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侯門風月 >第53章 媚生

第53章 媚生 (1/2)

小說名稱《侯門風月》 作者:半生迷糊  更新時間:2016-12-02 22:26  字數:3814

這是一家玉器商行,位於京城最繁華的地段,名謂『金鑲玉』與另一家玉器鋪子『玉竹軒』齊名,皆是京城貴人們最常光顧的地方。扒、書』小『說『網』

鋪子後院有座兩層小閣,掌柜領著若素等人上了二樓。

剛一入座,便有侍從端了托盤上來。

「二姑,我本想過幾日就去喬府看您,沒成想您自己倒來了。」王重林眉宇之間有幾分少年的帥氣,當同時又生的『媚』,整個人笑起來猶如春風拂面,瀲灧的桃花眼裡滿是風情,真不知道禍害過多少純情女子!

若素自然也不能免俗,淡定無波的內心暗嘆王家人都長的這般『紅塵』味十足。

「你這小子,難道我還不能來了么!素姐兒來喬家有些時日了,我今個兒特地帶她來出來散散心。」王鳳抿了口茶,挑眉道。

若素可不認為王姨娘的心思會如此單純,不過她既然這樣說了,自己也不會真的揭她的短。

茶香泗溢,有股子淡淡的清香,若素端起侍從遞到她手邊的瓷杯,薄胎的汝窯青瓷,陽光下通透如玉。

茶葉半浮半沉,一刀一槍是上品,一看就是君山銀針,且這種茶歷來都是貢品,也不知王家是從哪裡得來的。

王重林是個遊歷花叢不沾身的人,所謂的『紅顏』倒是有幾個,卻從未娶過妻妾。

對面而坐的小人兒,坐在東坡椅上顯得更嬌小,連喝茶的時候也格外的認真,他從未見過這般專註的女子,水霧氤氳,柔和的小臉罩在其中,他竟覺得若素像個世外人,於是突然失言問道:「表妹幾歲了?」

他養過花草鳥獸,還沒養過女孩兒呢!這樣的小人兒要是能養在自己家中,那定是萬千寵愛的,只要她想要的,他都能替她尋到,再珍貴奇異的都不例外。

若素手一僵,她倒是很想告訴王重林,其實真實的自己與他同歲,可惜......她抬眸淡淡道:「女兒家的年紀豈是隨便可以問的?」她似乎是嬌嗔了一句。

聲音如清泉鳥鳴,像有根羽毛撓到了人的心頭上。

王重林愣了愣,忽的笑了起來,俊美的臉上有幾分考究,這小丫頭確實與眾不同。

王鳳倒是沒有避嫌的覺悟,直接說道:「素姐兒今年有十二了,再過幾年就要到說親的年紀了。」語罷,她瞄了一眼王重林。

用意很明顯。

這時,掌柜走進廳堂,朝著王鳳屈身一禮後,便走到王重林耳邊低語了幾句,他那張看似玩世不恭的臉突然嚴肅了幾分,若素感覺到了他的若有似無的目光。扒、書』小『說『網』

她太清楚接下來自己該幹什麼了,遂站起身對王鳳說道:「姨娘,我先出去看看,你與表哥有事可慢慢詳談。」

王鳳看著若素的眼神很微妙,她指派了自己身邊的幾個大丫鬟道:「好生照看錶小姐。」轉爾對若素說:「素姐兒,我這人不會舞文弄墨,金銀細軟,玉石寶器倒是多的去了,你待會去鋪子里隨意看看,喜歡哪件就挑哪件,千萬別跟我客氣。」

掌柜多看了若素幾眼,要知道王家如今的實力絕對不是普通的巨商那麼簡單,王鳳雖在喬家只是個貴妾,私底下卻是個狠角色,她能這樣奉承一個小姑娘,可見是真的看重她。

「我知道了。」若素笑了笑,她才不會客氣!上輩子就是太客氣了,最後還不是落了個人死茶涼的下場。

若素一走,王重林望著杯中茶葉,唇角揚了揚:「二姑,白家小姐當真如你所言,是個聰明人,只是不知.....她真的會站在你這邊?」

王鳳收了笑意,慵懶的靠在東坡椅上,嗤笑了一聲,打趣道:「你方才倒是裝的挺像啊,我明明早就與你通過信,說明了素姐兒的情況,你還當做第一次知道她這個人,想套近乎?人家可才十二啊,別拿你那套沾花捻草的本事用在她身上,我可不準!」

「二姑,我在你心裡有那麼不堪么?好歹我還沒有娶妻。」王重林那個冤枉啊,比起同階層的紈絝子弟,他算是潔身自好了好吧。

「我可告訴你,別打她的主意!你都快二十了,也該成個家了。」王鳳猶記得王重林從金陵府帶回的一個名伶,長的也是如花似玉的人兒,只可惜不過半年工夫就成了怨婦了。最後還不是被遣送回了歌舞坊。

王鳳喝了口茶潤了潤喉,她這個大侄兒就是個扮豬吃老虎的主,看上去俊美無雙,公子溫雅,實則就是個手段奸佞之人,徽州商會乃至整個金陵府的商賈皆畏懼這個後起之秀。

王重林微微嘆了口氣,一直以來都是自詡神仙一般的男子,怎麼連自己的姑母都這般看他?也不知道白若素是不是也怎麼想的?

掌柜看著少東家又是屈身一禮道:「大少爺,宮裡頭來了消息,ZJ水患天災,皇上此次有意用鹽引換糧食,這件事還沒傳出去,對我們王家是個大好時機。「

王鳳眯了眯眼,挑眉看了王重林一眼,她知道娘家勢力漸大,只是不知道已經收買到宮裡去了。

王重林壓低了聲音在掌柜耳邊吩咐了幾句,王鳳並未多問。

她在京城有好幾家鋪子,面上是做著貴圈裡的買賣,實則卻是為王家背後的手段遮掩的。

半盞茶的功夫,王重林就交代完畢,掌柜向王鳳福了福才退了出去。

「二姑,神醫後日進京,你可想好了要孩子?依我看,還不如跟喬二爺要張休書,跟我回王家算了。」王重林一直覺得自己的二姑母給喬二爺做妾實在不值。