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82章 賒賬

第82章 賒賬 (1/1)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2836

雅間屏風之後的長案上,擺著一隻銅製的三鼎香爐。

裡面點的是鎮北侯府世子爺的居所中常年不息的薄荷香。

這種香料在這樣略顯燥熱的初夏,讓人聞起來有種雨荷初晴的感覺。

褚辰的手在半空停滯,灼灼而視著對面而坐的『少年郎』的唇角,目光像是上了鎖,他看著若素一張一合的櫻紅色唇瓣,因為沾了油漬,格外的晶亮,像是塗了蜜一般,誘人妄想一親芳澤。

這種色令智弱的錯覺,在褚辰重生之後,越發的強烈。

他斂了斂眸,不想讓若素知道他非君子所為的齷齪心思,起碼現在還不能。

「你吃這麼快做什麼?放心,無人與你搶!」褚辰的語氣少了半個調,語罷,他如若無事的夾了幾道若素吃過的菜,嘗著她剛才嘗過的味道。

若素這輩子再也不想做什麼深閨小姐,禮節規矩給她帶來的只有無盡的束縛,再者,她在褚辰面前已經出盡了丑,實在沒必要刻意偽裝了。

她嘴裡含著一塊芙蓉蒸糕,含糊不清道:「方才與表哥有事商議,誤了用膳的時辰,我也確實餓了。」

總算有句實話!

話音剛落,只聞褚辰鼻音出氣,帶著嘲諷的意味:「你還知道餓?」他星眸一凜,與生俱來的威壓瞬間將好不容易擺出的溫和湮滅:「我說過的話,素素從來都不聽?!」

話題似乎永遠都繞不開,若素心頭壓著火,連吃了幾顆葡萄才得以舒緩。

這個人也未免太自以為是了,他說的話,她就一定要聽么?

「世子爺,您可謂京城數一數二的世家貴胄,食不言這個道理該是懂的吧?」若素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對褚辰明白的表示,她此刻不想說話,更不想談論她是否應該『為他是從』。

突然之間,一聲『啪嚓』粹響打破了看似和諧的飯局。

褚辰手中的筷子分裂成四段,掉落在地。

寶月樓的竹筷都是經過特殊秘制的,不同於尋常的毛竹所制,斷裂的聲音特別清脆。

若素聞聲,驀然抬頭,看到這一幕,說不驚心是假的。

她前一世在喬府後院就從喬若雲口中聽聞過褚世子的威名,少年解元,文韜武略,曾徒手打死過高麗武士。

若素的目光落在了褚辰的手上,上面的冒起的青筋尤為醒目,她就算自願送上門,也不夠給他塞牙縫的吧?

「還望世子爺見諒,若素只知寶月樓的菜色極佳,卻不知筷子竟如此劣質!擾了世子爺的雅興,是素素的不是。」若素收斂了臉上的異色,眨巴著大眼,簡直單純的要命。

褚辰嘴角一抽,他方才是過激了,壓抑了兩世的情愫無人可述,而罪魁禍首卻還火上澆油,令得他幾欲控制不住。

聽了若素的說辭,他更是被氣的臉色陰鬱,明知他是為何動怒,她還跟他裝傻!

可她又變得看似乖巧,主動認錯,褚辰猛然發現他還真拿她沒辦法了。

下一刻,連站立在一旁的貼身護衛王璞也聽不下了。

若素意猶未盡,仍是圍繞著『筷子』道:「也不知這寶月樓的主人是誰?太沒眼界了,此等佳肴,理應配上花木熏香的碗箸才是!這點陶朱之道都不懂,想必定是個愚鈍之人。依我看,他不是個老翁,就是個肥腸滿腦之流。」

王璞目測著現場的狀況,暗地裡為若素捏了把汗。

世子爺從小便備受尊寵,連太子殿下都對他禮讓三分,這白家姑娘再怎麼討世子爺歡喜,也不能這般口無遮攔。

若素看著褚辰面無表情,泰山壓頂而不改色的俊顏,嬌妍的唇角微微一揚,滿意的笑了笑。

猜得沒錯的話,他才是寶月樓的主人吧!

既然他要瞞著,那麼她也不揭穿,如此這般最好不過。

「呵呵---老翁?肥腸滿腦!」褚辰嗓音醇厚,像是壓制著某種即將爆發的情緒,他深不見底的眸一瞬也不瞬的看著若素,從她的唇,到她的眼,盯視著她臉上一切微小的變化。

竟然如此坦蕩蕩!

他倒是低估了她了。

「怎麼?世子爺見過寶月樓的主人?定是與素素說的極為相符吧?」若素水眸盈盈,淺淺的酒窩隱約可見,『少年郎』的清秀中總是少不了一點媚/色。

褚辰未語,半晌才道:「素素不急,終有一天,我會讓你知道他到底是不是肥腸滿腦。」

這話像是淬了冰一般鑽進了若素的耳際,她不禁打了寒顫,繼而為了掩飾漏了半拍的心跳,又埋頭吃了起起來。

一頓飯最終無疾而終,褚辰似乎並沒有什麼享受佳肴的心情,他拿著銀色錦帕優雅的拭了拭唇角,抬頭看著若素道:「你吃飽了?」

怎麼不飽?

方才為了少說話,她可是拚命在吃!

這時,若素靈光一現,突然記起一件事,出門之前,銀票都是放在巧雲身上的,她可是身無分文。

可這一頓名義上分明是她宴請褚辰的。

「嗯?」褚辰見她一副鬼主意的態度,眉頭一皺:「怎麼?」他靠在了東坡椅後背上,好整以暇的看著若素,雙臂抱胸等著看她還能整出什麼事來。

他心中苦笑:她終究還是太小了,否則---

「那個---我---可以先賒賬么?」若素委屈至極的道,眼看眸底就開始潤了水珠,襯著精緻的五官,欲拒還羞般的嬌態。

一般人準會被她給糊弄過去,褚辰自認也差點就上當了,可經過這幾次的相處,他實在太了解若素的脾性了。

「素素,你也知道,酒樓的主人既是老翁,又是肥腸滿腦,至於賒賬----我聞所未聞!」褚辰漫不經心的說著,眉眼之間的怒意擋都擋不住。

這是在和她置氣呢!

若素忽閃著水眸,一副不解其意的看著他,問道:「莫非,這酒樓的主人不僅貌不驚人,還是小氣家子!」

褚辰唇角微揚,氣結之餘又覺得好笑,他的素素在變相的指責自己小氣呢!

「呵呵----」一陣低醇磁性笑聲,帶著破繭而出的衝動,褚辰眯了眯眼,倏然之間身子往前一傾,長臂一伸,大手捏住了若素的手腕。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饒是若素早已心如止水,也難免嚇了一跳。

可就在劍拔弩張的這一刻,有小廝敲了門進來,回稟道:「主---世子爺,小王爺有請。」

褚辰忽的鬆了手,片刻又是端正如松,他淡淡道:「且讓他等著,本世子稍後就去。」

邱言仁是已故異性王之子,又是當今皇帝的表弟,在京城勛貴之中,是出了名的的紈絝子弟,鮮少有人敢拒了他的好意。

不過,褚辰一言出,也無人敢頂撞。

那小廝一出去,褚辰站起身,道:「走吧,我先送你回去。」

若素知道他是要有事要辦,如此正好,她實在不想讓他再送一次,遂道:「世子爺還是去見小王爺吧,至於我---你先我替我付了銀子便可。」

王璞眺望著外面的街景,盡數忽略掉了主子今日被一個小姑娘家奚落的光景。

褚辰似乎連商量的餘地都沒留給若素,再次半拎半提著她往後院走去。

手掌之下,那小身板的顫慄十分的清晰。

怕了?

知道怕就好!

將她一人放在喬府,他多半是憂心的,知道怕了,她才會收斂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