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58章 瘋婦

第58章 瘋婦 (1/1)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2380

林夫人在喬老太太院里打了一會葉子牌才回府。

從頭至尾,林慧晴的眼風總會有意無意的瞥向通往莫雅居的夾道上,似在盼著誰過來,若素心思縝密,知道她是對喬魏孟一見傾心了。

想來,用不了多久,大房又會添一門喜事。

還是一樣的喬府,舊人走的走,新人該進的進,那些逝去的,又有誰會挂念?

月上中梢,仲春的夜風吹在人的身上暖暖的,十分愜意。

巧雲提著一盞琉璃燈籠跟在若素身側,問道:「小姐,這麼晚了,您這是要去哪裡?」上次三少爺的事,她仍記憶猶新,每次經過小竹林都是一陣風似的小跑過去,更別說大晚上了。

若素手裡提著一個僅有兩層的食盒,聲音輕緩道:「你無需多問,跟著我就是了。」

巧雲聽著自家小姐的口氣似乎胸有成竹,又是忍不住腹誹,一個十來歲的姑娘家,大半夜出閨房多少有些不合禮數,雖然曾今的白若素從不把禮節兩個字放在眼裡,可明明這陣子已經乖巧多了呀。

「小姐可是,奴婢聽說老太太下了令,夜間不許外出的。」巧雲單手攏了攏肩膀,只覺分外詭異。

若素知道她的小心意,又道:「放心吧,不經過那片竹林。」

巧雲這才輕『哦』了一聲,側目看著自家小姐泰然鎮定的小模樣,不禁想起了褚辰,她越發覺得這兩人有些地方實在是驚人的相識。

少傾,若素在一堵石牆下停了下來,面前有一大叢綠油油的藤蘿,她朝著巧雲做了個手勢,稍稍躬身朝著藤蘿就鑽了進去,小巧的身子很久便消失在了藤蘿里。

巧雲會意,提著燈籠也學著若素的樣子鑽了過去。

剛出藤蘿,入眼又是另一番景象。

同樣是喬家的院落,只不過修葺的程度就全然不同了,借著朦朧的月色,可見參差不齊的枝椏滿院都是,邁步之餘就能聽到枯枝被踩斷的聲響。

巧雲這才看出了這裡是什麼地方,遂壓低了聲音,好奇的問道:「小姐,您是怎麼知道還有條小徑可以通羅姨娘關押的院子?」

她當然知道!

上輩子常被喬若婉陷害,而後被喬二爺誤解,她每次都是被關在這個地方思過,這個洞口也是文天漠偷偷挖的。他時常拿著來喬家的借口,悄悄來看她。

或是偷偷摸摸,又或是光明正大,風雨無阻,每一次受罰,他都會出現。

「再多嘴,就把你送到父親那裡去。」若素說道,提著裙擺走向了迴廊處。

巧雲當即閉嘴,她可不想去嶺南那個窮山惡水的地方。聽說那裡的男子見了漂亮的女子就直接搶回家。

晚上是沒有婆子在偏院守夜的,門被吱呀一聲推開,昏黃的酥油燈忽明忽暗,有淡淡的霉臭味撲鼻而來,若素知道羅姨娘瘋傻之後過的很頹敗,只是沒料到會是這樣。

昔日喬二爺最寵的三姨娘,還不是說關押就關押了!

男子的情義,不過是世間最薄涼的東西,看似華貴無比,實則卻如水中幻影,說滅就滅了。

「小姐!」巧雲緊跟著若素,她白日里站在院外看過這幅光景,當時已經覺得夠慎人了。

「無事,你不要說話。」若素再次叮囑,她比巧雲小三歲,足足比她矮了一個頭,此刻卻比她更膽大。

若素提過巧雲手裡的燈籠,對著屋內陳設四處照了照,還是多年以前的樣子,絲毫未改,牆角的蜘蛛網顯出這間屋子的主子是多麼不受喬家待見。

羅姨娘瘋後,老太太指派過兩個粗使的婆子照看,估計那婆子見羅姨娘徹底失了勢,就懶得伺候她了。

「姨娘?」若素輕喚了聲,屏風後並沒有人,臨窗大炕上也無人,整個屋子除了偶爾鳴叫的蛐蛐兒,再也其他。

「姨娘?羅姨娘?你在哪裡?」若素又接連喚了幾聲,稍頓片刻,依舊沒有任何動靜。

巧雲有些耐不住道:「小姐,那羅姨娘會不會躲起來了?院門是上了鎖的,她肯定出不去。」

若素沒有答話,而是從食盒裡取出兩疊桂花糕出來,小心的放在了地上。

柳姨娘死的時候,她也不過**歲的年紀,不過羅姨娘的喜好,她還是記得一些的。

其中,桂花糕就是她最喜好的點心,為此,若素臨出門前還特地在糕點上澆了桂花蜜,香味更加濃郁,方圓幾十丈之內都能聞到,宛如金秋十月桂花飄香。

「姨娘,若素給你帶了好吃的,是你最愛的桂花糕,你出來嘗嘗看啊。」若素環視四周,眸光注意這每一處,只可惜光線太暗,屋裡年久失修,到處都是斑駁痕迹,很難看出哪裡不尋常的地方。

正思忖著,一陣吱吱呀呀的聲音響起,是從碧紗櫥里傳來的。

若素提高了燈籠朝著屋角望了過去,碧紗櫥的漏花木門忽的被人推開,一個長發垢面的瘦弱婦人爬了出來。

巧雲倒吸了一口涼氣,此人正是羅姨娘,她白日里是看到過的,只是這個時辰看到這麼一張面孔實在令人沒法不驚嚇。

「小小姐,您還是和奴婢回去吧。」巧雲拉了拉若素的衣擺道。

「要回去,你自己先回去。」若素轉過臉,斥責道。巧雲很少見自家小姐發怒,本就是個嬌滴滴的小人兒,發起火來倒還真有幾分氣度。

巧雲適時閉了嘴。

「姨娘,過來,若素這裡有桂花糕呢。」若素再次喚道,壓低了燈籠照亮了地面上的兩盤精緻的糕點。

羅姨娘歪著頭,眼珠深深凹陷了下去,她佝僂著身子,爬起來之後,在原地立了片刻,才慢慢走了過來。

只聞她嘴裡沙啞道:「素姐兒素姐兒」

若素聽到羅姨娘喚自己的名字,心頭一緊,她根本就沒見過白若素,是還記得喬若素么?方才自己故意說出了名字,就是想試探她。

「姨娘?」若素再度確認的喚道。

羅姨娘很快就走到她跟前,昔日容色上佳的小家碧玉,如今淪落到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地步,這女人的命運吶,似乎總是掌控在男人手中。

「姨娘?」若素剛開口想問些什麼,羅姨娘突然一屁股坐在地上,扒拉著骯髒的袖口,就開始****地上的糕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