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69章 找茬

第69章 找茬 (1/1)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2737

喬若雲像被針扎了一般,嗖的一下站了起來,撞得案几上的描金小蝶都13動了幾下。

褚氏揮了揮手讓內室的丫鬟婆子退了出去,遂厲聲對喬若雲道:「你看看你現在像個什麼樣子!你和褚紀的婚事已是板上釘釘的事,這要是嫁進侯府,今後和你辰表哥抬頭不見低頭見,你還不得遲早背上失節的罵名!」

單單是聽聞褚辰和白若素一道回府就激動成這樣,可想而知,喬若雲還是沒放下。

許是抑鬱太久了,喬若雲鼻頭一酸,瞬間抽泣了起來,覺得這世上再也無人比她更可悲了:「白若素就是個有娘生沒娘養的賤蹄子!」

喬魏孟到褚氏房裡請安時,見到的就是這一副悲切的光景,不由得皺了皺眉。

他剛回京不久,卻也聽說了些風言風語,放下手裡拎著的雲子麻葉果糕,嚴聲道:「四妹都是快嫁人的年紀了,怎麼還和頑童一般見識!也不怕丟了喬家的臉面!今後遇到褚世子,你記得要遠離些!」

喬魏孟長著一張極為凝肅的臉,說話時帶著一種威嚴的氣勢,喬府里的老奴都說喬家子嗣中,唯有他與已故的喬老太爺最相似。

他嘴中的頑童自然是指若素了。

喬魏孟記得多年前在六部觀政時,偶遇過一次白若素,彼時喬家和白家雖已不在走動,但白啟山身為吏部侍郎,又過分的疼惜愛女,根本就不講究什麼過庭之訓。

有一次,他愣是被白啟山命令照看他的女孩兒半日。

小丫頭粉嘟嘟的,長的十分可愛,只是太過調皮,打斷了他的一根黃玉鎮紙也就算了,還嚷嚷著讓白啟山把他關進刑部大牢。

他倒是從未問過她叫什麼名字,只當是個僅有一面之緣的小表妹了。

這次再見若素,發現她的品性倒是長進了不少,估計早就不記得自己了吧。

喬魏孟為人嚴謹,最不喜像若素這種無禮數之人,可他自己的胞妹也沒好到哪裡去,於是又道:「表妹不過是暫住府上,四妹大可不必這般針對於她,你剛才這話要是傳到祖母耳里,看你怎麼收場!」

一頓訓斥,喬若雲哭的更厲害,直至杏眼紅腫還是沒有止住。

褚氏扶了扶額:「行了,不要再哭鬧了,你大哥說的沒錯,素姐兒就是一頑童,你辰表哥怎麼會真的看上她了?就算他一時興起,你大舅也不會同意這門親事!」

誰會願意娶了沒長開的女娃兒回家?還是個落魄的喪母之女?

褚氏也覺得之前是自己想多了,可女子和女子之間天生的敵意是忽略不掉的,喬若雲非常清楚她有多討厭白若素。

若素剛踏進西廂院,霓裳便輕步走到她面前道:「表小姐,老祖宗讓您過去一下。」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若素揮退了霓裳和霓月二人,從袖中拿出一個小瓷瓶。

褚辰領走之前交給她的,說是治療嘮嗑的良藥。

這個褚世子總算辦了件好事,還知道給她找了個外出的借口,也不知道他是從哪裡得來的這葯。

若素稍微收拾了一番,領著巧雲去了喬老太太的東院,遠遠的就看見立在珠簾外的幾個眼熟的丫鬟婆子。

都是褚氏身邊的人。

秦香見若素走了過來,幫她撩開帘子,又連連使了幾個眼色才道:「表小姐可算是來了,老祖宗都等了你好些時候了。」

若素會意,朝著她微微一笑:「勞煩姐姐了。」

進了屋,入眼是照的恍如白晝的琉璃八角燈,席面已經設好了,除了褚氏之外,喬魏孟竟然也在。

「外祖母!」若素清脆的喚了一聲,緩步走了過去,在喬老太太身側坐下,而後又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事似乎,閃著水眸乖巧道:「大舅母,大表哥。」

旁人只當她是後知後覺,可喬魏孟看的分明,她壓根就是故意的呀!

「我院里的小廚房今個兒下午做了幾樣江南的點心,本來是讓人給素姐兒送去了些,可惜素姐兒一下午都不在,實在是可惜了。」褚氏笑的十分溫和的道。

巧雲立在一旁,為自家小姐捏了一把汗。

若素卻是一臉的不以為然,既天真又誠懇道:「大舅母的心意,若素當真感激,也確實很可惜,大舅母明日可否讓小廚房再做一份,若素最近正長身體,吃的也越發多了。」

喬老太太本還有話要問,聽外孫女這般狡黠的說辭,眯著眼笑了笑:「老大媳婦,素姐兒喜歡吃點心,你平日里就多做些送過來。」

褚氏暗中捏了捏帕子,她本以為若素會驚慌失措,這樣的結果不是她想要的。

「媳婦記住了,別說是幾樣點心了,素姐兒想要什麼直接和我就是了。」褚氏笑的有些僵硬,轉爾似思忖了下,試探性的問:「素姐兒今兒個出門了?怎滴沒和回事處的管事打聲招呼,這萬一在外頭出了什麼事,那可如何是好?」

褚氏一副擔心的神色。

喬魏孟從頭到尾,未曾言語,他垂眸細細品著茶,好像身處無人之境。

若素神色一凜,睜大了水眸,眼珠轉也不轉的看著褚氏:「我我並不知會惹出什麼麻煩來,而且父親給我留了兩個護院,所以就沒有去滋擾大舅母了,若素是做錯了么?」

好一副我見猶憐的天真爛漫!

褚氏自詡處理後宅之事遊刃有餘,遇到這樣裝傻充數當真是頭疼。

她此刻要是真的怪罪於若素,就顯得她這個宗婦太沒包容心了。

「呵呵素姐兒啊,你總得有個外出的理由吧?」褚氏追問道。

哪有閨閣女兒家私自隨意外出!一出去就是整個一下午!還是和男子一道回府的?

「我」若素地下了頭,燭火映著她彎彎的睫毛在臉頰上投下一道剪影,喬魏孟不經意抬頭看見她這幅可憐模樣,嘴角抽了抽。

「大舅母,我--我是為外祖母出去求葯的,您看?這可是出自神醫之手,專治嘮嗑,千金難求呢!」若素倏然抬頭,眸光晶亮,她從袖中拿出小瓷瓶,臉上帶著抹不去的喜悅。

褚氏一怔,看著她人見人愛的模樣,手再度攥緊了帕子,只得尷尬的笑道:「呵呵--素姐兒,老祖宗的病連宮裡頭的御醫都束手無策,你這葯能服用么?」

褚氏想到了什麼,又問:「你是從哪兒得來的葯?」

若素就知道她會這麼問,可她自己也不知道是從哪裡來的葯,不過褚辰想來也不會拿這種事誆騙她。

「大舅母,這個恕我不能告訴你,神醫自然有神醫的規矩,至於葯到底能不能服用,我親自試一下便可知曉了。」她拔下紅綢布的瓶塞,仰頭就要吞下藥丸的架勢。

喬老太太立馬喝止:「你這孩子!這葯豈是說吃就能吃的!也難得你一片孝心,這次的事就這麼算了。」

老太太雖是語氣強硬,卻掩不住溺愛之意,她並不是真的要懲戒若素,只不過褚氏的用心擺在那兒,喬老太太不過是做個樣子罷了。

喬魏孟眉心一皺,轉爾又無聲的輕笑。

燭火隱隱,看似無邪的少女的眼底有一種他看不懂的城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