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79章 失約

第79章 失約 (1/1)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2387

褚辰的馬車一到寶月樓門前,便有穿著墨藍色衣裳的小廝快速上前,牽了馬往內院走。

王璞撩開馬車帘子恭敬道:「世子爺,到了。」

褚辰端正而坐,墨發用一隻簡單的玉簪固定,他穿著一襲玄色道袍,腰間配著的是他的貼身軟劍和那塊中間有一點紅的玉佩,玉佩上掛著一串碧湖色的纓穗。

威壓之下,越發的挺拔俊朗。

讓人不禁想起山河永寂,風和日麗!

一旁的小廝皆是低著頭,神態肅重,木偶一般的站著。

「主子,您請!」領頭的掌柜躬著身,虛手做出一個請的姿勢。

「嗯。」褚辰下了馬車,他似乎心情很好,薄厚適中的唇角掛著淡淡的笑意。

那掌柜偷偷瞄了一眼褚辰,見此,也就放心了下來。

褚辰很快就到了一間雅間,位置在寶月樓的頂層,是一處與樓下隔開的屋子。

掌柜親自抽開東坡椅,用袖子擦了擦上面根本就不存在的灰塵:「主子,您坐!屬下這就把近日的賬本和來往朝廷客官的名錄給您拿來。」

梨花木桌椅旁就是窗欞,一眼便可以看見京城最繁華的長街。

褚辰坐下,跳目望去,眸底的期待難以掩飾的流露,他淡淡道:「不用了,今日不談事,都出去吧,沒有緊急之事,不得來打擾。」

掌柜剛邁出的步子一滯,主子很少會光顧寶月樓,每次過來也都是辦正事,從未像今日這樣悠閑。

他自然不會多問,便應下:「屬下謹記。」

掌柜退出了雅間,親手合上了門扇。

少傾,王璞走進雅間,頓了頓回稟道:「世子爺,白家姑娘還--未曾到。」他算了算時辰,覺得白若素應該早就到了,說好的宴請世子爺用午膳的,這都什麼時辰了!他復而又道:「許是路上因什麼事耽擱了,世子爺您稍安勿躁。」

褚辰兀自端了杯茶,輕抿一口,目光望著街景,眯了眯眼:她這墨跡的毛病倒是一點也沒改!

不過,這絲毫也沒影響到褚辰的好心情。

上一世盼了整個後半生,也就為了能有再遇見她的機會。

如今只是等上她一會,實在算不得失落。

王璞站在褚辰身側,從他的角度能看到自家主子微揚的唇角和舒展的眉宇。

他十分不解,不解為何主子會對一個黃毛丫頭如此在意,就連上次太子送的美姬也被遣送到了褚家的田莊里,賞給了庄頭做妾。

主子雖貴為太子的老師,但這般拒了太子殿下的好意,也未免太冷心無情了些。

又是一盞茶的功夫,眼看茶壺見了底,褚辰微微蹙了眉,依舊看著窗外的京城長街:「幾時了?」他問道。

王璞看了看沙漏,回道:「世子爺,午時已過,這都近未時了,您看要不要先上了菜?」主子不餓,他自己都餓了!

褚辰未語,不知怎滴,那種久違的焦慮和憂心再次襲來,該不會

思及此,他掀開長袍,倏然起身便往樓下走去。

金鑲玉,後院小閣。

若素一副少年郎的打扮,臉上,脖頸處,手腕皆塗上了駐顏之物。

這本是王重林從南/洋帶回來孝敬他二姑,王姨娘的。

他倒是沒想到駐顏之物還有易容的用處:「呵呵,表妹倒是很會物盡其用啊。」

若素禮/節/性的笑了笑:「是表哥慧眼獨到,但凡出自你手的東西都是好用的。」

一旁的甄劍聽著二人毫不掩飾的『相互恭維』,山羊須因為嘴角的抽動而一顫一顫的。

今rb是他收徒的大日子,盼了好幾日,才把小徒弟盼來,她倒好壓根不把他當回事了!

本著神醫的尊榮,他強忍著矜持,一派正經的端坐不語。

王重林又道:「聽聞二姑幾日前被禁足了,不知表妹知不知情?」

這件事整個喬府皆知,她住在老太太的西廂院里,自然也有所耳聞,這個王重林是明知故問,在試探她吧?

可她一個喬家表小姐,無所依靠,他試探自己是為了什麼?

若素並沒打算死纏爛打的纏著甄劍,反倒將他晾在一邊,對王重林回道:「我前幾日去看過姨娘,她好的很,表哥無需憂心,這件事畢竟是喬府後院之事,要是表哥相信我,我有十成的把握幫姨娘重獲自由,不過」

王重林桃花眼裡泛著晶亮,彷彿看到了新的小寵物一般。

他勾唇一笑,魅生無限,紅塵味知足的臉上帶著玩膩的意味,他笑道:「呵呵--表妹有話不凡直說,只要能幫上二姑的,我定儘力而為。」

若素黝黑的小臉上,兩隻淺淺的梨渦盪悠悠的浮現了出來:「和表哥這樣的人說話,當真是輕鬆愉快。」說話間,她眼角的餘光掃了一下甄劍,惹得甄劍咬了咬牙,欲要反駁,卻又壓制了下去。

甄劍心道,他可是堂堂神醫,收徒之事定會在江湖傳開的,矜持!必須要矜持!

他得等著小徒兒自己過來磕頭拜師!

另一頭,王重林倒是一點也不驚訝若素的表現,她能誘騙甄劍收她為徒,又想著各種法子挑起他的興緻,卻又適時的置之不理,想必這次對自己也是有目的的。

邪魅的桃花眼流連在小女孩的臉上,他很好奇,這樣一個小人兒怎麼腦子裡儘是『壞水』。

不過,這般最是有趣,他們王家的人也都是『無奸不商的』。

他把玩著手裡的兩顆老山核桃,核桃成色極好,油光華亮,形狀也是萬一挑一的獨特,京城裡的勛貴近幾年都開始收集類似的玩物,極品可上百兩。

「和表妹這樣的說話,我也非常輕鬆愉快。」王重林復道。

甄劍的嘴角一抽再抽,他自詡是個『老實人』,實在見不得若素和王重林兩人這樣肆無忌憚的『彼此吹捧』,但也實在不甘心離開,小徒兒冷了他幾日了,這會子好不容易見上,他絕對不能離開!

王重林不知道若素想從他這兒得到什麼,不過他王家有的是錢財和背後數之不盡的勢力網,他很想知道這個小人兒到底想要什麼!

「表妹說說看,你要怎樣才能幫的了我二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