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81章 置氣

第81章 置氣 (1/1)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2718

若素緊咬著牙沒有再出聲。

兩世為人,她這是頭一次騎馬,更何況還是被男子擁在懷裡。

她身體僵/硬,用盡所有力氣去忽略背後傳來的熾熱和這突如其來的變故。

鋪天蓋地的獨屬於褚辰身上的氣味令得她如臨夢境,似曾相識,卻又無從記起。

褚辰的沉默令得她有些不安。

她也說不清這種不安到底來自哪裡。

長街兩側,有路人不住的回望,像褚辰這樣一個風度卓然的男子,懷裡竟然抱著一個少年郎?

還是這樣皮膚黝黑的?

「難怪褚世子早及弱冠,仍未婚嫁,原來是有這等癖好。」有眼尖的百姓私底下竊竊私語。

不過,是不會有人敢站出來大聲喧嘩的。

太子的老師,那可是有朝一日會成為天子之師的人,就算他真的喜歡男子,那又有誰能耐他何?!

少傾,馬在一處院落駐足,很快就有小廝上前牽了馬。

若素是被褚辰抱下馬的,落地之餘,竟然腳步不穩,差點跌倒,只是腰間的鐵臂禁錮著她,令得她穩穩噹噹的倚靠在他胸前。

這樣的距離太近。

她何曾與任何男子這般親近過?

「世子爺,飯菜已經上了,您---和白家小--公子可以---「王璞自認是個武夫,見了這個光景,實在沒法聯想到花前月下。

若素方才進後院之前,看見了酒樓的匾額『寶月樓』。

她心想,這褚世子還真是小心眼,她不過是忘了時辰,失了約而已,他還真把她抓過來,讓她宴請他!

方才在路上,為了不引起過多注意,她隻字未提,眼下正是氣惱的時候,她憋著嗓音對褚辰道:「我竟不知道世子爺是這麼小氣的人,不過是頓飯而已,用得著這麼勞師動眾么?」

說話間,她往後邁了一步,想掙脫男人的束縛,可腰間的那隻手像火鉗一般,緊固,熾熱,帶著令人顫慄的溫度和觸感。

她如今的個子也才到褚辰的胸前,這樣的近距離,她只能仰著頭看著他,男人俊逸的眸底,那股子令人無法窺探的怒氣縈繞著他的周身。

褚辰的語氣似乎帶著某種隱忍,他俯視著懷裡的『少年郎』,半是打趣,半是譏諷道:「如果本世子就是如此小氣呢?素素就沒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事么?」

這一世的心上人完全超出了自己可以掌控的範疇,上輩子只要哄哄,給點好處,她就會乖乖的聽自己話,從不違背自己的意思。

褚辰很不喜歡這種失控感。

「你---好,很好!我請你就是了!吃頓飯而已,我還是請得起的!不過你得先放開我,我自己會走!」她不禁伸出手撐在褚辰的胸膛,想法設法的要和他保持距離,可手一碰觸到他的玄色杭綢的衣袍,隔著初夏薄薄的衣料,她甚至清晰的感覺到衣料之下的輪廓。

整個人瞬間因為本能而面紅耳赤。

幸好---她是易過容的,若素這樣腹誹著,隨即又道:「你不是想吃飯么?那就請吧。」她鎮定道。

然而,水眸之下淬著的一層薄暈卻是怎麼也掩飾不去的。

她終究不是真的十二歲!

褚辰沒有說話,目光在若素臉上停留了片刻,落在了衣領下方,她的脖頸也是塗了易容物的,可這個時節的衣物終究不一樣,留心一些還是可以看到清冽鎖骨之下的白皙肌膚。

他眸光一沉,語氣僵硬道:「你這次可算是把本世子給餓傷了。」真是氣死他了,難道自己僅僅是吃為了吃頓飯才這般大動干戈?

語罷,他的手緊緊握著她的腰,幾乎是半拎半提著把若素帶上了雅間。

手掌之下是不盈一握的腰肢,實在是太細了,像他這樣的身手,稍一用力就能折斷了吧!

褚辰皺了皺眉,竟有一種自己精心照看之下的孩子,卻沒能徹底長開的錯覺感,他鬼使神差的想起那日花朝節上,若素曾說不希望多出一個像他這樣的父親!

他怎麼會是她父親!

簡直是天方夜譚!

這般想著,手勁不受控制的又加大的幾分,彷彿生怕一放手,她又會莫名消失一般。

「你這人真是奇怪,餓了不知道自己吃飯么?」若素嘀咕著,卻也束手無策,她實在沒法和褚辰抗衡。

「素素倒是很會說話,你給我說說今日又幹什麼去了?」褚辰不緊不慢的說著,旁人根本聽不出他的情緒,可若素卻能感受到他的這種風輕雲淡之下,蘊含著某種怒火。

她是褚辰摁在東皮椅上的,雅間里清一色的黃花梨木的桌椅,山水炭畫的屏風,很有文人雅士的格調。

方形桌案上已經擺好的飯菜,清蒸四鰓鱸,帶骨鮑螺,臘鵝肉拼成的小碟,竟然還有淮南豆腐宴上的鎮桌之菜,滿滿當當十二樣,樣樣賣相極佳。

若素的目光被一盅當歸炖乳鴿吸引了過去,她狐疑的看了褚辰一眼,發現他還是風度飄飄,衣襟整潔的端在自己對面。

這人總是一臉謙謙君子的模樣,可他剛才的行徑和一般強搶弱女的惡棍又有何區別。

不過,她也不好說什麼,這次怎麼說都是自己理虧在先,況且她此刻還是一副男子裝扮。

她能控訴他什麼?

「請吧,世子爺!您千萬別跟我客氣,這裡要是還不夠,可以讓小二再上一輪。」若素拿起筷子,夾了塊筍乾放在了嘴裡,入口極香,脆嫩且甘甜,真不愧是寶月樓的菜色。

只是須臾之間,若素倏然間一凜,她平日里絕非是這幅模樣的。

怎麼每每面對褚辰,她的行為和言語都帶著針鋒相對的語調?甚至有種被溺愛的千金小姐不顧常理的撒潑!?

櫻紅的唇一張一合之間,有些話突然不知從何說起。

褚辰淡淡的掃了她一眼,覺得口渴,連喝了幾杯茶,才開始吃菜。

他沒有讓下人布菜的習慣,夾菜的動作十分的優雅,水到渠成,一舉一動皆是風流。

「怎麼?素素已經用過午膳了?這會吃不下了?」褚辰嗤鼻一笑,帶著置氣的口吻問道。

若素明白他是什麼意思,遂回道:「世子爺都沒吃,我怎麼敢先吃呢!。」他的動怒是因為自己在王重林那邊誤了時辰,耽誤了他的午膳吧!

「哦?王家富可敵國,王家少東家就沒留你用膳?」褚辰吃飯的時候,唇形格外的性感,像是意猶未盡,卻也是溫文爾雅的。

呵--原來是因為這個!?

若素心中瞭然,心道:褚辰是她得罪不起的人,父親在嶺南還得依仗褚辰多處關照,還是奴顏媚骨一次吧。

於是,她擠出了兩隻可愛的小梨渦,笑道:「表哥本是要留我的,不過,世子爺也知道,素素一向是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瑤。世子爺多方照拂,素素自是要顧及與世子爺的約定,故而就拒了表哥的好意。」

褚辰聞言,高挺的鼻尖動了動,他目不轉睛的看著若素:又來一個表哥!

「呵---」褚辰無語的輕笑,她還真是很會反唇相譏,這下倒成了他沒肚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