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96章 盤問

第96章 盤問 (1/2)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4883

文天佑臨風而立,他站在石橋之上,成了一道最為醒目的風景。

眾人皆是仰望,恭維的神色。

對此,他已經成了習慣,以為所有人皆會這般,以為那人也會這樣,所以他強娶了她,甚至

「人當真是你殺的?」他問道,低著眉看著若素,心中若有所思。

不過巴掌大的小臉,身子骨還沒長齊,就學會殺人了?同樣是叫若素,那人可是連只螞蟻都不舍的踩死的。

文天佑連看都沒看一眼曹貴遷,曹家徹底覆滅是早晚的事,曹貴遷也遲早會死。

只是死的超出了他的預料。

「是我殺的,在場人都能作證。」若素後退了一步,仰著頭答道。

文天佑聞言,微皺的眉心更加鎖緊了。

少女臉上平靜無波,這等從容冷靜,饒是男子在殺人之後也是罕見的。

只不過,他方才扶住她時,無意中探到了她的跳動不穩的脈搏。

如此強烈不安!

她也是害怕的吧!

害怕成這樣,也要裝的若無其事么?

突然,文天佑覺得心頭一緊,那個人也是這般的,他每次與她獨處,她都是面不改色,從容淡定,只有他強行拉過她的手時,才知道她到底有怕自己!

心尖上像被針刺了一下,隱隱的,卻忽視不了的疼。

他要是花些時日等她回心轉意,該有多好。

那樣的強佔,只能令得她更害怕自己吧?

他甚至回想起那人在他身下時,不由自主顫慄的神色。

可是他忽略了,忽略了一切,認為那樣做是理所當然。

「稟大人,這便是兇器!」領頭的錦衣衛雙手奉上了不久之前從若素手裡沒收的西域小刀。

文天佑回過神看了一眼,這是一把極為精緻的刀具,小巧的手柄上還鑲嵌著白玉,似乎就是為她量身定製的,他問若素:「是你的?」

若素一點也不想與他多說,言多必失這個道理她銘記在心。

生怕露了一點線索,讓文天佑感知出任何端倪。

她自詡是個五覺靈敏的人,可文天佑絕對是察言觀色,斷案識人的翹楚。

鮮少有人能瞞過他的眼睛。

若素還是淡淡的表情,越是沒有表情,旁人越是猜不出她的心境,她如實回道:「正是!」

文天佑接過小刀,上面已經沒了血跡,早就被擦拭的透亮,初夏的日光照在上面,閃著刺眼的寒光,他十分好奇,為何一個深閨小姐會隨身帶著刀?

她是該有多麼不安才會有這樣的行徑?

護城河之上發生的事,喬家的家奴和婆子以最快的速度通知了喬若婉。

在茶肆等著好消息的喬若婉和喬若雲,萬萬沒料到會是這樣一個結果。

喬若雲憂色難掩道:「長姐,這可如何是好?她怎麼沒被輕薄,反倒把曹貴遷給殺了?!」

喬若婉也是相當的震驚!

她從未想過白若素會做出這樣的舉動。

殺人這種事,當真沒那麼簡單。

她至今還會做噩夢,夢見喬若素渾身是血,抱著同樣滿身是血的孩子站在她床前,向她索命,甚至偶爾還會夢見臉色煞白的柳姨娘,還有那幾個魂歸鄉野的僕人!

「你瞎吵什麼!她殺了人,自然是她要償命,與你我何干!」喬若婉不耐煩的對喬若雲喝道。

她此刻已是心亂如麻!

方才婆子說文天佑也在場!

萬一

她不敢再想下去,連忙往畫舫的方向趕了過去。

喬若婉和喬若雲趕到橋頭時,喬若嬌和魏茗香徘徊在人群之外,心急如焚。

喬若嬌一看喬若婉來了,像是看到了救星,開口就道:「長姐,你來的正好,你快讓姐夫放過素表妹吧,我都聽說了,她是為了自保才殺的人,要不是她,二姐恐怕也難保清白!」

魏茗香一向小心翼翼,這會子卻也道:「素妹妹哪裡像殺人的樣子,她定是被逼急了,這可怎麼辦呢!」

怎麼會牽扯到喬若惜?該不會是曹貴遷認錯人了吧?喬若惜也是嬌小可人的樣兒!

糟了!是她大意了!

喬若婉眸光一冷,白若素才在喬家待了幾個月,怎麼一個個都向著她了:「我知道了,你們先回去吧,這裡不宜久留!」

「來人,送四小姐,五小姐,還有魏家姑娘回府!」喬若婉強勢的吩咐道。

喬若嬌拗不過喬若婉,不情不願的由婆子帶回了喬府。

魏茗香和喬若雲自然也是先回去了。

白若素出了事,於喬家姐妹而言,多少還是會有影響的,尤其是還未出閣的姑娘家。

旁人不知情的,還以為喬家女最喜殺人呢!

喬若婉定了定神,有家奴護著,避開人群,走到了橋頭。

眾錦衣衛去過文府,都認得她,便恭敬喚道:「夫人!」

這樣的稱呼,喬若婉甘之如飴。

「可憐的素表妹,你這是怎麼了?我才離開這麼一會,你怎麼就?」喬若婉說話間,眼眶已經微紅,她上前不容分說的拉住若素,把她護在懷裡,外人看來,喬家嫡長女是如何護著自己的表妹。

「夫君,表妹斷然不會做出這種事,你可要給查清了再定奪。」喬若婉旋即對文天佑祈求道。

遊人和百姓紛紛投來讚賞的目光:「真不愧是喬家嫡女,誰不知道指揮使大人公正無私,她為了表妹,能和夫君提出這樣的要求,當是是個善人。」

若素被她強拉著擁在懷裡,脂粉味充斥著鼻腔,在她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文天佑,她沖著他淡淡的笑了笑。

文天佑心跳一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