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99章 察覺

第99章 察覺 (1/2)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4 06:09  字數:4774

若素出了大理寺衙門,王璞已經備好了一輛小油車。

事發突然,喬家那頭還未得知消息。

若素又是被褚辰拎上了馬車的,也不知道是第幾次遭受這樣的待遇了。

她沒有反抗,因為明知反抗也是徒勞,這人總是無所顧忌的對她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

小油車外掛著一盞琉璃酥油燈,照著前方的路況盈盈灼灼。

若素心知,與褚辰正面衝突實不明智,她安靜的坐在馬車一角,將腰牌小心翼翼的藏入綉湖色梅花的荷包內。

如君親臨的西宮令牌,她就這麼輕易用了一次,也不知會帶來怎樣的後果,那從未謀面的姨母這會子恐怕已經知曉了吧。

褚辰端坐在若素對面,那枚腰牌入了他的心,也入了他的心。

是時候了他暗度揣測著,斜飛的劍眉皺成了一個淺淺的川字。

夜路寂寥,這一地帶又是大理寺附近,更是毫無喧嘩。

突然,一陣輕微的咕嚕聲響起,褚辰一愣,從若素略顯憔悴的小臉看到她的小腹,絳紫色的腰帶系在她不盈一握的腰肢上,更顯得如細柳般羸弱。

「餓了?」褚辰輕笑道,直接忽略一個雲英未嫁的姑娘會因此情此景深感羞憤的事實,他記得他的素素從不在意細枝末節的小事兒,彼時也總愛纏著他討要吃食。

見慣了大家閨秀的端莊做派,那般無理取鬧倒成了新鮮。

若素不由得摸了摸小腹,這會子才想起來午膳和晚膳都沒吃。

正欲開口,褚辰抬臂打開了馬車內壁的八寶小閣,一手便抓了一把杏仁果子出來。

「酒樓離這邊還有一段路,你將就些吃吧。」他目光如炬,說話間,手掌已經伸到若素麵前。

這樣的舉動實在太過親密,先不提這馬車上是如何有吃食的,單是褚辰這般關切就遠遠超出了若素可以承受的範疇。

她並非得魚忘筌之輩,卻也沒法對褚辰做到報之以瓊瑤。

這時,又是一陣咕嚕聲,在了無人煙的巷子里格外清晰,若素的小臉唰的一下緋紅一片。

「無妨,你正是需要多吃的年紀。」褚辰唇角微微勾著,深如幽井的眸底里蘊滿讓人無法忽視的別有用意。

他注意到若素似乎又長大了些,就連胸口的凸起也與前些日子越發不一樣了。

若素撇過臉去,拒絕褚辰的好意。

夏風習習,穿過馬車帘子吹了進來,那股子少女身上的楚楚幽香縈繞鼻端,褚辰突然俯身朝著若素湊了過去,卻沒有碰到她,只是在她耳畔淡淡道:「你是自己吃?還是要我喂你?」

活了兩輩子,就沒遇到過這樣一個令她手足無措的人。

若素無法,只得突兀道:「我吃!我吃便是了!」她稍稍往馬車裡側挪了挪,伸手在褚辰掌心抓了幾顆果子,許是動作太急了,無意間指尖划過了褚辰的掌心。

褚辰眯了眯眼,長臂不自然的停滯了片刻才收了回來,可心頭卻像是被羽毛掃過一般,連四肢百骸也跟著顫慄了一下。

他調整了呼吸,撩開輕紗車簾側目望著幽暗的前方。

發現褚辰不再注意著自己,若素連吃了幾口果子,裡面包裹著杏仁,入口極脆,倒是很解餓。

估摸著女孩兒差不多該渴了,褚辰轉過臉又從側壁里取出紫金浮雕水壺,親自取下壺塞遞到若素麵前:「喝吧。」

這一下,若素選擇配合他,接過水壺就喝了幾口,許是太渴了,她喝的有些猛,茶水順著精緻的下巴流到了脖頸處,浸濕了鵝黃色扣立領中衣,夏衣本就輕薄,這一下連內裳上綉著的虞美人也隱約可見。

越是隱約,越是勾起人的無限遐想。

褚辰覺得此刻該喝水的人是他自己才是。

上一世想的入了魔,入了蠱,如今她就在自己面前,觸手可及,這種克制變得愈發的艱難,他再次側過臉望向無邊的夜幕。

喬府,莫雅居此刻正是燈火通明。

王姨娘抱著她的賬本和金算盤在喬老太太跟前道:「老祖宗,這裡便是妾身的全部家當,您可拿去大理寺疏通關係,若是再不夠,妾身那兄長和侄兒也是能出分力的。」

喬二爺此時已經回到府上,他看著王姨娘懷裡幾近金山銀山的賬本,忙喝道:「荒唐!你給我回去,休得再胡鬧!」

所謂患難見真情。

王家當初將女兒送入喬府,也是開了條件的,王姨娘的一應嫁妝皆由她自己打理,喬老太太早就聽聞單是陪嫁的幾家鋪子就是上萬兩銀子。

她沒想到王姨娘會為了若素做出這樣的犧牲,欣慰道:「好,好,我老太婆記住你今日的舉動,今後定不會讓你在喬家受了委屈!」

陶氏聞言,狠狠咬了咬牙,說道:「光有銀子能派上什麼用場,素姐兒犯的可是人命案!」

喬二爺近日因公務勞頓,根本就無心理會若素之事,便將矛頭轉向喬大爺:「大哥,你明日上朝,尋了機會向皇上求求情,素姐兒許還有救。」

喬大爺眉頭一皺,對喬老太太道:「母親,以兒子看,不如您進宮找三妹一趟,以她在宮裡的尊榮,定能救了素姐兒。」

要是淑妃肯出面,她又豈會擔憂成這樣?!

喬老太太眼眶微潤,只覺痛心疾首,手心手背都是肉,自己的兩個女兒卻為了同一個男子反目為仇,她怎能不痛心!

若素出了事,喬莫儀怕是不會出手相救的。

就在這時,喬魏孟一陣疾步走來,對著喬老太太屈身道:「祖母,好消息!素表妹她回來了。」

此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