莫寧和白啟山的女兒么?

喬老太太自己也不能斷定了

這一夜,喬府上下,有的人睡的很安穩,有些人卻是輾轉難眠。

喬二爺心緒堵悶,連他和夏荷之間的孩子,至今都沒看上一眼。

王姨娘派人去請他時,他毫不猶豫就去了丁香苑,說起王姨娘的好,除了她身後用之不盡的王家金銀,還有那別樣的暖玉溫香。

喬二爺毫不吝嗇的耕耘,直到東邊天際成了魚肚白才停息。

這種盲目的,純粹風花雪月的糾纏時常會令得他忘卻了那人。

丫鬟端了烏漆小茶盤過來,上面除了一盞清茶之外,還有一個成窯的五彩小蓋盅,王姨娘從裡面取過一枚藥丸,借著茶水吞了下去。

她慵懶的靠在玉枕上,回頭望了一眼早已偃旗息鼓的喬二爺,紅艷的唇笑的無比風華,她興興道:「來年,妾身也該有孩子了。」

喬二爺困的緊,稀里糊塗回了一句:「鳳兒說什麼就是什麼。」

是么?

王姨娘突然來了興緻,湊了過去趴在喬二爺身上,把玩著他高挺的鼻尖道:「素姐兒也是個可憐人,這會又出了這檔子事,以妾身看吶,就趁著這個時候跟老祖宗提一提,讓她做妾身的義女。」

喬二爺『哼-嗯』了聲,似是不予理會,王姨娘又道:「妾身娘家一直想要個女娃兒,只可惜妾室那嫂子的肚子實在不爭氣,妾身兄長又是個痴情人,絕無納妾的可能。素姐兒要是能認了妾身這個義母,今後王家也會罩著她,如此,老祖宗也該放心些,二爺您覺得妾身說的有理么?」

此言一出,喬二爺微微睜開眼,他曾也有個女兒叫『若素』,可他不想提及,每每提到都會想起那人。

「都隨你。」喬二爺淡淡啟齒,眸底掩蓋不去的疲倦。

這算是給了承諾了。

王姨娘一向精力充沛,也懶得再睡回籠覺,天還未徹亮,便吩咐小廚房做了幾樣滋補的菜色。

估摸著莫雅居那頭也該差不多起床了,她便領著眾丫鬟婆子,拎著雕紅漆九攢食盒浩浩蕩蕩的去了莫雅居。

這是陶氏在喬府從未有過的派頭。

就連府上的家奴也時常暗地裡嘆道:「二房主母之位是要易主了啊。」

若素有擇床的習慣,昨夜是太乏了,倒是睡的沉,日頭一高,她便就醒了。

秦香剛伺候她洗漱好,王姨娘便隆重而至。

老太太看著布置了一桌子的佳肴,這會子不斷沒有斥責王姨娘禮數不周,反倒讓她同桌用膳。

世家貴族之中,妾室是很難登上檯面的。

喬老太太無疑是在向眾人傳達一個訊息,待她外孫女好的人,她也自然會高看了去。

「素姐兒今日氣色可比昨個兒好多了,來,快過來,你這個年紀最是餓不得了。」王姨娘笑道,聲音在東院縈繞不覺。

若素看著鏡中的自己,這張臉如今也算是熟悉了,只不過王姨娘這話怎麼這麼耳熟?

褚辰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