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92章 故縱(兩章合一起)

第92章 故縱(兩章合一起) (1/2)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4328

六月夏滿城雨。

翌日一早,喬府上下像被水沖洗過一般,處處皆是一片翠綠,除了散落一地的花瓣暗示著昨夜的暴雨如注。

若素是被人給捏醒的。

她一睜開眼,便看見一張圓潤光澤的臉正朝著她眯著眼笑。

王姨娘今日/穿了一套對襟羽紗衣裳,十分的輕薄,特別適合這個時節穿,她頭上插著一支並蒂蓮海棠的修翅玉鸞步搖簪,晨光從半開的窗欞照進來,將她整個人罩在一片華光之中。

若素艱難的笑了笑:「姨娘解禁了?」

王姨娘哪裡像是剛被禁足的樣子,簡直比之前還要風韻,那胸前的洶湧澎湃愣是擋住了若素的視線,估計戲文里唱的楊貴妃也不過如此吧。

她笑的相當奔放道:「素姐兒,重林已經派人跟我說過了,這次啊還真是多虧你了,不然當真是便宜了那瘦馬。」

若素總算是理清了眼前的情況,看來王重林確實是個消息靈通的人,只是不知道自己想找的人,他有沒有線索了?

「哪裡的話,我不過是舉手之勞而言,怪只怪夏姑娘自己做了虧心事。」

若素話音一落,王姨娘又捏了她的胳膊一下:「瞧你說的,什麼夏姑娘!她就是一瘦馬,那孩子還不知道是不是你二舅的呢!」王姨娘掂量了一下手裡的重量咋舌道:「哎呦,瞧你這小細胳膊,再過幾年嫁了人,可怎麼扛得住!」

她需要扛得住什麼?

若素愣了片刻才恍然大悟,嘴角抽了抽,商賈之女果然是非同一般,什麼話都敢往外說。

見她羞紅了臉,王姨娘笑眯眯的拉著她的小手在手掌心攥了攥,喜歡的不得了,她挑開話題道:「重林讓我問你一下,甄劍那裡,你到底是怎麼想的,人家神醫如今可是茶飯不思,雖然嘴上不說,心裡頭就惦記著你去拜師呢。」

若素捋了捋垂露在胸前的碎發,有關神醫,她做的好像有些過火了,卻也是事出有因,不弔足了他的胃口,他豈能那麼輕易就鬆口呢。

更何況

「姨娘,不瞞你說,其實我並不會什麼聽骰子的功夫,那不過是天生的五覺靈敏,神醫若是真想讓我教他,我是壓根沒辦法的,所以才拖到現在。」若素實話實說,在王姨娘面前,她也沒必要扯謊,王家人絕非表面上看上去那樣簡單。

她話音剛落,王姨娘一愣,旋即笑的更加奔放:「哈哈原來咱們素姐兒是在玩『欲情故縱』呢!你是怕他知道真相不願意收你為徒是吧?故而這才一推再推,等他沒了耐心,也就沒那麼些個準則了。」

瞧吧!

王姨娘倒是猜的一點也不差。

若素靦腆了點了點頭。

王姨娘看著她的小模樣,恨不得拉進懷裡好好疼疼,她寬慰道:「素姐兒莫怕,神醫要是不願收你為徒,我就用銀子砸他,一直砸到他願意為止!」

若素聽完王姨娘一番財大氣粗的保證,只覺好笑又心暖。

上一世,王鳳待自己也算善心,只是礙於陶氏,若素總是和她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此刻,她才覺得自己曾今有是多傻!多無能!多懦弱!

弱者從來都只有被欺的份,就算你再怎麼卑微乞憐,那些個想欺壓你的人也不會心慈手軟。

「有姨娘的話,我就放心了。」若素順著王姨娘的話說道。

王姨娘在西廂院待了不到半盞茶的功夫就走了,倒是留下了不少金銀細軟和人蔘鹿茸。

她扶了扶額,估計再這樣下去自己就能在京城置辦幾間鋪子了,她吩咐林嬤嬤道:「嬤嬤,姨娘送的東西,你單獨記在賬上,入庫之後也不要與其他東西混淆了。」

林嬤嬤疑惑道:「小姐,這是為何?」

若素沒有直接回答她,只道:「嬤嬤照辦就是,不要多問。」

林嬤嬤應下後,便叫了霓裳和霓月一道歸置屋裡的物件。

若素用過早膳,看時辰還早,便在進學之前去了一趟喬老太太院里。

青石小徑被雨水沖刷的一塵不染,兩旁的翠竹上還滴著水珠,日頭已經開始有些毒辣,只是走了幾步,若素便覺得熱了。

她暗自嘆道:這些日子補的過頭了,動不動就燥熱。

重點是內裳和肚/兜的尺寸似乎又小了,她可不想踏上王姨娘的『後塵』。

不一會就到了東院,她剛步入屋內便看見陶氏和褚氏都在,連同安靜了好些日子的喬若雲也現身了。

喬老太太看見若素,開口喚道:「素姐兒過來,瞧瞧你的小表弟。」

老人家臉上的笑容並不明顯。

若素朝著乳娘走了過去,乳娘三十來歲的年紀,體肥/胸/大,一看就是乳/汁充足,她懷裡抱著個襁褓,若素走近後才看見襁褓里紅彤彤的一張小臉。

孩子還太小,根本就看不出來像誰。

「這就是四表弟了?可取名了?」若素看不得這樣的孩子,她想起了前一世自己那還沒出生就夭折的骨血。

只是一眼,若素便走到喬老太太身側,依著她老人家坐著。

褚氏一臉的不以為意,心道:不過一個瘦馬生下的庶子,取個什麼樣的名還不都是一樣。

陶氏倒是一派寬容大量的正妻模樣,她笑道:「還沒呢,二爺近日公務繁忙,這孩子又是早產,過了滿月再取名也不遲。」

這就是嫡出和庶出的區別,若是正妻所生之子,怕是早已備上好些個名字供選了。

若素從袖中拿出一隻彩錦如意六角小盒子,裡面裝的是一隻小金鎖,是王姨娘送她的,她全當是借花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