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62章 神醫

第62章 神醫 (1/1)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2541

王鳳看了看若素,又瞅了瞅甄劍,這兩人之間的竟有著某種劍拔弩張的氣氛。

她想一定是自己眼花了,笑的見眉不見眼道:「不愧是神醫,我這小腹的脹痛似是好些了。」

甄劍抬起頭,小刀切了塊果肉塞進嘴裡,從若素的角度可以看清他雪白整齊的牙齒,一點也不像年長之人。

童顏鶴髮倒是聽說過。

他到底是年長者?還是個青年?甄劍的聲音又帶著某種特定的磁性,她實在是判斷不出來。

也不知道是吃了什麼靈藥,才能長成這幅模樣?

「我方才去過小廚房,你這體寒的病根就是源自那裡。」甄劍直言,王鳳不孕的緣由已經是昭然若揭,他可不想管喬家後院爭風吃醋的閑事,要不是欠了王重林的人情,他才不會淌這趟渾水。

王鳳身邊的趙媽媽立馬臉色大變,突兀問道:「神醫這是何意?難不成有人給姨娘下毒?這這不可能啊,老奴一直留心著姨娘的飲食,下毒是斷然不會發生的事。」

趙媽媽是王鳳的陪嫁奴僕,又是她的奶娘,恨不得王鳳能一年抱兩娃,也好在喬家站穩腳跟,有了顏面和尊榮。

她萬萬沒想到還是讓人鑽了空子。

「是誰下的毒我就不知道了,小廚房旁有口水井,井水被人動了手腳,姨娘常年飲用此水,傷了根本也是正常。」甄劍翹起了二郎腿,小的只剩下一條縫的眼睛掃視了屋內丫鬟一圈,又道:「這屋裡的人多半是不會子嗣的了。」

丫鬟們面面相覷,並不覺得有多難接受這個事實,她們身為王姨娘的陪嫁丫鬟,年歲大了,頂多也就發配給小廝或是給喬家莊頭或是管事做妾,還不如跟著王姨娘體面呢。

最起碼,王家的富庶是可以保證她們下半輩子衣食無憂的。

巧雲臉色一沉,咬了咬唇,剛要開口說話,甄劍的有意無意的瞄了若素一眼:「白家姑娘除外。」

若素端著茶盞的手一滯,她才十二歲而已,又沒吃過陰寒的東西,今後自然是能有孕的。

神醫也沒必要大張旗鼓的說出來吧。

趙媽媽恨得咬牙切齒:「都是老奴不中用!讓那些個虎狼之人害了姨娘,老奴老奴哪有臉面對已故的夫人交代啊。」她的痛心疾首和王鳳的平靜截然相反。

甄劍把吃了一半的蘋果隨手一扔,極為精準的就落在了果盤裡,這樣的手法,果然是出自神醫之手,那蘋果的切割刀法也是十分的古怪。

「無礙無礙有我在,男人也能生出孩子。」甄劍摸了摸山羊鬍子,仰頭道,倒是一點也不謙虛。

巧燕又是憋的厲害,咬著唇暗笑。

哪有男人可以生孩子的!

趙媽媽聞言,縱橫的老淚總算得意抑制,她噗通跪倒在地:「神醫所言當真屬實?只要能醫好姨娘,老奴給你做牛做馬都行。」

甄劍撇了撇嘴,似乎很嫌棄的抽唇道:「那倒不用了,我與你們王家少東家交情甚篤,不過舉手之勞而已。」

他說這話的時候,眼神是飄忽的,若素知道他這是心虛。

至於他為什麼談及王重林時會心虛,若素就不太清楚了。

王鳳慵懶的順勢打算靠在東坡椅上,有丫鬟飛快的給她拿了沉香色的綉五蝠獻壽的軟墊,她紅塵味十足,卻絲毫也不輕浮的桃花眼微微上挑,她淡笑道:「如此,就勞煩神醫了,不知神醫是否能查出是誰下的毒?」

還能有誰能?

二房除了陶氏,還會有誰想對王鳳不利?

羅姨娘早就瘋了,柳氏更是軟弱的性子,更何況十年前就已經死了。

這件事情,連個瞎子都知道是怎麼回事。

甄劍顯然覺得自己大受其辱,小眼睛乾脆眯成了一條線,不太客氣道:「我不知情。」

若素眨巴著狡黠的大眼,笑道:「姨娘很快就會有孩子了是么?生下來定是很好看的。」她打趣道。

王鳳心頭倏然一暖,越看若素越是喜歡,這小嘴真是太甜了。

「姨娘,你是不是與人結仇了,不然她又怎麼會害你?萬一被她知道了姨娘可能會有孕的消息,你說她會不會再動手呢?」若素又道,眼神清澈如山泉流過,讓人怎麼聽都覺得她只是隨口好奇說說而已。

甄劍能成為世人傳頌的神醫,絕對有他獨樹一幟的本事,其中聰明就是一項,他當然聽出了若素的意思。

於是笑道:「姨娘放心,那井中之水,我已加了藥物中和,你可放心飲用,另外我自當留一份極佳的安胎藥方給你,日後有孕按時服用即可。」

趙媽媽如釋重負,老眼終於綻放出笑意,她彷彿看到小少爺,小小姐在院里打鬧的場景。

王鳳讓趙媽媽給甄劍拿了二百兩銀子,又親自送了他到垂花門。

回到丁香苑時,王鳳一腳踢在了一隻半人高的青釉藍底琺琅的梅瓶上,幸得趙媽媽扶住了,才免了大把銀子的損失。

「我就知道!肯定是陶萱琴那個賤人乾的好事!害的我這麼多年也沒生個一兒半女,她倒好,一個女兒嫁給了文家世子,惜姐兒不日就要入宮了,還把柳姨娘的遠哥兒也養在了自己名下!我呢!我除了銀子之外就什麼也沒有!」

若素剛出廳堂不遠,就聽到了王鳳的叫罵聲,她不禁心中生奇,像王鳳這樣的人能忍到現在才發作,也算是個有心思的人了。

原來,喬家最能扮豬吃虎的角色竟然是她!

若素看著四方天之外的游雲渺渺,艷紅的櫻唇勾了勾,陶氏啊陶氏,你真的會是王姨娘的對手么?

那就拭目以待吧!

回到莫雅居的西廂院,若素在書房練了一會字,是王羲之的蘭亭序,心漸漸的平靜了下來。

文天佑也罷,陶氏也罷,又或者喬若婉,這些都是前一世的恩怨糾葛了,既然上天有好生之德,讓她重活一次,總不能除了報仇就無其他了吧。

她放下毛筆,看著白紙上還未乾枯的字跡,突然叫了巧雲一聲:「派出去的護院消息打聽的怎麼樣了?」

巧雲戳了戳巧燕,顯得有點為難,可還是如實道:「小姐,護院剛回來,說是神醫從喬家出去後,直接去了賭坊。」

「難怪!」若素低喃了一句。

甄氏一族世代名聲顯赫,雖醫術高超,卻也是不入凡塵的人,連太醫院的位置都看不上,絕對不會輕易就答應了給一個姨娘看診。

甄劍嗜賭,而賭錢的人大抵都是十賭九輸,可王家最不缺的就是銀子。

這也就是為何甄劍會被王重林請到喬家的緣故了吧。

「下去收拾一下,一會出趟門。」若素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