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97章 審視

第97章 審視 (1/2)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4707

文天佑身穿赤紅色麒麟服,雪白的內裳衣領襯得他的喉結格外的明顯。

這樣一張溫雅書生的臉,配著一身權利和血腥象徵的御賜麒麟服,竟顯出一種出奇的協調感來。

他突然笑道:「你既知道後果」他正要說什麼,卻想起女少方才的話:他不死的話,死的人就得是我了。

男人的天下,自古就是適者生存,今日的榮耀說不定明日就是成了孤墳里的枯骨。

尤其是在刀尖上舔血的日子,文天佑太清楚旁人不死,自己就得死的道理。

「好一個他不死,你就得死!」他聲音悶響道,文天佑似乎感覺到了若素身上有一種他看不透徹的隱忍。

若素的夏裳多半是喬老太太和巧雲一手打理,她今日穿的是淡紫色雲雁細錦衣,因為是新裁製的衣裳,袖口足夠的長,她的手早就緊緊捏在了一起,不久之前拿過西域小刀的手至今還在微顫。

她不知道自己還能撐到什麼時候。

更不知是否會後悔今日殺人的行徑。

可她別無選擇!

「表姐夫不必再說了,我犯的罪自然是由我一人承擔,可千萬莫要因為婉表姐的關係,對我徇私,那般的話,若素心中定不會好過,想必表姐夫也不是那種摒棄朝綱之人。」此話半真半假。

說的人別有用心,聽的人一知半解。

若素要的就是這種效果,讓文天佑沒有別的功夫審視自己才要目的。

文天佑已然無話可說,他本身就是一個話不多的人,他擅長讀心,可惜這輩子始終沒能讀懂那人的心。

眼下,又遇到一個!

「你所殺之人並非普通百姓,此事關係重大,我會將你暫且關押,至於審理之事,到時候自會見分曉。」文天佑的語氣極為正常,聽不出任何的詫異。

只有他自己知道,此話說的有多心虛,他甚至懷疑若素看出了他的心虛。

只是二人並不知道,此時此刻,他們彼此都在一邊揣測著對方的心思,又一邊刻意的去掩蓋自己的心思,以防被對方看出。

這般暗中的力爭角逐使得馬車內的氣氛靜逸的有些詭異。

連馬車外的喧鬧聲都彷彿隔著遙遙的不可跨越的世道,恍惚且混沌。

「好,我等著。」若素不卑不謙,原先粉白的小臉許是因為過度的集中精力,眼下已是臘月的雪一樣沁白。

除此一言,二人突然現已經沒有任何可說的話了。

馬車木輪在青石道上,咯吱作響,初夏的日頭照在華蓋之上,熱度使得本就遮著帘子的馬車猶為悶熱。

可這一刻,若素只覺的冷。

自骨子裡的冷。

她殺人了,並且沒有絲毫的猶豫就下手了

如此,她和陶氏一流還有什麼分別?

喬府。

喬若惜紅著眼眶,憂慮的靜坐在喬老太太屋內,哭訴道:「祖母,你可要想想法子救救素表妹,她都是因為我才殺人的。」

陶氏皺著眉,用胳膊肘戳了喬若惜,好不容易得了機會擺脫一個看了嫌煩的小妮子,她自是高興都來不及,可喬若惜這麼一說,要是不施法搭救,未免顯得二房太過薄情。

「母親,二爺近日忙於政務,官位又比不得大哥,不如讓大哥去皇上面前求求情?」陶氏壓低了聲音道。

此話一出,褚氏氣不打一處來的說道:「弟妹這話是什麼意思?素姐兒再怎麼說也是為了惜姐兒才犯事的,二弟再忙,能忙的過大爺么?也虧得素姐兒這會幫了大忙了,這要是惜姐兒被輕薄了去,她可如何是好?」

那般,皇宮是進不去了,這個年紀再尋個好人家嫁了,更是難上加難。

陶氏被堵的半個字也說不出來。

喬若雲心神恍惚,連抬眼都不敢,另一邊喬若婉是個人情練達之人,就算內心再怎麼翻騰著罪惡的心虛,她還是一副嫡長女的做派,振振道:「祖母,孫女已經將此事和世子爺說了,他就算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您且寬心,素表妹會沒事的。」

喬若嬌眨巴著眼睛,不知為何,她覺得自家長姐說的話似乎不太靠譜。

起碼,她沒有看出文天佑的抉擇會受到喬若婉的影響。

喬老太太手裡的佛珠戛然止住,她緊閉著的雙目漸漸張開,那眸底的血色觸目驚心,只聞她沉著有力的聲音道:「來人,去衙門送信給大爺,二爺,還有大公子,就說是我老太婆讓他們回府!誰要是不想法子救了我的嬌嬌外孫女,誰就給我滾出喬家!」

喬若雲和喬若婉聞言,覺得此話很是刺耳,一個表姑娘罷了,救不了她,連喬大爺,喬二爺,甚至喬家最有前程的後生也得滾!

與此同時,喬若嬌和喬若惜倒是覺得喬老太太的話沒什麼不妥。

眾人正各懷心思時,王姨娘匆匆而至,她一貫的奢華做派都沒來得及準備,就從丁香苑趕了過來。

前腳剛踏入門,她便道:「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我王家有的是銀子,就算我王鳳傾家蕩產也得把素姐兒弄出來!」

王姨娘的豪言壯志總是能無形中讓陶氏顏面無存。

喬老太太雖不喜王姨娘紙醉金迷的過活,此刻卻是頗感欣慰:「難得你有這個心意。」

陶氏微垂著臉,她穿著一身去年京城時興的白底撒碎櫻的褙子,十二幅的湘群也是泛著黃色的,並非是喬家短了她的用度,只不過陶氏自幼秉承婦道禮數,認為主母本應如此持家方是正理。

可惜看在喬老太太眼裡,只覺她不識大體,反倒丟了喬家的顏面。

陶氏偷偷拿回娘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