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85章 見面

第85章 見面 (1/1)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2493

巧雲並不知道朱鴻業是誰,但還是很警惕的在若素耳邊道:「小姐,咱們還是走吧。」她指了指假石之後的小徑。

走?

走了這一次,還有源源不斷的下一次。

逃避是解決問題的好辦法,但也是最愚蠢的辦法,她用上輩子學會了這個道理。

頃刻間,若素突然站起身,張大了嗓門,怒中帶著嬌嗔道:「巧雲,大表姐不是說要在這裡見我的么?怎麼不見她人呢?」

巧雲被自家小姐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不輕,愣是僵硬的站起身,配合道:「小姐您別著急,再等等看,許是喬大小姐有什麼事給耽擱了。」

這邊的動靜在寂寥無人的夜幕里猶是引人注意。

小竹林里的兩人陡然拉開了距離,慌忙且倉促。

喬若惜臉上猶掛著淚珠,模樣極為嬌美。

朱鴻業拉了拉衣袍,雖是不舍,卻還是提步很快消失在了竹林深處。

還未大難,卻已『各自飛』。

喬若惜理了理凌亂的衣襟,拉緊了衣領,將鎖骨處觸目的紅痕掩藏了起來。

她款步走出小竹林時,已是滿眼的清明。

只是,佯裝的再完美,眼神是騙不了人的。

若素一見到她,便極為驚訝道:「惜表姐,你怎麼會在這兒?是不是大表姐讓你找我的?」

巧雲立在一旁,低著頭,心裡還是發怵,這位喬家二小姐可是要入宮的人吶!卻私/通男人,這等罪名足以讓喬府上下輪流砍頭好幾遍了。

喬若惜臉上掛著淺淺的笑,因為施了胭脂,肌膚白裡透紅,加上剛剛哭過,更是風情萬種般楚楚動人。

難怪,朱鴻業會冒這麼大的風險

若素正思忖著,便聽到喬若惜問道;「是我長姐讓你在這裡等她的?」

她的語調顯得有些激動。

若素比她小六七歲,在她面前儼然一個小人兒,小孩子說的話,很多人都會當真的。

「對呀,是大表姐讓她身邊的一個小丫鬟特意來通報的,還說要在這裡與我匯合,然後一道去外祖母那兒請安呢,惜表姐可是要與我同去?」若素興興道。

喬若惜的表情越來越微妙,她再度確認的問道:「我長姐當真這麼做了?」

若素點頭稱是:「要不然,我怎麼會在這兒等她呢,惜表姐,你這是怎麼了?臉色怎麼這麼紅?」她捂著嘴,樂呵呵的笑出聲來:「惜表姐這幅模樣當真是眼熟,那日雲表姐見了褚世子也是臉紅耳赤的呢!呵呵」

少女銀鈴般的笑聲在竹林邊闖蕩開來,喬若惜抿了抿唇,遂揮手道:「我豈會與她一樣!表妹莫要這般說了!母親找我有事,你自己去祖母那兒吧。」

喬若惜走的很著急,少傾便消失在了小徑最深處。

她連個貼身的丫鬟也不敢帶,可想而知身邊定是沒有一個信得過的人,想必陶氏和喬若婉已經把她監控的死死的了吧。

可惜啊,紙是包不住火的。

喬若婉倒是走了一步好旗,以為讓若素當了這個程咬金,就能皆大歡喜了。

既給喬若惜一個警告,又可讓若素成功淪為目擊者,甚至極有可能,朱鴻業會選擇殺人滅口!

好!

非常好!

她竟連一個表小姐也不打算放過,借刀殺人一向是她的『拿手好菜』。

「小姐?您在想什麼呢?那那男子會是誰呢?喬二小姐可是要進宮的人,他也不怕被砍頭!」巧雲左顧右盼後,壓低了聲音道。

「這樣事要是傳出去,恐怕掉腦袋的不是他!」而是喬府上下,甚至包括若素自己。

若素再次叮囑道:「你記住,此事不得讓任何人知曉,明白么?」

巧雲沒有多問,應了聲便彎下腰,吹了火摺子,點燃了琉璃燈里的蠟燭。

甬道兩側種滿了翠竹,風一吹,搖曳著別樣的陰森。

若素還是去了喬老太太所居的東院。

踏入月門,便是燈火輝煌的景象,男子爽朗的笑聲從堂屋傳了出來。

若素側過臉,正對著巧雲,神情肅寧道:「一會要是看見了什麼人,你全當沒有看見,只管低著頭,莫要出聲。」

巧雲看出了事態的嚴重性,連忙道:「奴婢省得了,小姐放心。」

若素心中暗道,幸好這次跟在自己身邊的人不是巧燕。

巧雲雖有異心,卻也是省心的丫頭。

秦香看見若素,忙撩開玉竹帘子,笑道:「表小姐來的真是時候,老祖宗方才還讓奴婢去請您過來呢,您進來瞧瞧,是誰來了?」

若素只笑不語,她當然知道誰來了。

進了屋,一身華服玉帶,貴氣逼人的朱鴻業便撞進了眼底。

按輩分,白若素和朱鴻業理應是嫡親的表兄妹,只是卻從未見過面。

若素自然是作驚訝狀道:「外祖母,我並不知您屋裡頭有客人,素素改日再來給您請安。」她微微一鞠,歉聲道。

喬老太太很是喜歡喬莫儀所生的朱鴻業,見了外孫子,心情自是大好,她笑道:「呵呵素姐兒這是什麼話?快過來讓外祖母瞧瞧,你這一整天不見人,又去哪兒貪玩去了!今個兒你算是來的趕巧了,這位啊是你表哥!」

若素走到喬老太太身側,流轉的大眼打量了朱鴻業一番,遂問:「你是姨母的」她好像突然警覺到了什麼,小臉一驚道:「民女拜見八皇子!」

朱鴻業帶著審視的目光,身子前傾,猿臂搭在東坡椅扶手上,唇角一勾,眼眸眯了眯:方才是我想多了,看來她確實沒有看到我和惜表妹在小竹林

「早就聽聞姨母留下了一個玉一樣的女孩兒,今日一見,倒真是想起了白大人。」朱鴻業一言至此,頓了頓才道:「表妹,你在外祖母家中可還習慣?我定會在父皇面前求情,讓白大人早日回京。」

若素心中冷笑,她這具身子的主人在這世上活了十二年了,也未曾見過嫡親的姨母,嫡親的表哥,想必宮裡頭的那位淑妃娘娘是有意避著白家人的吧。

可是為什麼?

若素一時還想不通!

「多謝八皇子好意,民女能在外祖母身邊,自是習慣的。」若素怯生生的道,襯著她姣姣如月的臉蛋兒,壓根就是個膽小,不知世事的小丫頭。

她要是看到那一幕,應該早就驚慌了吧!

朱鴻業再度確信若素對他不會造成任何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