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93章 打他 (第三,第四更)

第93章 打他 (第三,第四更) (1/2)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4686

這個聲音像魔咒一般鑽入她的耳。

若素渾身上下一緊,強忍著沒有因為喜悅而露出惹眼的笑容。

甬道上除了巧雲再無旁人,表兄妹又是極容易惹閑話的,加之上次的事,喬府上下已經將她和喬魏遠的事傳的沸沸揚揚。

若素心底再怎麼挂念他,也不能任由旁人將她和遠哥兒往男女之情方向上去想。

一人傳是假,百人傳就可能成真了。

她咬了咬牙,當作沒聽見,接著提步往前走。

可是下一刻,喬魏遠幾乎徹底變聲的嗓音在她身後悠悠傳來:「表妹走的如此著急,原來是怕我了?怎麼?上回打疼你了?你可別忘了,因為這事,祖母還罰了我一個月的月銀呢!」

這孩子!

罰了月銀難不成還怨上她了?

巧雲緊跟在若素身後,她對喬家這位孤僻古怪的三公子多半也是不喜的。

若素依舊沒有理會,最起碼不能在無人的場合與喬魏遠再有任何引人爭議的事發生。

不多時,她拐過一座月橋,很快就入了莫雅居,這下心中方才釋然。

喬魏遠看著身段玲瓏的身影徹底消失,才發出一陣愉悅的笑聲:「呵呵有意思。」

福林手中拎著一捆書籍和文房四寶,一頭霧水問道:「公子,這表小姐上回還對您格外在意,怎滴您這次回府,她都不理會您了?」

在福林眼裡,自家公子就是二房的今後的門庭和支柱,蘭芝玉樹的存在,年紀輕輕就讓幾位名動京城的大儒分外讚賞,今後的仕途可想而知。

哪家姑娘不喜歡這樣的男子?

喬魏遠眉峰微挑,那股子像從無盡的黑暗中帶出的邪意在眼底悠散開去,他輕笑道:「呵我還以為她只是個徒有其貌的花瓶,沒想到還有點腦子,這會子倒是知道避嫌了?」

福林似懂非懂了點了點頭。

若素本想去老太太那邊看看孩子,她一想到喬魏遠也是極有可能過來,便徑直回了西廂院。

院里群花肆放,只不過暴雨之下,大多一夜之間都成了殘花。

她讓巧燕備了小鏟,親自動手收拾花圃,心一亂,便容易犯錯,這個時候最好做點事來分散一下注意力。

可腦中還是回蕩著喬魏遠的聲音:他徹底變聲了,這麼快就長成男子了,柳姨娘您看見了么?

另一頭,喬魏遠果真沿路去了喬老太太的東院,他手裡提著一隻錦盒,一身鴉青色素麵刻絲直裰,走起路來,似乎都是帶風的。

喬老太太對這個孫子是越發的滿意,畢竟是她挑中的人,今後還要靠他照拂素姐兒的。

「孫兒擅自回府還望祖母莫要怪罪,只是四弟出生,孫兒不得不回來。」喬魏遠撩開衣擺,給喬老太太磕頭,行了一個大禮。

喬魏遠在喬府,也只有對喬老太太稍加敬意。

喬老太太輕嘆道:「起來吧,我這個老太婆何曾真的怪過你。」

秦香很快就端了清茶上來,她是老太太院里的大丫頭,平日里也算是半個小主子,便開口道:「三少爺說哪裡話,老祖宗可是每日都惦記著您呢。」

她是老太太養大的丫頭,吃穿用度皆是極好的,如今已是及笄的年歲,正是女子最好的年華,稍作打扮更是美艷。

喬魏遠不動聲色的看了一眼秦香的端著茶盞的手腕,皮膚細緻,他腦中突然渴望某種病態的折磨。

這雙手要是用繩索捆綁起來,定是極美的!他甚至幻想到白皙手腕上溢出的血痕。

他覺得口渴,喝了口茶才抬頭對喬老太太道:「祖母,聽聞四弟還未取名,孫兒這裡正好備了一名,不知孫母可否讓孫兒替四弟取名呢?」

容嬤嬤看了一眼喬老太太,只覺得喬魏遠很不簡單,夏荷生產是昨夜之事,可喬魏遠不僅知曉了,今日就趕回了府,還要給自己的庶弟取名,這是明擺著今後也要將其壓在尊卑之下的。

喬老太太手中的老檀木佛珠倏然一頓,她回看了一眼容嬤嬤,仔細一想,兄長給庶弟取名也未嘗不可,於是便道:「你倒是說說看,取了個什麼樣的名?」

她並非是真的想給那孩子得個好名,她是想知道喬魏遠能強勢到什麼地步!

喬魏遠挑眉,微微一笑,眸光在秦香的手腕上停留片刻,才道:「以孫兒看,『從』字最適合四弟不過了,中間的『魏』字還按著族裡的輩分,就叫喬魏從吧。父親那裡自是不會反對的,您說呢?」

從!順從!服從!

「喬魏從?」喬老太太也是期望著這個孩子長大後能儘力輔佐喬家嫡子嫡孫,不要做出違三綱五常的事,她緩緩點了點頭道:「也好,那就這個名字吧,擇日再記入族譜。」

「多謝祖母成全!對了,這個是孫兒給四弟的見面禮,望祖母代他收好。」喬魏遠遞出錦盒,秦香忙上前接住,轉爾又遞給了容嬤嬤。

秦香的手臂伸出的那一瞬,喬魏遠內心深處嗜血的毒癮再次涌了上來,鼓動的腮幫暗示著他的忍耐。

這時,喬老太太笑道:「你倒是有心了,竟也是塊金鎖,與你素表妹備的見面禮別無兩樣,你們兩個是不是商量好的!」老太太拿出錦盒中的小金鎖,掂量在手中打趣道。

喬魏遠克制著瘋狂,眉心微皺道:「原來表妹也是個有心人。」他輕笑道,似乎心頭的燥熱減緩了些,這個時候想起了那張因為委屈而顯得無奈的小臉,竟能讓他稍感舒心。

他突然很想去西廂院,把那女孩兒扭出來,如果可以欺負幾下,那是最好不過了。

喬老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