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75章 腹痛

第75章 腹痛 (1/1)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2548

喬若婉頭戴赤金嵌紫瑛石的發箍,穿著嶄新的寶藍色百蝠紋暗花綢百褶裙,端的是華貴逼人。

可眼底的暗青還是出賣了她的憔悴。

「夫人,大小姐,神醫如今就在王姨娘院里,表小姐剛才也王姨娘院里出來。」丫鬟碎步邁入,卑聲道。

陶氏放下手中為喬二爺縫製的靴子,對回府省親的喬若婉道:「我已經給你打聽過了,神醫近期都會留在京城,你讓人尋了契機去請他吧,她是王姨娘的貴客,我如今實在不方便出面替你請醫。」

僅僅是在喬二爺面前提到喬魏遠可能謀害了兩個丫鬟的事,陶氏就被喬二爺指著鼻子罵了一通,甚至連『不尊夫綱』這種話都差點說出了口。

她嘆了口氣,眼角的褶子愈發的明顯。

一朝紅顏老,君心悄然去。

喬二爺來她房裡的日子是越來越少了---

「你也年紀不小了,早日給文家留個後,我也好安心。」褚氏語重心長道,看著女兒富貴榮華的裝扮,心下稍微寬慰了些,又道:「文世子待你可好?以碧玉那丫頭的姿色,他都看不上,也算是個鐘情之人了。」

可惜,他所鍾情的人從來都不是自己!

喬若婉聞言,塗著玫瑰花色口脂的唇不太自然的揚了揚:「他待我還是極好的。」

除了夫妻之事,其他一切甚至比以往都要好。

喬若婉耳邊依稀再次回蕩文天佑那晚所說的話:「你既然這麼想嫁我,那就一輩子待在這塊四方天地里吧,我會給你尊榮,給你榮華,可你不要妄想從我身上得到任何其他東西,因為我身上僅存的一點溫情早就被你給毀了!你懂么?喬若婉,是你親手毀的!」

外人看來,她嫁給文大將軍之子,堂堂的錦衣衛指揮使大人。成親那日,十里紅妝,轟動整個京城,她享受著無數閨閣女子的艷羨。

可誰又會想到掀開綃金蓋頭之後的另一番光景?

這一切都是她自己給自己下的套啊!她以為文天佑不會介意誰才是真的喬若素,畢竟她才是喬家嫡長女,豈是喬若素這種只會卑微乞憐的庶女可比的!

可---到頭來,原來文天佑一直想娶的只是喬若素。

「這次怎麼沒見到碧玉那丫頭?你身邊就這麼幾個貼己的人,她雖對文世子存了不該有的想法,卻也是可利用的。」陶氏察言觀色道。

她是個過來人,看透了後院爭風吃醋,遂也明白喬若婉的如今的心境。

「我本是讓她伺候世子爺的,可這丫頭太不爭氣,三番五次也沒能讓世子爺收了她。」如此一來,留著她還能有什麼利用的價值。

太聰明,或者太美的女子,多半都是禍害,而她喬若婉最厭惡的就是這樣的身份低下的禍害。

「母親,我聽徐媽媽說,素姐兒對三弟動了心思?還被三弟打了?呵呵---果然叫這個名字的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她才多大,就知道勾搭男人!」喬若婉不知為何,對若素有著極大的敵意。

許是嫉恨她的豆蔻年華,一切皆可重來;也或許是嫉恨她如清晨嬌花一樣的容貌;又或者是看這個名字極為不順眼。

提及此事,陶氏又是一肚子的憋氣,她雖不是喬魏遠的親生母親,可也是上了族譜的,喬魏遠的婚事自然得由她定奪。

白若素區區一個落魄官家的小姐,也想高攀喬魏遠?簡直可笑!

陶氏因此還特意去找了喬二爺一趟,話還沒說完,又被喬二爺給堵了回來,還指責她容不下後輩。

「虧得你三弟這次辦事周全,這次一打,我看那小蹄子還有沒有臉面居心叵測。」陶氏咬牙道,布滿暗黃渾濁的眸底泛著陰狠之色。

暮春的陽光已經有些熱度,通過木欞灑進了室內,卻似乎怎麼也無法驅散一室的陰寒。

少傾,喬若婉讓隨行的丫鬟端了錦盒上來:「母親,這裡是二百兩銀票,您先用著,舅舅和外祖父那邊若是再開口要銀子的話,你可千萬不能盡數給了他們,他們這般無度,就是金山銀山也熬不了多久啊。」

陶家的敗落已經到了無法挽回的餘地,陶氏如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喬若婉和喬若惜身上,至於喬魏遠,不過是她保住正妻之位的棋子罷了。

「等你二妹進了宮,得了皇上的恩寵就好了。」陶氏嘆道。

喬若惜剛撩開翠玉珠簾,還未走進內室,聞言臉色僵了僵。她止住了步子,沉默著折回了小院。

皇上的年紀和父親相仿,她實在無法說服自己-------

------

西廂院里,早早點了酥油燈。

若素捧著書靠在綉蓮瓣纏枝紋的大迎枕上,光澤的青絲隨意披散開來,像落了一地的黑色絲綢。

巧雲猶豫著端了碗銀耳蓮子紅棗羹進來,她走近貴妃榻才低聲道:「小姐,方才---」

「嗯?」若素從書頁中抬起頭:「有話便說。」

「那---鎮北侯府派人送了消息過來,說是大人有信件到了,還望小姐找了空閑去取。」巧雲如實道,心裡七上八下。

褚世子也太過分了,既然白大人的信箋已經從嶺南安全到了他手上,他直接讓人送過來就是了,卻還偏偏讓小姐親自去取!

她都看不懂褚辰到底是用意何在了?

說好的照拂呢?

若素麵色寧靜,眸底的驚詫卻掩不住的外溢,她思忖了片刻,淡淡道:「既然褚世子用心良苦,我也實在不好意思不領情。這樣吧,你去回個話,就說本小姐五日後在寶月樓宴請褚世子,還望他能屈身前來,不要負了我一番心意。」

「寶---寶月樓?!」巧雲幾乎尖叫出聲。

若素皺了皺眉:「你緊張什麼?你們家小姐現在最不缺的就是銀子。」

她哪裡是著急銀子的事?巧雲欲哭無淚---

這時,巧燕快步走進了內室,一踏入便咋呼道:「小姐,不好了,您猜你奴婢剛才聽到什麼事了?」

若素扶了扶額,身邊有這兩個丫頭,當真是心累,然而面上卻猶是淡淡道:「你說便是了。」她可沒那個心情去猜。

這一邊,巧燕卻迫不及待了,她興興道:「小亭軒住著的那位今天出事兒了!」

小亭軒?夏荷?

「出什麼事了?你倒是說清楚呀!」巧雲忙問。

若素實在沒什麼興緻去關心喬二爺養的瘦馬,巧雲和巧燕的話,她只是當作消遣聽聽罷了。

「那婦人吃過晚膳,不知怎滴叫肚子疼,此刻正痛的死去活來呢!」巧燕說的有模有樣,不像是編造的。

若素一凜,看來是有人已經等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