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83章 田莊

第83章 田莊 (1/1)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2300

『歷史』總是以會獨特的方式驚人的相似。

若素被拎進一輛褚辰專用的青帷馬車,二人劍拔弩張著,一路各懷心思沉默無語的到了白府。

與上次不同的是,白若素的閨房裡不知何時多出了整整一箱籠的衣裳,或是蜀錦,或是杭稠的料子,尺寸都是按著她如今的身段量制的。

毫無疑問,能做出這件事的人除了褚辰,再也找不出第二人了吧。

若素莫名的心驚,竟也帶著受寵若驚的情緒。

可褚辰所寵之人,畢竟不是真正的自己呀!

那種令得她呼吸一滯的念頭很快拋之腦後,所謂『借屍還魂』多談無意,甚至極有可能會害了自己,害了白啟山。

換好衣裳來到前院時,褚辰正和潘叔說些什麼,隔著一道漏花窗,若素只能看見褚辰俊挺的側顏和他斜飛的濃眉。

許是注意到了有人的窺視,褚辰眼風一掃,二人四目相對,幾十丈遠的距離彷彿隔著遙遙相望的冰川。

誰也不肯低頭!

「既然到了,就過來吧。」褚辰的嗓音以強勢的勢頭傳了過來。

若素咬了咬唇,這人的眼睛當真是尖的很。

潘叔笑眯眯的躬身對若素道:「小姐,您上回給老奴的銀票都派上用場了,府上都按著您的吩咐修葺了一番,大人回京定會十分欣慰。」

白府是當初皇上賜給白啟山的宅子,後堂五間七架,雖也算得上是雅居寬闊,其底蘊卻是無法和百年世家的喬府相比擬的。

若素被婆子伺候著坐在了廳堂的下首一席,她嘗了口白府老奴自製的茶葉,振振道:「有勞潘叔了,父親未回京之前,府上諸事還要靠潘叔多多打點,我記得父親有一處京郊的田莊,賬本雖在我手上,可田莊里的瑣事還是得指望潘叔親自去過問的。」

白啟山發跡之前,祖上世世代代皆是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庄稼人,尤其是種茶這一塊。

白家在京郊的田莊盡數種的都是茶葉,只不過地屬北方,所產的茶葉品質實在算不得好。

而白啟山公務繁忙,又是朝廷重臣,曾深得聖心,哪裡有閑功夫打理田莊,且白家一直都缺個管事的主母。

潘叔臉上堆著的笑忽的一僵,舒爾才道:「唉!老奴自當盡心儘力。」

若素看出了潘叔的難言之隱,白啟山樂善好施,白家的田莊從來都是做虧本的買賣,對此,也就是為了養活那田莊里幾十戶農家罷了。

可如今的白家哪裡有銀子支撐這筆無底的流水賬?

「潘叔不必多慮,我自有主意,你且幫襯我看管好即可,其他的事,你暫且不用思慮。」若素淡淡道,凈面之後的小臉在初夏的光線下,泛著淺淺的容光,她說話的時候,有股子不屬於這個年紀的沉穩和篤定,可再看她那雙盈盈水波的眼,又是無比狡黠的。

潘叔笑的不太自然的應道:「老奴都聽小姐的。」在白家,小姐才是說話算話的,就連大人也事事謙讓著小姐,小姐說什麼就是什麼!

褚辰專註著聽著若素的每一句話,可他的眼眸卻是微微斂著的,他自己都沒有察覺,聽到這裡,嘴角慢慢的揚起一抹意味深長的弧度。

她又想打什麼主意了吧?

那處田莊,實在算不上肥沃,褚辰此刻倒想看看若素究竟能如何扭虧為盈?

若素看了一眼更漏,對潘叔道:「我先行回外祖母那裡,潘叔若有急事,可讓人送信過去。」

潘叔愣了愣,看著稚氣未脫的小姐,彷彿看到了夫人剛嫁進府那會的光景。

他點頭如搗蒜,連連應下。

吩咐的差不多了,若素指尖挑撥著桌案旁的瓷瓶里斜插著的幾隻五色梅,對褚辰道:「若素忘了向世子爺道謝了,今日在寶月樓的銀子,我他日定會雙倍奉還,對了,世子爺不是還有要事么?」

逐客令一下,褚辰忽的抬眸,出乎若素意料之外的是,他這次並沒動怒,反倒樂在其中的看著她,像是等待著獵物上鉤的獵手。

深沉的眸充斥著城府和魅惑。

「雙倍?好,我等著你雙倍奉還。」褚辰單手撩開衣袍,充滿磁性的嗓音拖的老長,玄色身影站起之時,挺拔如松,他回味一笑,轉身提步邁出了廳堂。

去寶月樓的路上,王璞實在忍不住,遂問道:「世子爺,那白家姑娘實在是不懂人情,您何不挑明了心思?」

不過一個女子,像自家主子這樣的身份,只要一句話,多少紅顏便會趨之若鶩。

褚辰未語,他闔上了眸,若有所思。

她要任性,他可以許她任性,但不是現在。

朝野之上,紛爭似火,以他如今的實力,根本就無法護她一生周全。

再等等吧,等到坐上那個位置!

潘叔去馬肆套了馬,這時,巧雲和巧燕紛紛而至,手裡提著好些只琉璃瓶所裝的駐顏之物。

「小姐,奴婢可算是找到您了,這會子真得多虧了褚世子身邊那個隨從,要不是他報信,奴婢也不知道您又回府了。」巧燕口無遮攔,又是自小在白家長大的,根本就不像尋常的丫鬟。

她這話剛出,巧雲忙是輕嗑了起來。

若素扶著額,怒其不爭的道:「你難道忘了是他的主子『挾持』了你們家小姐我么?你還要感激他?我看不如把你許配給他算了。」

身邊的這兩個丫頭總歸是要嫁人的,若素不由得想起了青墨,上輩子她是喬府的庶女,身邊就這麼一個丫頭,到頭來卻還是被陶氏和喬若婉收買了,也不知道自己死後,她是怎麼被處置的!

要知道,喬若婉是絕對不會留下『禍害』的!

巧燕後知後覺,本身就不如巧雲聰慧細緻,聞言臉色唰的一下紅透了,她急忙道:「哎呀,小姐您!奴婢說錯了還不成么!」

若素很會識人,像巧燕這般的丫鬟,多半都是視主子為命的。

她不動聲色的看了幾眼巧雲,心下思量輾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