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56章 聽戲

第56章 聽戲 (1/1)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2280

景園裡早就搭好了戲檯子。

若素等人到的時候,喬老太太,林夫人,還有喬家女眷都一應到齊了。

她這個姍姍來遲的表小姐難免再次成了眾矢之的。好在她嗜睡的習性早就傳遍了闔府上下,還是老太太應允的,於是也就無人敢造次。

褚氏狠狠瞪了喬若嬌一眼,大有怒其不爭的意思。

不過,向來唯恐天下不亂的王姨娘竟沒有出席,想來陶氏一定輕鬆了不少,喬家人幾乎都不會插手去管王姨娘的事。

林夫人認得喬家幾個姐兒,卻沒見過若素和魏茗香,喬老太太拉著若素笑道:「這就是我那嬌嬌外孫女了。」轉爾她才介紹了魏茗香:「魏家的姑娘,如今也在我院里暫住。」

許是心思過於千轉百回,魏茗香總覺得自己是不受待見的,要不然喬老太太怎麼會先介紹若素而不是她!全程她都保持著大家閨秀的笑臉。

林夫人很快就知道這兩位生面孔是誰家的姑娘,打量了幾眼,讓婆子遞了兩袋金豆子過來:「全當是給姐兒買糖吃了。」

若素眨巴著大眼謝道:「多謝林夫人。」她一個十二歲的女孩兒,收下也不為過。

魏茗香似猶豫了片刻,也接下了金豆子。

這時,若素笑眯眯的看了林慧晴一眼,她穿了一件藍綠色妝花通袖襖,梳了光潔的髮髻,頭上戴了翠珠連袂金釧,臉上的笑意淡淡的。

不知是自詡清高,還是心事太重,她看人的時候,眼神極為的冷漠。

都說女子和女子之間有著天生的排斥感,而這種排斥感此刻格外的強烈。

若素沒有多想,轉身坐在喬老太太身側,替她揉著有些生硬的手腕,人老了,氣血總有些不順。

褚氏瞄到了這一幕,心裡又對若素多了一份鄙夷:還真會討好人!

褚氏拿著戲摺子遞到喬老太太面前問道:「母親,您看,點什麼戲好?我聽說最近京里《西園記》很受追捧。」

陶氏身為二房媳婦,喬二爺的官位又不及喬大爺,這種場合她壓根就沒有主動權,遂補了句笑道:「是啊,母親,上回和侯夫人打葉子牌,也聽她提過呢。」

喬老太太對聽戲倒是沒什麼興緻,拿過戲摺子給了林夫人:「還是你來點吧,我老太婆老了,耳朵也不中用了,聽什麼都無所謂。」

聞其言,若素神色暗了暗,外祖母已是快近八十的人,該走的時候,誰也留不住的。

這人吶,不管生前如何顯赫,死後都是一樣的方寸歸宿,誰也不必誰好看。

活著的時候才更應該謀了自己想要的一切。

林夫人看了看摺子問了身邊的林慧晴道:「你可有什麼好意見?」

林慧晴早就過了痴心不改的年紀,她看著褚氏,一改冷漠,溫婉一笑道:「還是大太太做決定吧。」

只要褚氏點頭,她與喬魏孟的婚事也就差不多了。

以她的家世,嫁給喬家大公子做繼室也算是門當戶對,她是這麼想的。

果然,褚氏看著轉了一圈又回到自己手上的戲本,眼角笑出了褶子,喬魏孟的婚事是壓在她心頭的一塊石頭,如今喬若雲是指望不上了,要是能娶了左僉督御史家的女兒,對丈夫與兒子的仕途都是有益的。

「好,好,那我就隨意點了。」她看著林慧晴覺得愈發的滿意。

喬若雲覺得母親把心思都放在大哥的婚事聲,心裡又是一陣堵悶,本來備受矚目的人應該是自己才對。

她看了一眼若素,只覺的她天真無邪的笑容極為刺眼。

最後,褚氏點了一出長生殿,戲文里寫的東西多半是傷春悲秋,又或是痴男怨女的情愁。

看透的人聽了大抵覺得無趣且虛幻,看不透的人聽了則又是另一番光景。

「語娉婷,相將早晚伴幽冥。一慟空山寂聽鈴聲相應,閣道崚嶒,似我迴腸恨怎平?迢迢前路愁難罄,厭看水綠與山青。傷盡千秋萬古情。」

若素坐在圓椅上吃著桂花糕,胃口簡直好得不得了,至於戲文里到底唱了什麼,她是一點也不關心,剛才巧雲悄悄來稟報過,王姨娘去看了羅姨娘,她相信王姨娘絕對不是表面看上去那樣的不管世事,有她在,羅姨娘嘴裡早晚會吐出真相。

而喬若嬌更是聽不齣戲文的精髓,看若素吃的歡稍,她也來了食慾。

可魏茗香,喬若雲,林慧晴以及很少說話的喬若惜就不一樣了,她們到底在想什麼,也知道她們自己知道。

日頭眼看就上了中天,有小丫鬟跑了進來,驚喜道:「老祖宗,大夫人大少爺他回來了!」

褚氏立馬來了精神:「信上不是說後日才到的么?怎麼今個兒就回來了!」話雖這麼說,面上還是掩不住對兒子歸來的欣喜。

若素有意無意的看了一眼林慧晴,只見她淡漠的眉眼倏然之間有了波動,雖掩飾的很好,可臉頰微微泛起的紅暈還是出賣了她此刻緊張的心情。

林夫人拉了拉女兒的手,頗有意味的笑了笑。

她以為喬魏孟提前回京定是為了自家女兒,想必這門親事是黃不了了。

喬魏孟算是青年才俊,雖娶過妻,但也在幾年前就過世了,又沒留下一兒半女,林慧晴要是嫁過來,定是無人給她添堵的。

喬老太太命大丫鬟秦香去前院請喬魏孟過來,上次見面還是兩年前,她也想這個出類拔萃的長孫了。

這時,小丫鬟又道:「老太太,姑爺是和大少爺一道回府的。」

幾乎是剎那間,若素的心跳漏了一拍,姑爺?如今喬家的正經姑爺除了文天佑還能有誰?

他也來了?

這個人對她而言,太陌生,也太熟悉,她以為這輩子再也不用見到他了。他給她帶來的都是恐懼和無措,若素一點也不想與他再有任何瓜葛。

她害怕他的所有親近……

少頃,兩個玉冠青年先後踏入景園,所到之處,彷彿鳥語花香,鶯****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