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86章 內訌

第86章 內訌 (1/1)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2566

「表妹在我面前無需客道,母妃也是時常念叨起姨母,你我本是表兄妹,口口聲聲八皇子,倒是與我見外了。」朱鴻業笑道,俊挺的五官頗顯貴氣。

終究是皇家之人,舉手投足之間的架勢實在令人無法不『卑微』。

喬老太太拉著若素的手,說道:「你表哥都發話了,今後要是在喬府碰上,就得叫『表哥』。」

若素微微一笑,在喬府遇上得叫『表哥』,出了喬府,恐怕還是得以『君臣』相稱了吧。

白啟山被貶嶺南,如若淑妃和八皇子極力去保住他的話,也不是沒有可能。

可並沒有人去這麼做!

人心吶!

比這世上的任何一件東西都要來的薄涼!

若素坐在了喬老太太身側的雲龍捧壽坐褥的禪椅上,從她的角度,可以注意到朱鴻業的注視,又或者說是審視。

在小竹林與喬若惜幽會一事,要是讓世人知曉了,皇帝再怎麼寵愛淑妃,也不會將這個兒子留在京城。

天底下,沒有男人可以容忍自己的女人被別人沾染,更何況這人還是皇帝,坐擁天下的人!

「既然表哥都這麼說了,那我照辦就是了。」若素乖巧的應下,臉上毫無破綻。

不過,這件事她也不能就這麼算了,遂迷糊道:「外祖母,今個兒大表姐來過了么?」

喬老太太見少女一臉的狡黠,真是越長越嬌艷了,她疼惜的不了的,捏了捏她的臉笑道:「你以為旁人都跟一樣,整日里就知道玩外跑,要不是你父親留了心眼,給你指派了幾個護院,我定把你圈在院里不可!你大表姐啊,早就來請過安了。」

廳堂里,酥油燈跳著火焰,映在琉璃燈罩上,發出微黃且明艷的光芒。

少女的臉龐皎潔如玉,滿眼的懵懂,她好奇道:「那就怪了,不久前大表姐還讓人通知了我,說要和我一道來給您請安呢,害的我在小竹林等了好一會,腳都站疼了。」

若素俯身,捏了捏在馬背上被褚辰壓腫的腳裹。

喬老太太看著她委屈的樣子,覺得好笑又好氣:「你這丫頭,等急了不知道自己先過來么?你大表姐許是有事要與你二舅母商議,把這事給忘了。」語罷,老太太對秦香道:「還不快去把跌打藥酒拿過來,沒聽見我乖乖素姐兒腳疼么!」

秦香笑眯眯的應道:「老祖宗莫要擔心,奴婢這就去!」

若素眼角的餘光掃在朱鴻業的臉上,她捕捉到了一抹狠意,不過很明顯,他並不是針對自己。

秦香很快就拿了藥酒過來,朱鴻業自然要借口離開,他起身對喬老太太道:「外祖母,孫兒去找兩位舅舅討教事宜,就不叨擾您了。」轉爾,他對向若素飄然一笑,露出兩排潔白的牙齒:「表妹腳傷不便行走,待哪日尋了機會,我定領你去見見母妃。」

「多謝表哥。」若素眨巴著眼,誠懇道。

朱鴻業俯視著燭火下的少女,愈發覺得天真爛漫,懸在心頭的一把劍總算稍稍放了下來。他此刻幾乎可以篤定若素什麼也沒看見了。

他一離開,秦香就開始給若素擦腳。

喬老太太見腳裹處腫起的一大塊,心疼的不得了,嘴裡碎碎念道:「你這孩子!非要逼著外祖母禁了你的足才知道消停,你看看魏家姑娘,整日里不是做女紅就是跟著女先生學書法,你就不能讓我老太婆省點心!」

嘴上雖言詞嚴厲,可話一出口,老太太便從秦香手裡接過藥酒,親自給若素揉了起來。

老者已是頭髮斑白,昔日的雍容猶在,卻是消瘦的很了,若素鼻頭一酸,拍著老太太的背道:「外祖母,若素給您保證,一定一定不會讓自己再受傷害!」一定不會!

任誰也不能再傷她一絲一毫,不能再搶她一絲一毫!

翠玉閣,氣氛凝重。

丫鬟婆子皆被屏退了出去。

喬若惜臉上火辣辣的疼,她單手捂著臉,一隻手指著喬若婉,眸底淬的淚,卻還未掉下來,她喝道:「你你憑什麼打我!」她的聲音發顫。

陶氏也被喬若婉的舉動嚇了一跳,她本來聽了喬若婉的話,想給喬若惜一點警告,卻從未想過真的給她責罰,要知道二女兒這張臉是要去見皇帝的。

她陶氏一族的榮寵,以及她自己今後在喬家的地位,今後都要依仗喬若惜的。

「你長姐打你,也是為了你好。」陶氏側靠在床沿上,氣悶道。

喬若婉更是一手撇開了喬若惜指著她鼻子的手,一點也沒覺得這一巴掌打錯了,她道:「二妹,你真是糊塗了!八皇子是什麼人,你難道還不清楚!他對你從來都不是認真的,這件事要是被姑母知道了,後果不堪設想!」

喬若惜終於沒能忍住,潔白的臉頰上,兩行清淚無聲而落,她憤憤道:「為了我好!?為了我好,你們會答應姑母讓我入宮?為了我好,你們明知道我自小就喜歡錶哥,還要拆散我們?為了我好,你們會故意把素姐兒騙到小竹林?!長姐!你以為你這點把戲能騙的了我么?當年你害了三妹還不夠,你如今算計到我頭上來了!」

提及喬家三小姐,陶氏和喬若婉難免臉色難看。

人,到底是直接或間接死在她二人手上的。

喬若婉塗著玫瑰色口脂的唇緊緊一抿,但很快又恢復理直氣壯:「二妹,你提她做什麼!現在你的事才要緊!你難道不知欺君之罪是要滅九族的!」

喬若惜深吸了一口氣,看著自己的母親和長姐,眯了眯眼,頓了頓才睜開眼道:「呵呵滅不滅九族,我就不知道了。不過長姐這次拉表妹下水又是何故呢?嗯?因為她也叫那個名字吧?是不是每次看見她都會想起三妹?你猜姐夫會不會也對她情有獨鍾呢?表妹長的如花似玉,再過幾年定是比死去的三妹更出眾,到時候」

「你住嘴!」喬若婉一把掌再度扇了過去,身為喬家長女,她容不得下面的妹妹們對她不敬,只可惜這一巴掌卻被喬若惜硬生生擋住了。

「還想打我!虧得我當年幫著你做了那麼多傷害三妹的事!你說的沒錯,我還真是糊塗,直到現在才想明白三妹和姐夫之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有些話不挑明並不代表我不知情!我的好長姐,你到底知不知道什麼叫做羞恥!」喬若惜握著喬若婉的手腕,狠狠往下一甩,冷笑道:「長姐還是儘快回長信侯府吧,姐夫正當豐茂,你可要小心了那些個居心不良的狐媚子!」

喬若惜的譏諷成功的激怒了喬若婉,同時喬若婉此刻也十分清楚的明白,這個二妹已經不受她控制了。

女子啊,遇到男女之情,多半都會失了理智,她自己又何嘗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