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59章 相識

第59章 相識 (1/1)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2496

羅家勢微,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羅姨娘又被指認殺了人,羅家全當這個女兒不存在了,自是無人管她。

羅姨娘趴坐在地上,瘦成了一團,看上去只剩下孩子一樣大的體格了。

「姨娘?好吃么?」若素蹲下去,提著燈籠照著她的臉。

剛才沒有細看,這下才察覺到她蒼老的程度,哪裡像三十來歲的樣子?說五六十也不為過了。

羅姨娘微微一愣,抬頭看了她一眼,像是尋覓著什麼,但很快又低下頭舔-舐手裡的糕點。

「姨娘,若素對你好么?」白若素淡淡的笑著看著她,語氣是在質問。

羅姨娘一怔,再抬眸,那雙布滿血絲的眼裡似有驚恐,她吱吱嗚嗚的咽了咽口水,歪著腦袋,枯黃的長髮垂在了地上,道:「你不是素姐兒!你不是!」

果然,還是記得喬若素的。

否則,她怎麼一口咬定自己就不是了呢!

很好,還沒瘋到無法挽回的地步。

「羅姨娘可記得這是什麼東西?」若素從袖口掏出一條絲帕,上面綉著一條金魚,針腳成熟,魚兒活靈活現。

柳姨娘擅長刺繡,這是闔府上下皆知的事,當年羅姨娘就向她討要了一條這樣的帕子。

不過,若素手上的這條錦帕則是她自己模仿了。

就算不完全一樣,也有七八分的相似。

若素蹲在地上,蓮花裙鋪散開來,她等著羅姨娘的反應。

可是下一刻,卻見羅姨娘只是津津有味的吃著已經髒了的糕點,全無理會的意思。

難道是自己猜錯了?

她真的什麼也不記得了?

瘋子分兩種,一種是瘋傻了再無人性可言,另一種則是大智若愚的,看似痴傻,實則什麼都看的清楚。

羅姨娘似乎不屬於任何一種。

「小姐,時候不早了,咱們還是回去吧?」巧雲不明白若素為何對喬家一個瘋婦如此感興趣,她又只是一個十二歲的孩子,做事難免由著性子來。

彼時,自家小姐乾的混蛋事就已經夠多了。

「嗯,走吧。」若素輕嘆了口氣。

若是真傻也問不出什麼,若是假傻,就更問不出東西了。

若素站起身,提步就走,身後可以聽到羅姨娘吃東西時吧嗒嘴的聲音。

她走到門外,側過身看了一眼,羅姨娘似乎身陷無邊昏暗之中,好像被黑夜吞噬了去。

這跟死了又有什麼區別?

或者說,還不如死了呢!

若素突然開口,聲音不大,卻在寂寥的院落中顯的格外清晰:「羅姨娘,你為什麼不去死呢!」

「小姐?!」巧雲輕喚了聲。

自家小姐曾今再怎麼荒唐,也沒到讓一個不相干的人去死的地步。

若素擺了擺手,這不過是由衷之言,她知道羅姨娘絕對不是殘害柳氏的兇手。

如此,看著她這般過活,就隨意吐了句,僅此而已。

昏黃的屋內,那個佝僂的身影似乎什麼也沒聽到,猶是吃的津津有味。

若素領著巧雲由原路返回,穿過景園的一條小徑,眼看就快到莫雅居的西廂院了。

這時,她突然拉住巧雲,手指抵在唇邊,示意她不要說話。

「大人,屬下已經在喬二爺書房搜過一遍,尚未發現任何蛛絲馬跡。」一個雄厚男音道。

頓了小片刻,一個熟悉的,令的若素十分不安的聲音傳來:「知道了。」

寥寥幾字,卻聽得讓人覺得很不舒服。

「大人,喬二爺既已補上了漏缺,您為何不看在夫人的面上,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那男子似乎是文天佑的心腹,若素前一世聽過到這個聲音。

透過隱隱卓卓的樹蔭,文天佑負手而立,可以看到他立挺的側顏消瘦了不少。

「戶部侍郎與zj布政使陳化宇勾結一案,皇上並沒有結案的意思,想必是要找出真正幕後之人,喬二爺不過是個魚餌。」文天佑帶著輕蔑的語調,說話的時候鼻音嗤笑了一聲,猶是陰冷。

亦如其人!

那男子遂不再多言,拱手道:「屬下明白了。」

巧雲許是從未聽過牆角,因為緊張手腕劃在了一旁的牡丹花枝上,薄薄的衣料『嘩啦』一聲,驚響夜幕四合。

「誰!」男子喝道,卻是壓制著聲音的,想必他也不想讓喬家人發現他的存在。

若素正要拉著巧雲就走,卻不料一個電花火石之間,一個人影就颼然而至,身影縹緲如詭異一般。

當文天佑再一次這麼近距離的靠近自己,就這樣立在自己面前,若素還是有些發怵的,她定定的仰頭看著他,十分鎮定道:「原來是大表姐夫,若素閑來無事,想摘幾朵花回去,沒想到這麼巧在這裡遇到了大姐夫。」

文天佑看著她的臉,在月光下更顯潔白如玉,順著她細弱的胳膊往下看,果然看到她手裡握著幾朵淡黃色牡丹花。

巧雲也不知道自家小姐是什麼時候摘的花,她也顧不得多想,鼓起勇氣想擋在若素麵前。

可若素與文天佑之間似乎有著某種無形的威壓,令得她半途就蔫了,怎麼也無法再上前。

「大人?」那男子也追了過來。

文天佑目光如冰,俯視著眼前的女孩兒,他一隻手就能捏氣她了吧。

剛才差一點就直接用刀砍了她的。

氣氛在這一刻變得格外肅寧,錦衣衛殺人從來不需要理由,想殺就殺了。

連喬二爺是他的岳父,他還不是說調查就調查。

若素明白這一點。

更何況,她還是喬家的表小姐,又聽到了這樣的消息!

「大表姐夫,你大晚上的還不回府么?大表姐可是也來了喬家?」若素怔怔的望著他,看似鎮定自若。

可跳動不安的心跳出賣了她此刻的心緒和慌張。

文天佑是習武之人,這一點瞞不過他。

他又想起了喬若素,那人在自己面前總是佯裝的十分鎮定,可他每次抱著她,想親近她時,她也是這樣的反應,面無他色,卻是心跳如鼓。

這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令他晃了晃神。

「大人,這二人該如何處置?」那男子連處置二字都用上了,想來今天出現在這裡的人要是換做其他人,早就魂歸景園了吧。

文天佑揮了揮手:「你先回去吧,我自有打算。」

那男子皺眉猶豫了一下,但也不敢違背文天佑的意思,轉身一躍,消失在了夜幕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