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54章 驚夢

第54章 驚夢 (1/1)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2384

若素美眸一怔,還真把自己當成她的臨時父親了?

她就知道遇到他,准沒好事!

「世子爺未免管的太寬了,既然不領我的謝意,那就算了,就此別過,再會!」語罷,她轉身想走,也不知道是為什麼,每次看到褚辰,整顆心都跟著顫慄,像是被棉花堵住了,找不到發泄的出口。扒、書』小『說『網』

酸澀無邊,卻又是怨恨的。

她剛一轉身,手腕一緊,緊接著傳來刺痛,她被一拉一扯,一個旋轉又轉了過來,再次正面對著褚辰。

只是這次拉的近了些,她賣力仰著頭,才能與他對視。

總歸是死過一次的人,名節清譽看的並不是那麼重要的,她還是淡淡的看著他,水眸淬了一層晶瑩,倔強的不服輸:「世子爺還有事?父親難道還與你交代過,要這樣對待我?若素真是不懂了。」

褚辰胸口像被什麼刺了一下,某日某時的那一刻,他輕輕掰開了她的手,也是淡淡的語氣對她說:「我從未喜歡過你,素素還是安心嫁人吧。」

她當初望著他,也是這樣的倔強,求了自己好一會無果,她鬆開了緊拉著自己的袖子,倏然轉身,從此再也無言。

巧雲急了,忙道:「世子爺,請您放過我們家小姐。」

這大庭廣眾之下,男女授受不親,就算她被褚辰威脅,也不能不顧小姐名聲。

褚辰眸光再度一暗,方才是他心急了,他以為只要自己重活一次,就一定能彌補前世的遺憾。

可是她好像變得不太一樣了。扒、書』小『說『網』

褚辰手一松,若素當即後退好幾步,這一幕看在褚辰眼裡,又無端生了怒意,恨不得立馬把她抱起來帶回府,好好問一問:你怎麼這一世不喜歡我了?

方才緊握著她的手腕,是那樣細小,似乎稍一用力就能扯斷。前世她出嫁時,也是這樣的瘦小,他親手把她送到那人謀劃已久的牢籠,害了她的性命。

她一定怕極了,也恨極了吧?

褚辰優美的喉結動了動,什麼也說不出口了。

「既然世子爺沒有其他事情交代,那若素就先行離開了。」若素藏在袖中的手在顫抖,一半是氣的,一半是驚的。

這時,王鳳領著護院趕了過來,見了這架勢,難免多想,她笑道:「原來是褚世子,素姐兒要是有哪裡得罪的地方,還望見諒。」她一個妾室,自然不能和褚辰多說什麼,拉著若素就走。

若素當然也巴不得趕緊離開。

褚辰望著心尖上的人逃一樣的遠離自己,眉頭皺了皺,王璞恭敬而立,大氣也不敢喘一下,總覺得主子身周的氣場十分的危險。

回到喬家已經是下午,去向喬老太太請過安後,若素就回了自己的院子。

她在想,今日王姨娘估計已經和王重林說過神醫的事了,如此,只要神醫一來,王姨娘勢必也會讓他去醫治羅姨娘,王鳳是絕對不會放過這個推倒陶氏的機會。

柳姨娘死的蹊蹺,而她一死,獲利的人除了羅姨娘就是陶氏。

羅姨娘生性膽小,也沒那個心眼去弄死喬二爺的妾。

王鳳雖是商賈之女,卻也是個坦蕩之人,如此一來,只有陶氏才是幕後真兇。

若素對柳姨娘的印象已經漸漸模糊,只記得她是個十分溫和的人,平時少言寡語,倒是手很靈巧,會做各式各樣的衣裳和鞋子。

生母終究也是太懦弱了才會有那樣的下場,否則以她育有二房唯一一個男嗣的功勞,喬家也不會虧待了她。

「小姐,奴婢伺候您沐浴吧,今日實在是晦氣。」巧燕嘟喃道。

若素收了心神,這世間不公的事情太多,想要保住自己在意的人,只能步步為贏。

耳房裡熱氣騰騰,水面上撒著玫瑰花瓣,巧燕看著自家小姐潔白如玉的肌膚,又想起了褚辰威壓的態度,心裡難免擔憂:「小姐,那個褚世子太過分了,要不要寫信給大人說一聲?」

若素嘆了口氣:「父親如今在嶺南凶多吉少,還是不要給他添堵了,今日的事誰也不準說出去。」

巧雲點燃一根安息香就退到了屏風外面。

床廚里一盞昏黃的酥油燈泛著淡且淺的光暈,若素躺在床上望著頭頂的承塵,雕著蓮花紋的床柱映著燈火,顯得滄桑又頹唐。

這樣的夜晚,一個人睡總是最好的。

沙漏的聲響稀稀疏疏,今晚沒有喝葯,睡意來的晚了些,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她的眼皮越來越沉,思緒也漸漸放空。

人在瀕臨入睡之前的狀態是最為鬆懈的,但也最容易警覺,一星半點的微弱的聲音也有可能驚醒。

可若素所察覺到的不是任何聲響,而是傳入鼻端的似有若無的龍涎香。

這種香料本就極為罕見,而她兩世為人也只在一個人的身上聞到過類似的味道。

意識開始渙散。

怎麼又想起那傢伙了?

連做夢也能聞到他的氣味?

這種似夢非夢的狀態並沒有持續多久,下一刻臉頰上一股冰涼拂過,像是冰玉一般,清涼且潤滑。

若素渾身上下一凜,下意識的想去動彈一下,卻是猶如遊魂在外。

緊接著,耳邊傳來溫熱的氣息,吐納又是極為平緩,像極了人間的四月天,輕輕柔柔的撲到了她的脖頸間。

龍涎香的氣味越來越重,身體突然被卷進了一處灼燙的所在。

這個夢似曾相識,卻是比上一次來的還要清晰,還要真切。

翌日一早,若素猛然坐起身來,環視四周,床上除了她自己躺過的地方都是十分平整的。

巧雲聽到了動靜,小步踱了進來,恭敬道:「小姐,您醒來?時辰還早,您還是再睡會吧,等早膳好了,奴婢再喚您起來。」

若素哪裡還有睡覺的心思?

她竟然又做了這樣一個春-夢,依舊是與褚辰?

這也未免太驚悚了。

下次見了他,一定要繞道走!

「小姐?」巧雲見她沒有反應,又喚了聲。

若素揉了揉脖子,問道:「昨夜我睡的可安好?」

巧雲幾乎脫口而出:「小姐,您昨晚一夜好夢,連夢話也沒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