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67章 府邸

第67章 府邸 (1/1)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2456

明知如此,她卻沒法把他趕下馬車。

這個人總是以一副謙謙君子13的模樣,做著一些令人想抓狂的行徑。

她要是這樣和他一起出現在喬府,勢必又是一番風言風語。

那股子龍涎香,雜夾著妓/院的粉脂味,充斥著整個馬車。若素實在忍不住就啟齒道:「世子爺,你我並非順道,我看還是」

若素話至一半,褚辰帶著嫌棄的目光細細瞄了她幾眼,淡淡道:「你難道就想這樣回去?」

她當然不能這樣回去,幾個時辰出府時走的也是甬道,加之馬車是從內院接她的,要是按原路回去難免會碰到旁人。

所以若素才讓巧雲事先就在馬車裡備好了衣物和浸濕的帕子,可是褚辰在馬車上,她肯定是不能當著他的面換洗。

她正腹誹著,褚辰突然傾了過來,若素因為本能又往裡縮了縮,男子俊雅的側臉就那樣在面前一閃而過,褚辰撩開帘子對外面的王璞說了些什麼,復而坐回原處。

可是若素並沒有聽到,這種習武之人常用的交流方式,估計就如戲文里唱的那樣詭異莫測。

褚辰望著她對自己退避三舍的架勢,抿了抿唇,無聲的嘆氣道:「你如今這幅景,我豈會有什麼心思?」

這次倒換成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若素沒有說話,只覺耳根子火辣辣的。

少傾,馬車終於停了下來,巧雲撩開帘子小聲問道:「小姐,奴婢扶您下來。」她始終垂眸盯著馬車邊沿,似乎很畏懼褚辰。

既來之則安之,她白若素也沒有那個抱著矜持不放的決心,最終只能服軟一次。

若素剛下馬車,褚辰隨後一躍而下。

入眼是一條極為安靜的胡同,立在若素麵前的是一座飛閣流丹的府邸,赤金匾額之上『白府』二字顯得有些落寞。紅漆大門兩側的石獅子無精打採的蹲著,木門上的銅扣銹上了一層銅斑。

此情此景,真是應了物是人非這句話。

彼時白啟山也算得上是皇帝面前的紅人,曾今的門庭若市已經不復再見。

畢竟她不是真的白家小姐,談不上多大的傷感。

不過

褚辰把她帶回白府了?她自己的家中?

父親臨行前夕,曾對她說過,白府雖一切如常,卻只留下了幾個老僕料理,是不太適合她一個閨閣女子獨自居住的。

「進去吧。」褚辰也不知何時已經在她身側佇立,如此靜站在一起,若素才發現他有多高挺,她微微側過臉,只能看見他玄色右衽青袍的盤領和他胸膛。

聽這話的口氣,好像他才是這裡的少主人似的。

簡直不可理喻!

這時,大門從里被人推開,一個眼熟的中年男子探出頭來,一見石階之下的褚辰,立馬笑出了一臉褶子,客氣且奉承的迎了出來:「原來是世子爺,哎呀呀世子爺大駕光臨,老奴真是怠慢了。」

他就是白府的管家,也是白家族裡的人,多年前因老家突逢旱災,就逃荒到京城尋到白啟山,以求庇護。

也因為人勤懇,又是族中之人,在白府一待就是十來年,白府上下都稱呼他為『潘叔』。

「無礙。」褚辰寥寥二字,便低頭斜睨著一臉黝黑的若素,從他的角度,可以看清她忽閃個不停的曲卷且密集的睫毛,膚色倒是遮住了,那紅艷艷的櫻唇卻還是顯眼的很。

萬一今日遇到了什麼不測?

他想都不敢想!

潘叔順著褚辰的目光,注意到了若素的存在,又發現她身邊站著兩個低著頭的丫鬟是如此眼熟。

這不是小姐身邊的巧雲和巧燕么?

再定睛一看,突然像被人當頭一棒,聲音吞吐道:「小--小姐您--這又是去哪了?」

多說無益,若素提步上了石階,興許在外人看來,她的行徑確實令人難以接受。

可這一世,她定是要全力以赴的立於這天地之間,誰也別想操控她的一生。

「這--這」潘叔看看雄赳赳氣昂昂入府的自家小姐,又回頭看看褚辰,一時失語。

褚辰對王璞吩咐了幾句,也踏進了白府。

女兒家的閨房裡,布置一應如舊,若素指尖划過案幾,一絲的灰塵也沒有。窗台上擺放的青瓷纏枝紋的瓷罐擦的光亮如新。

可見白府的下人還算勤快。

不一會功夫,廚房裡粗使的老婆子拎了水桶過來,巧雲從箱籠里挑了幾件尚能穿的衣物道:「小姐,奴婢伺候您清洗換衣吧。」

若素解下腰帶,把荷包里的銀票也拿了出來,取了一半對巧燕吩咐道:「拿去給潘叔,白府也該修葺修葺了。」

如果褚辰說的是真的,那麼父親總歸是要回來的,這裡才是她最能靠得住的地方。

巧燕看見這麼多張銀票嚇了一跳:「小姐,您真的去賭錢了?還贏了?」

這兩個丫鬟,一個太小心,一個過於一驚一乍,若素抬起手在巧燕頭上彈了一下:「本小姐的事,你不要多問,讓你去,你去就是了!」

巧燕當真摟著一疊銀票畢恭畢敬的出了內室。

沐浴過後,若素的肌膚似乎更顯滑嫩,用吹彈可破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王姨娘的駐顏之物當真不是俗物。

當初去喬府時,帶走了絕大多數的首飾,巧雲能找到的也只有幾根素銀的簪子。

「小姐,您這樣也太素了,褚世子還在外頭呢?」巧雲對著鏡子里的若素低喃了一句。

所以呢?

他在府中,那又怎樣?

真不知道這兩個丫頭每天都在想些什麼?

「就這般挺好。」若素站起身,淡紫色綉折枝紋的十二幅的湘群垂落腳邊,上身的衣裳實在有些不合身,將玲瓏的少女身形勾勒的淋淋盡致。

烏黑光亮的雙丫髻上,斜斜的只插了一根梅花紋的銀簪,倒是更顯得瑩白的小臉光潔如玉了。

巧雲每日都與自家小姐相處,見了這光景也覺得驚艷。

若素透過窗欞看著外面的日頭,是時候回喬府了。

她走到前廳,欲找潘叔囑咐幾句,發現褚辰正看著院內幾棵落了花的桃樹。

樹下,男子玄袍玉帶,長身而立,明明無風,卻是飄飄然的存在。

這個畫面,極為的眼熟,可是若素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