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76章 出血

第76章 出血 (1/1)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2609

喬老太太派人請了郎中去照看夏荷。

喬二爺下了衙就直奔去了小亭軒。

陶氏一臉焦慮的守在屏風外,見喬二爺臉色難堪至極,便讓丫鬟下去沏了茶道:「二爺,您無需憂心,大夫正在把脈呢。」

畢竟是二房主母,喬二爺的婦人自是由她管的。

喬二爺未語,濃眉緊鎖之餘,朝著屏風看了一眼,有點氣悶的坐在了太師椅上。

陶氏一臉尷尬。

這時,穿著一襲湖藍色道袍的大夫領著藥箱走出屏風,見了喬二爺,屈身道:「二老爺,您這婦人許是吃了什麼不幹凈的東西,傷了胎氣導致了出血,老朽開了一副藥方,您讓人拿去抓藥,每日炖熬了服用一陣子,也就無礙了。」

喬二爺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吃了不幹凈的東西?

柳姨娘當初也是『吃錯』了東西,這才落下了病根,早早就魂歸離恨天了。

「孩子--也無礙?」喬二爺補問了一句,中年得子本就是令他欣喜的。

郎中奉承的笑道:「幸好是月份大了,再過一月便要臨盆,這要是前幾個月遭此變故,恐怕就不是如今的結果了。」

喬二爺讓管家領著郎中去賬上取了賞銀,轉爾去內室看過昏厥的夏荷後,才對陶氏道:「夫人,今日之事,你怎麼看?」

他的語氣很冷,看著陶氏時的眼神更冷。

陶氏攥緊了帕子,內心油然升起一種不好的預感。

她也不想讓夏荷的孩子順利出生,只是做手腳的人不能是她,只要夏荷有任何三長兩短,她都有最大的嫌疑。

這次,算是栽了么?

「父親此話怎講?我今日回府,母親陪了我一整日,她哪裡會知道這婦人發生了什麼事?小亭軒的伙食都是祖母一手操持,難不成父親還會懷疑上祖母不成?」

喬若婉留在翠玉閣,越想越覺得不對勁,於是就前來小亭軒一看,果然正好撞見喬二爺對陶氏冷言質問。

她也顧不上什麼規矩,當場就為陶氏澄清。

喬二爺看見長女雍容富貴的做派,難免不會想起權傾朝野的女婿,文天佑。

故而對喬若婉的語氣緩和了不少:「原來是婉姐兒,你今日回府,也沒跟父親說一聲,父親也好讓人備些你平日喜歡的吃食,你--今晚可是要留住一宿了?文世子沒有和你一道回來?」

喬若婉在幾個喬家女兒當中,算是聰明的,她知道只要有文天佑這個女婿在,父親是不會拿母親怎麼樣!

就算文天佑並不是真心待她,卻也是鞏固她和母親在喬家地位的致命一招。

僅憑這一點,她也要不留任何餘地的抓住這個男人。

「父親公務繁忙,女兒哪裡敢打擾。」喬若婉說著,看了一眼委曲求全的陶氏,憤憤道:「父親可別忘了,咱們二房,想讓這婦人落胎之人可不是母親!」

幾乎是幾個呼吸之間,喬二爺如被驚雷劈醒,方才對陶氏的懷疑消散大半。

是啊,就算夏荷產下男嬰,也不過是庶出,定是不能與陶氏膝下的喬魏遠相比並論。

「呵呵---婉姐兒好不容易回來一趟,要記得去你祖母跟前多敬孝道。」喬二爺避重就輕,對嫡長女一向疼愛有加。

陶氏委屈至極,片刻便拿起帕子拭了淚,倒是活脫脫一副糟糠妻的落魄樣。

喬二爺見不得這光景:「行了,你哭什麼!婉姐兒今日在府上小住,你先回去照料她的起居吧。」

聞言,陶氏也收了淚,滿心滿眼的痴戀著望著喬二爺,似乎想從他臉上看出留念,然而喬二爺已經轉過了身去了內室。

她捏了捏帕子,太多的不甘,精心算計了一輩子,連這個男人的心都沒得到過。

陶氏和喬若婉相繼出了小亭軒。

通往內院的小徑上,每個幾十步便掛著一盞紅縐紗的燈籠,暮春的晚風有些大,吹得燈籠左右搖擺。

斜斜的人影拖得老長且渙散。

陶氏一改悲屈之樣,冷冷道:「哼!我還當王鳳那賤人這回學會隱忍了,她倒是下手挺快!還差點讓你父親冤枉了我。」

自從喬若素血崩而死,喬若婉最怕這樣夜深人靜,有風無月的晚上,她加快了步子道:「母親篤定是王姨娘下的手?」

「不是她還能有誰?二房如今也就我與她二人,那瘦馬能不能抬了姨娘還要另說!」陶氏語罷,一陣風吹起了她的衣擺,她狠狠打了個寒顫。

喬二爺所居別院的方向又傳來隱約的哭笑聲。

喬若婉拉住了陶氏的胳膊,聲音帶著一些畏懼道:「羅姨娘都瘋了這麼久了,父親怎麼還不把她處置了,放在府上真是晦氣。」

陶氏一路未語,只是加緊了步子。

-------

丁香苑,王鳳側躺在黑漆描金的拔步床上,一手撐著頭,一手打著金制的小算盤。

聽完趙媽媽的話,她停下了手頭的事,頓了片刻才道:「那瘦馬腹痛之事恐怕沒這麼簡單,陶氏再蠢也不會對她動手,這不是無疑引起二爺的不滿么?」

王鳳看著燭火下的刻著花紋的承塵,凝視了良久才道:「這下二房該熱鬧了。」

趙媽媽沒有聽懂,皺著眉,十分著急的問:「姨娘,莫不是陶氏又想找替罪羊?」

多年前害了柳姨娘,讓羅姨娘背了黑鍋;這一次難道是打了自家主子的主意?

趙媽媽越想越覺得不妥。

王鳳卻勾了勾紅艷艷的朱唇,指尖撥弄著算盤上的小金珠,慵懶道:「且等著吧,明日就該見分曉了。」

「可是姨娘,萬一---萬一陶氏當真是想害您可如何是好?」趙媽媽擔憂道。

王鳳的桃花眼有一種別樣的魅力,她看著人的時候,眼睛是發光的,尤其是當她胸有成竹時:「陶氏還沒蠢到這種地步,再者如果是她做的手腳,那瘦馬就不止是腹痛這麼簡單了。」

趙媽媽似乎突然領悟到了什麼,遂小聲道:「姨娘,您的意思是?」

王鳳點到為止,笑的格外嫵媚:「我正好缺個時機,這次就讓二爺欠我一次,他要是能冤枉了我最好不過,待到真相大白,我也好找個由頭逼他讓素姐兒認我當乾媽。」

趙媽媽再次雲里霧裡。

這都什麼跟什麼?不過自家主子是大智若愚的存在,她稍稍放緩了著急之心,又道:「姨娘,大少爺讓人送了信過來,說是神醫同意收素姐兒為徒了,只是,他想讓素姐兒親自去找他才叫誠意。」

王鳳不以為然的冷笑道:「呵---什麼玩意!我王鳳在意的女孩兒可不是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他還想要誠意?!讓他也拿點誠意出來,否則我們家素姐兒才不要拜他為師。」

趙媽媽眨巴著乾澀的老眼,艱難的消化著王姨娘的話:「姨娘說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