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98章 探視 (4500字)

第98章 探視 (4500字) (1/2)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5257

夕陽落了西山。

射獵場,飄散著淡淡的血腥和男子身上狂野的氣味。

太子朱允弘最喜狩獵,褚辰身為太子太傅,且又是身手高深莫測之人,有他隨行,太子甚是心安。

在外人看來,褚辰深得太子看重。

有穿著便服的侍衛上前,在朱允弘耳邊低語了幾句,這些人大多都是東宮散布在皇城之外的眼線。

朱允弘騎在馬上,與同是騎馬的褚辰並肩而行,尚未長大的少年和褚辰偉岸的背影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太子殿下有話要說?」褚辰看出了他朱允弘臉上的異色,遂問道。

朱允弘在褚辰面前已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他思量了一下便道:「廢后的表侄今日/在畫舫被人殺了,老師猜猜看,錦衣衛有了什麼動靜?」

他口中的廢后便是曹皇后,朱允弘雖曾養在曹皇后名下,卻並非她親生,其生母靜妃早年前就已魂歸後宮。

褚辰俊顏如鑄,夕陽的餘暉映在他的側臉上,無端生出一股無人能及的城府姿態。

他這個人給人的第一印象便是無畏,無情,無殤,且無敵。

最適伴君左右,成為上位者最得力的輔佐。

「此事定不會輕易不了了之,曹家恐是走到末路了,太子今後有何打算?」褚辰語氣毫無波瀾,這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

似乎歷史的軌跡並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

曹皇后已被廢,東宮地位岌岌可危,太子如今是腹背受敵,十來歲的少年愁雲慘淡道:「不知老師有何高見?父皇是要藉機徹底除了曹家旁支么?可這又與本宮何干?本宮早就與廢后斷絕了母子關係!」

褚辰嘴角一勾,一抹微不可見的淡笑瞬間盪開,卻又瞬間消失。

終究是太年輕了,朝野權勢大抵都是盤根錯節,東宮和廢后的關係豈是說斷就能斷的?

少年青澀的面龐多了些許傲氣和倔強,他冷哼一聲,鄙夷道:「哼!曹貴遷早就該死了,他那樣的人,就算父皇饒了他,本宮遲早也不會放過他。」曹貴遷的惡行在京城人人皆知。

繼而他又道:「這等好/色之流最後竟死在一個還未及笄的小姑娘手上,也算是罪有應得了。」

褚辰對曹貴遷是如何死的絲毫也不感興趣。

直到朱允弘說道:「真不愧是白大人的女兒,小小年紀就有懲奸治惡的做派!」

他話音未落,褚辰幾乎是同一時間伸手擒住了朱允弘的衣袍,聲音急切:「太子方才說誰?白啟山的女兒?」

朱允弘鮮少見到褚辰這般失態,疑惑之餘,忙道:「正是白大人之女!」他對白大人剛正不阿的為官之道也是頗為欣賞。

褚辰周身上下一瞬間籠上了一層陰霾,他道:「微臣尚有要事,先行一步,望太子見諒。」

語罷,褚辰勒緊韁繩,策馬朝著夕陽落下的方向揚長而去。

朱允弘望著恩師遠去的背影,嘆道:「想必老師也是為白大人惋惜的。」這樣一個好官就這樣被無聲的埋沒了。

鎮北侯府。

王璞打聽了消息回來時,瑞獸香爐里的香料才燃了半柱。

可想而知,他行動速度的有多快。

不過,褚辰卻早就等不及了,未及王璞開口,他便道:「說!到底是怎麼回事?東來和東去今日/沒有跟在她身邊么?」

東來和東去是若素身邊那兩個護院的名字。

只是她自己並不知道。

王璞遂將打聽來的消息一一彙報,其中包括畫舫如何遇到曹貴遷,甚至連文天佑的出現也未遺漏。

褚辰閉了閉眼,深吸了口氣。

是他大意了。

上輩子,曹貴遷盯上了若素理應是在兩年之後,褚辰本打算過段時日/就提前把曹貴遷給收拾了,只是沒想到有些事竟提前發生了。

是他重生早了?

還是哪裡出了問題?

似乎冥冥之中,這一世的軌跡又和上輩子有了些許差錯。

「走!去大理寺!」褚辰睜開眼,望著閣樓之下樹影婆娑的侯府,想起了他的素素是何等的怕黑。

有一次,侯夫人生辰,白啟山攜女前來,她性子頑劣,又滿心期待尋著自己,便在這閣樓下迷了路,等自己找到她時,早就嚇得淚眼汪汪。

眼看著泣不成聲,語不成詞的小人兒在自己面前賭氣,他卻為了避嫌,連個關切的眼神都吝嗇的不捨得給她。

那日,他轉身就走,讓府里的丫鬟護送若素離開,他真切的聽到她在自己身後的無助低泣。

細細數了數,他才發現根本就數不清有多少次背她而去。

一次又一次的摒棄,她定是恨透自己了吧!

「世子爺,白姑娘是文夫人的表妹,想來文大人會顧及喬家情面,暫且不會對她如何,您看要不要等到明日再去?侯爺命人來請您,說是有要事找您」

王璞話還未說完,褚辰已跨步而出。

他一刻也不想等,再也不會丟下她一人,棄之不管了。

從鎮北侯府到大理寺足足一個半時辰的距離,褚辰親自去馬房牽了他的千里良駒,未出半個時辰便到了大理寺。

衙役一見褚辰的腰牌,根本就不敢阻擋,便領著他前去關押若素的地方。

大理寺掌斷天下奏獄,有其**的牢房,進了大理寺,轉過幾處府衙廳堂,再往後便是關押犯人的牢獄。

若素並不是關在此處。

褚辰很快被領到一間僅安置了一張木床的屋子,以往有特殊身份的人物,不宜施刑或是身份過於尊重之人也會被關押在這裡。

「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