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90章 雄黃

第90章 雄黃 (1/1)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2293

一般人遇到這樣的好事,定會象徵性的回絕一二,可若素卻隨即伸手接過令牌,小臉上泛著璀璨的光澤:「那就多謝表哥了。」

朱鴻業的眼睛也是極為有神的,他搖頭失笑,隨意吃了幾塊糕點就借口離開了。

魏茗香這才敢抬起頭,她驚訝的看著若素:「素妹妹,你真是好運氣,我可聽說了宮裡頭那位淑妃娘娘很是受寵呢,你有這樣的表哥和姨母真是修了幾世的福了。」

她滿臉的艷羨!

若素未語,嫩白的指尖緊緊抓著令牌,朱鴻業的這般行徑又是為何?

自己實在沒有讓他可以利用的價值,父親如今的官位也沒有任何實權,美色么?她不過是個沒長開的女孩兒罷了,像朱鴻業這樣的人,實在犯不上討好一個女子。

」哎「魏茗香長長的嘆了口氣,人和人之間是不能比的!

「香香姐怎麼臉紅了?」若素作不解狀說道。

魏茗香雖算得上是個心細之人,可某些細節還是出賣了她妄想高攀權貴的心思。

不知為何,若素有些同情她,自己如今雖也是身不由己,起碼還有外祖母照拂著,也沒有家族之人逼迫自己高嫁。

「我我哪有!「魏茗香接連吃了好幾塊糕點,迅速轉移了話題:「你聽說了么?你二舅養在外面的那瘦馬快要生了。」

若素讓巧雲收起了令牌,她則試探性的對魏茗香道:「這才六月份,還未足月,怎麼就快要臨盆了呢」

除非

魏茗香一知半解的看著若素,沒能立即明白其中的意思,她道:「興許她是要早產了,我父親的一個姨娘前幾年就因動了胎氣,早產下一個男嬰,還未滿月就夭折了。」

她話至此,才意識到了有些事不該從她嘴裡說出來,魏家眼看就快分崩離析,但好歹也算是書香門第,後院小妾產子之事實在不值一提。

若素倒沒有看扁妾室庶出的意思,她前一世本就是庶女,太清楚一個庶女在主母和嫡女的壓迫下,過的是怎樣的日子。

不過,她既然答應了王重林去幫襯王姨娘,自然要從夏荷著手。

「香香姐可否幫我在女先生面前告個假,今日身子有點不適,就不去進學了。」若素一手撐著額,嬌態百出,皺眉之餘,還真有幾分西施病態之美。

魏茗香心中難免艷羨,這白家雖也是落魄之戶,可起碼白若素長的是萬一挑一的容色,今後想嫁個普通世家做正妻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

可是她自己卻是哪一樣也不佔。

魏茗香放下了碗筷,笑容苦澀道:「素妹妹好生歇著,女先生那邊,你就不必擔心了,她這幾日被五小姐氣的可不輕,哪裡還有閑心去挑你的毛病。」

若素訕訕一笑,真不知道喬若嬌又怎麼招惹到女先生了。

魏茗香一走,若素便讓霓裳和霓月退了下去,她對巧雲道:「這幾日讓你打聽的事,有結果了么?」

巧雲自幼被白啟山買進了府,又是學過幾招武術的,加之心細聰慧,她辦事一向很有效率。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就算她的身上存著諸多疑點,可起碼還算衷心。

這一點,若素很堅信。

「稟小姐,奴婢也是今早才得來的消息,本打算跟您說呢,只是魏家姑娘來了,奴婢怕誤了事就沒提。」巧雲道。

若素表情淡淡的,玉蔥一般的指尖撥弄著庭院里開的正艷的蜀葵,她掐下一朵親手插在了巧雲的鬢髮間,看著她的眼睛道:「很好,你辦事本小姐放心你一直是我最信得過的人。」

巧雲聞言,嘴角抿了抿,若素注意到了她滾動的喉結。

這是無可厚非的心虛。

「說吧,有什麼發現?」若素轉過身,給巧雲留了一個台階下。

巧雲遂回道:「奴婢起先問過了回事處的管事,可沒有人看見過夏姑娘做過任何不正常的事,於是奴婢又去小亭軒買通了兩個近身伺候的小丫頭,原來這夏姑娘一月前曾讓人出去買過雄黃酒。」

雄黃可殺百毒、辟百邪、制蠱毒,是常用的藥酒,這東西雖好,卻有一點是致命的!

那就是可墮胎!

「一月前」若素喃喃自語,夏荷倒是籌劃的很周全,一月前就備好了雄黃酒,卻一直等到前些日子才用上,為的就是能保住她腹中孩子,然而在喬二爺面前演上一場苦肉計。

月份足了,少量的雄黃酒還不足以威脅腹中孩兒。

計謀若能成功,她既能得了喬二爺的憐惜,又能將矛頭指向陶氏,又或者王姨娘。

若素心中莫名堵悶:又是一個善於一箭雙鵰的女子!

自己這個前世的父親是何等的愚笨,總是被這樣的女人牽著鼻子走。

「那兩個小丫頭可靠么?」若素問道。

她無心對付夏荷,只是王姨娘此次著實冤枉,她就算不看在王姨娘平日待她和善的份上,也得看在王重林替她尋人的面子上,她定要把這件事查清楚。

至於夏荷,若素實在是沒有那個菩薩心腸饒了她這次。

錯就是錯,就算身份再怎麼卑微,也不是險惡用心的借口。最起碼王姨娘並沒有先對她下手。

巧雲回道:「夏姑娘待人刻薄,又是個眼高的人,壓根就不把那兩個粗使的丫頭放在眼裡,整日里沒少給她們氣受,奴婢猜只要給足了銀子,她二人定會聽小姐的吩咐。」

若素對巧雲的分析很滿意,同時也在腹誹,這樣一個聰明的丫頭到底是怎麼被褚辰給利用的?

他褚辰也未免太處心積慮了!

「小姐?」巧雲等了片刻,發現若素看著一朵朵或紅或粉的蜀葵發獃,她輕聲喚道:「小姐可是覺得有哪裡不妥的地方?」

若素將視野從花叢中移開,淡淡道:「這件事不能由我出面,這樣吧,你且去說服了那兩個丫頭,讓她們去二舅面前說明事情原委,記住讓那小丫頭嘴緊一些,不要說漏了嘴。」

巧雲應下:「奴婢這就去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